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穿成门派小师妹(风昭昭)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全本完结全文在线阅读
穿成门派小师妹(风昭昭)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全本完结全文在线阅读

穿成门派小师妹(风昭昭)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全本完结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10-20

小说内容介绍

主角是风昭昭的小说,穿成门派小师妹全文在线在线阅读哪里可以看?忽然有人一刀往她腿上劈过来,风昭昭反应极快,抬腿将大刀踩在脚下,顺势朝前一踢,瞬间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

小说内容介绍

一朝穿书,竟然穿成言情小说中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师妹。爹是华青门家主,娘是玄天宗女帝。五位美人师兄各有千秋。
大师兄温润如玉;二师兄气宇轩昂;三师兄深情款款;四师兄人傻钱多;五师兄腹黑霸道;
后来,五位美人师兄为爱痴狂,因爱生恨,同时……黑化了。
小师妹QwQ:我好怕。
师兄们千防万防,生怕门派中唯一的小白菜被猪拱了。万万没想到小师妹下了趟山之后,跟猪跑了……
师兄们:不行,不准,快滚!

穿成门派小师妹全集免费阅读

谁知墨玄机竟然大发慈悲,抽出先前风昭昭掉在地上的匕首,割了一片肉,送至了风昭昭唇边。也并不说废话,仅仅一个字,“吃!”
风昭昭颇为受宠若惊,若是说墨玄机喂她吃刀子,还比较切合实际,可眼下却亲自喂她吃东西。她理所应当地抿紧唇,眸子里吐露出点点迷惑和警惕,微微有些犹豫。
究竟谁也不敢保证墨玄机会不会杀了她。
墨玄机从鼻孔中出了口气,收回了手,反手将匕首甩了出去,一下子就钉在了身后的树杆上。语气颇为嘲弄道:“我还以为你胆子有多大,原也不过如此。也罢,世人皆痛骂我墨玄机十恶不赦,穷凶极恶。你一个小丫头,怕我也是正常的。”
他似乎觉得有些倦怠,直接要将烤兔子丢进火堆里,风昭昭赶紧出声阻拦道:“别别别,有话好说,我还饿着呢!”
原书里墨玄机虽然杀人不眨眼,狂狷又嚣张,可从没有提过他会诛杀年轻貌***修士,非但如此,还隐隐暗示他不近女色。
如此,风昭昭在被饿死和被毒.死之间,艰难地作出了一个选择。直接把心一横,道:“我吃还不行么?出门在外的,满地都是修真者和魔兽,就不准我一个弱质女流多留个心眼了?”
墨玄机似乎并不想同她分辨,闻声“弱质女流”四个字时,还斜睨了风昭昭一眼。随后伸手一招,缚仙绳如同有灵性一般,立马缩回了袖中。
风昭昭动了动腿,又揉了揉手腕,心里暗暗思忖,到底是走为上策,还是跟墨玄机搭个伙。自古以来奇珍异宝四周定有凶兽镇守,她即使是天生神力,可说到底也只是筑基初期,还是个肉体凡胎。
若是来了个坦克巨型高品阶魔兽,打她不跟玩一样。
在修真界消极怠工混日子总归不是个办法,首要目的就是保命。增强自身实力才能傲视群雄,谁敢阻挠她的修真路,她就刨谁家祖坟。
想清楚这点后,风昭昭盯着墨玄机的目光,如同一匹野狼盯住小白兔,她张嘴狠狠撕扯下一块肉条,满嘴都是荤油。
“别这么看着我。”墨玄机合着眼睛打座吐纳,虽一眼都不曾往风昭昭这里看来,可还是能第一时间察觉出来,“再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就挖了你的眼珠子。”
风昭昭艰难地吞咽着口水,虽心知墨玄机十有八九只是恐吓她,可仍然忍不住发怵,勉强笑道:“这位哥哥,你看咱们相逢即是有缘,妖灵谷素来凶险,多一个人也多一个帮手,要不然咱们俩个搭个伙儿,回头还能相互帮衬,你看如何?”
“我从未听过有哪个名门正派修真者想要同我一个歪门邪道搭伙。”墨玄机霍然睁开眼睛,眸子里吐露出几分冰冷的审阅意味,“你真的是华青门的大小姐风昭昭?”
“货真价实,如假包换!”风昭昭昂着下巴,很快又双手一摊,无奈道:“我知晓外界传闻我是个四灵根废材,还是个一无是处只知道耍大小姐脾气的草包。可传言究竟是传言,有几分真假谁又知道?”
她一拍大腿,豪气干云道:“你瞧瞧我,像那种蛮横不讲道理的人吗?”
墨玄机冷睨了她一眼,薄唇轻抿,不置一词。他自己都是污名缠身,人人喊打的歪门邪道,哪里有空去管什么传闻真假。真有那个时间还不如打两只高品阶魔兽,提升提升自己的修为。
因此风昭昭同他说这种话,墨玄机虽身有体会,但并不会感同身受。
“待天泛明了,你就可以走了。”墨玄机起身,脚尖一勾琴身,沉重的古琴在半空中旋转了一圈,这才稳稳地背在身后。走了几步他脚下停顿,微侧着脸,更显得目光凌厉,只道:“不要跟着我,否则即使你是华青门的大小姐,我也必然杀了你。”
风昭昭霍然站起身来,还未说什么,迎面就掠至一道风声,她侧过脸去,单手接住,再抬眼时漆黑的密林中,哪里还有墨玄机半点影子。
“好古怪的脾气,怪不得是个反派,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风昭昭暗暗吐槽一句,垂首一瞧,却见手心里攥着一个罗盘以及一副地图。想来是墨玄机觉得她定然会进妖灵谷,又担心她会迷失方向死在里头,遂给了她辨别方向的工具。
好古怪的人!
别人的好意照单全收,风昭昭下山仓促,凭借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热忱,身上没带什么灵宝法器。当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华青门的灵宝法器都是有灵魂标识的,她若是随意用,很快就会被五个师兄发觉。
在爹娘还没从天剑宗回来之前,她是一分一秒都不想跟五个师兄多待。也许是自己心里清楚未来会怎么死,风昭昭对那种被人支配的命运,总是抱有极大的惧怕感。
天知道原文中五个师兄同时黑化的场面有多吓人,小师妹当场就被五马分尸,血沫子几乎溅满了整片草地!
其实,风昭昭心里很苦。
天边渐渐泛明,霞光卷在云层后边,万道光线一起洒满整片深林。风昭昭起身,伸了个懒腰,这才走至大树前,将自己的匕首拔了下来,重新插回剑鞘。
打开墨玄机给的地图瞧了两眼,幸好上头没有什么文字,全部都是线条勾勒出的景物。一山一石都很好辨认。
目光顺着地图往上移动,再瞧见一处悬崖时才停住。风昭昭盯了一会儿,掏出罗盘,心里暗暗回想着法决,竖起两指念了两句。罗盘果然转动了两下,指针往一个方向指去。
妖灵谷凶险,又几乎全是密林,头顶还有一层宛如实质般的结界——修真先人为了防止魔兽出界扰乱人间秩序特意所设。因此骑马反而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只好选择最原始,也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那便是走着***。
风昭昭顺着罗盘指引的方向,往前走了一阵,空气中不知何时染上几分铁锈味,雾气也渐渐笼罩住四面。她停顿片刻,立在安全地带没动。
这便是入妖灵谷的必经之路,鬼雾迷阵了。
鬼雾迷阵听名字是挺渗人的,实际上就是魔兽为了防止修真者随意闯入,而吐出的毒雾,类似于硫酸,可又具有扰乱人心智的功效。
据原书记载,小师妹因为四灵根的体质,从小到大爹娘替她操碎了心,不管是威逼利诱,还是各种哄骗,反正喂她吃了不少丹药,其中不乏练气和洗髓丹药,久而久之,小师妹的体质异于常人,平常毒雾根本奈何不了她分毫。
这也是后文温言不使用毒草控制她,反而一定要用锁魂钉钉她的原因之一。
只是不知这鬼雾迷阵里头的毒雾,跟小师妹的体质比起来,到底谁更强悍一些。
有备无患,风昭昭取出早就预备好的祛毒灵丹,整瓶倒进嘴里大嚼特嚼。这种丹药虽不是如何稀缺,可也是上品丹药,平常修真者倾尽家财,也不知道能不能换一颗半颗。哪有人像她这样整瓶倒嘴里嚼的。
没办法,有个好的家世,连这种东西都能当糖豆子吃。风昭昭默默感慨,终于过了一把财大气粗的瘾。
她做足了充分的预备,这才攥着匕首,满脸警惕地往林深处挪,毒雾一接触到她的身体,立马发出“滋滋滋”的电流声,可却半分都伤不了她。
风昭昭心里大松口气,又往前走了几步,忽然迎面传来一道劲风,她神色一凛,身子灵巧地在地面滑行几步,忽然单手攥着匕首往前狠狠一划。
只听一声惨叫,一个粗野大汉捂紧脖颈轰隆倒了下来。四周迅速传来悉悉嗦嗦的脚步声,以及衣料摩擦的声音。想来大约来了不下于十个人。
风昭昭手里攥着匕首,刀刃上还染着几抹血红。周身一片白茫茫地浓雾,离她三尺都瞧不清楚。
忽然有人一刀往她腿上劈过来,风昭昭反应极快,抬腿将大刀踩在脚下,顺势朝前一踢,瞬间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
对方已经接连损失了两个人,而风昭昭却毫发无损,对方不免急躁了些,一拥而上。
风昭昭早在刚才便知来人是先前茶馆里遇见的修真者,眼下也并不见慌乱。她天生神力,力大如牛,一拳打向来人的胸膛,直接打破对方周身的防护罩,连听几声骨头碎裂的声音。
“我们无冤无仇,何必在这里埋伏于我?”
风昭昭冷声道:“同为修真者,你们一群人打我一个女孩子,简直丢人现眼!趁我没大开杀戒之间,赶紧滚,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没有办法,弱肉强食的修真界,经常有杀人夺宝的事情出现。风昭昭所表现出的实力,绝对不像一个筑基初期,遂引来了旁人的觊觎。继而再打听到她的行踪之后,找人埋伏。
只可惜这些人打错了算盘,她风昭昭可不是个任人鱼肉的人,她爹是华青门家主,她娘是玄天宗女帝。她怎可在外任人欺辱。再者说了,风昭昭真要是打不过了,还能自燃血液请求门派赶来支援,届时还不得直接灭了一群宵小。
当然了,这些修真者还不配风昭昭自燃血液,究竟她可是很金贵的。

穿成门派小师妹全文在线阅读出色完整章节

“大哥,这小丫头有点邪门!”
一道粗犷的男音从浓雾里冒了出来。
紧接着又传来另外一声男音,“怕什么!我们这么多人在,还怕打不过一个小丫头?她穿的衣裳并非是哪个家族的族袍,身边连个随从侍女都没有,肯定没什么背景!”
风昭昭眉头微挑,手指勾着匕首的尾端,在半空中转得飞起。她身份金贵,既是华青门的大小姐,又是玄天宗响当当的朝阳圣姬,两种族袍都穿得,不过是她自己觉得太过招摇,不想穿罢了。谁曾想,不穿族袍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果真是弱肉强食的修真界,没个家族或者是门派庇佑,行走在九州大陆,很轻易受人欺辱。就比如风昭昭现在。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了她为葛老黑报仇!”
浓雾中又传来悉悉嗦嗦的声响,话音里带着几分嗜血的狠辣。
风昭昭猜测他们口中的葛老黑就是白日里,被她一拳打出十几丈开外的猥.琐男人了。话音刚落,四周四面同时涌来脚步声,修真者的五感异于常人,即使只是稍微的喘.息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她面上丝毫未见慌乱,左手勾着罗盘,右臂稍微往前倾,刀锋雪亮,在浓雾中显得尤其冷冽。忽然,一道黑影压了过来,一柄堪比杀猪刀的长刃,对准风昭昭的喉咙劈了过来,若是被这一击得手,恐怕她今日就得领盒饭了。
风昭昭微微侧首便将刀刃躲过,手里攥着的匕首如同灵蛇一般缠绕在大刀上,两刃相接,发出“铮”的一声清响,随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四分五裂。
“妖……妖女!”
男子颤巍巍的声音从耳侧传来,风昭昭蹙眉,余光瞥见那男子粗犷的面容,就再也没勇气看第二眼了。直接一刀封喉,男子高大的身形,轰隆一声倒了下去。
其余众人大惊失色,见同伴惨死,一时间全部都不敢继续上前了。风昭昭手里攥着匕首,冷眼望着他们,冷声道:“还不滚么?”
众人面面相觑,忽然转身就跑。
“希奇,现在鬼雾迷阵都这么好过得么?怎么修为这么低的修真者都敢来?”风昭昭将匕首上的血迹处理干净,这才重新插回腰间。半蹲下来打量着尸首片刻,眼睛忽然一亮,就见尸首的脖颈处挂着一块赤红色的魔核。
在修真界,但凡是魔兽,体内都会有相应的魔核,也叫妖晶,就像是修真者体内的金丹一般,都是极好的东西。只不过修真界素来有规定,生人不可取活人的金丹助自己修炼。如此一来,修真者就只能把主意打到魔兽身上了。
以风昭昭的眼力,这种赤红色的妖晶应该是二品赤焰猕兽的妖晶,品阶低是低了些,可胜在修真者若是佩戴这种妖晶,可以抵抗鬼雾迷阵的一部分毒气,对普通的修真者来说,的确是个宝贝了。
风昭昭对这种低品阶的东西没爱好,遂起身,重新掏出罗盘。忽然瞳孔一缩,就见罗盘上的指针不知为何,疯狂地旋转起来,而且伴随着这种转动,还发出“嗡嗡嗡”的声音。
若是她没有记错,原文中记载过,墨玄机素来喜欢改造兵器,经过他手的东西,威力比之前扩大五倍不止,有的还能多加一重功效。就比如说这个罗盘,非但有指路的作用,还能……预警。
不好!
风昭昭迅速往脚下的尸体上瞥了一眼,见大量的鲜血几乎润透了四周的一小片地。魔兽绝大多数都嗜血,一但闻到生人的血液,那就定然会全巢出动,届时那才是一发不可收拾!
这个想法一在脑子里形成,风昭昭的脸色瞬间就白了两分,几乎不用再多加思考,随便选了个方向,撒腿就跑。
她跑了没多大一阵,身后迅速传来几声魔兽的嘶吼声,伴随着这几声,脚下的大地都颤了几颤。
风昭昭一路疯狂逃窜,不知跑了多久才将身后的魔兽甩开,她大呼口气,脚一软就坐在了地上。***盘在一处儿,四下逡巡一遭。
这里是处密林,有点像热带雨林,草木十分旺盛,有些树木几乎高可参天。风昭昭看了一圈,又比照着小地图瞅了几眼。
据原文记载,幽灵花一般都生长在绝壁之巅,可这里全是树木,哪里有什么绝壁。风昭昭找了一大圈,才勉强辨别出方向,对着东面行去。
没有办法,别人的修为高,都能飞着去,再不济也有个飞行魔兽充当代步工具。风昭昭心里暗暗想着,若是见到了爹娘,一定要向他们求个凤凰什么的坐骑,可现如今条件艰苦困苦,也只能暂且忍耐。
向东行了大约半个多时辰,眼前豁然开朗起来,风昭昭提起匕首劈开挡路的荆棘丛,就见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山谷,群山在树木的隐匿下全部都呈现出黛色。微风一吹,周身的灵气十分的浓郁。
风昭昭此时此刻正处在一座山头,这也是妖灵谷最高的一座山头。她仔细思考一番,好轻易才从浆糊一般的脑子里,将幽灵花的藏身之地抽了出来。
绝壁之巅么?
风昭昭捏着下巴暗暗思忖,据说但凡是奇珍异宝,四周定然有妖兽镇守。她此次是来取幽灵花不假,可万万不肯丢了性命,正犹豫再三时,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劲风。
她几乎是下意识地保命动作,一个侧首躲了过去,抬首怒目圆睁道:“来者何人,竟敢偷袭你祖奶奶!”
四周静静静地,一个人影都没有。风昭昭屏息凝气,警惕地望向四周,只能闻声树叶发出“簌簌”的声音,连些许的生疏气息都感知不到。
风昭昭生知来人的修为定然远高于她之上,手心里不免就捏着一把冷汗。姑且不论来人是谁,若是也为这幽灵花而来,那她还如何是好。
短短片刻,风昭昭脑子里已经闪现过无数种可能,手里的力道又攥紧了一分,忽听身后传来巨石碎裂的声响。大地都震了三震。她仓皇回首,正好同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对视。
这是只妖兽,大半个身形都隐匿在悬崖下面,两只巨爪拍在悬崖边上,爪子一扫,立马催倒了一排树木。浑身的鳞甲坚硬异常,泛起嗜血的青芒,整个面庞呈现倒三角形,额间像是一只眼睛,中间如同嵌着赤红色的宝石。***的嘴巴一张,露出鲜红的大口,几乎能闻见让人作呕的***味。
风昭昭险些没忍住就吐了出来,她***发软,料想这种魔兽的品阶应该不会低于七品,若是按修真者的等级来算,堪比一位元婴后期的强者。
妖兽虎视眈眈地盯着风昭昭,似乎只要她稍微有一点点的动作,立马就要把她当场拍成肉泥。
风昭昭极力保持冷静,额间冒出一层冷汗。忽然,妖兽嘶吼一声,一爪子扑了过来,风昭昭高举着匕首,可冲击力太大,虎口一痛,匕首就倒飞出去扎在树杆上。
她也因此往后倒飞十几丈,喉头一甜,唇角就见了血。她是天生神力不假,可以她现在筑基初级的段位来算,顶多金丹初期之下,难寻对手。可若是遇见个厉害的,打她还不跟打着玩一样。
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妖兽紧接着又扑过来一爪子,***的拳头如同巨石一般拍向了她的肩膀。只听一声骨头断裂的脆响,风昭昭应声吐了口血,两手死死地抵住,身后的大树一连倒了几棵。她被逼得往后连退十几步,后背就抵在了一座小山前,几乎避无可避了。
若是真被妖兽一拳打在了胸膛上,估计能当场把风昭昭的胸膛处的骨头打成碎片。越来越多的鲜血从牙缝中溢了出来,五脏六腑如同身处烈域一般,疼得她满头大汗。
她甚至来不及自燃血液求救,立马就疼得晕厥过去。
与此同时,身在天剑宗大殿里的风氏夫妇同时受到了感应,当着在场全部人的面霍然起身,大呼了一声,“昭昭!”
而五个师兄原是满世界寻找风昭昭的下落,同时大惊失色,大唤了一声,“师妹!”
不会真的要死在这里罢?
没有被五个师兄五马分尸,怎么就能惨死在妖兽的手里。
风昭昭迷迷糊糊地想着,几乎没有更多的力气挣扎了,两臂一软,整个人往后倒去。妖兽见状,低吼一声,张起血盆大口,一爪子砸了过来,似乎有着千钧之力,预备着把风昭昭砸成烂泥。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漆黑的影子闪现过来,墨玄机背着一把古琴,整个人掩盖在玄色斗篷中,一手护住风昭昭,另外一只手挡住妖兽的攻击。
“你真的是风昭昭么?”墨玄机蹙眉,望着怀里面色苍白的女子,脸色阴晴不定。他使劲一阵衣袖,将妖兽斥退,这才脚尖点地,一路踏着树枝离去。
身后紧接着就传来两声嘶吼声,伴随着这两声,妖灵谷七品以下的妖兽一齐窜了出来,整片妖灵谷都回荡着可怖的兽吼声。但凡是在妖灵谷打野的修真者,各个惨无人色,纷纷放下手中的妖兽扬长而去。

小编今天推荐理由

小说情节最婉转曲折,人物关系最错综复杂,文笔最漂亮,抽丝剥茧引人入胜本来就难,真的非常值得推荐!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