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我才没有想你(白妤萧穆何)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我才没有想你(白妤萧穆何)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我才没有想你(白妤萧穆何)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10-20

小说内容介绍

最新最火的言情小说推荐——我才没有想你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讲述了主角白妤萧穆何之间的出色。段落欣赏:白妤开始出入各大电影节,接触的都是电影大咖。白妤以新人身份入围金奖,从一众资深影后中脱颖而出,拿下了当届金奖的影后。

小说内容介绍

参加晚宴的第二天,助理拿着品牌借来的裙子去还,却发现领口被撕、烂、了!
他拿着裙子找到白妤:“姐,这是?”
白妤想到头一天晚上某人猴急的样子,故作镇静道:“最近胖了,脱的时候没注重。”
助理兴奋:“不会是有了吧?萧律师真厉害!”
白妤:“……滚!”
当天,萧穆何收到一条消费信息。
白妤:“裙子被你撕破了,赔钱。”
萧穆何:“赔!”
随后又收到一条转账信息。
白妤:“封口费。”
萧穆何:“……”
助理激动:“谢谢姐,谢谢姐夫!”

我才没有想你在线阅读

到了《追梦》排练当天,大家如约来到排练厅。新加入的成员已经到了,是唐甜。
杨恺很不满足的小声嘟囔:“怎么是她啊?”
白妤面带微笑,没有说话。
周颖才19岁,但是出道早,且情商高,跟谁都很亲切,看到唐甜,便甜甜的喊了一句:“唐甜姐,早就想熟悉你了,一直都没有机会。”
唐甜也热情回应:“我也是呢。”
孟宇宁看了一眼狗腿的周颖,满脸写着不耐烦、不喜悦。他比周颖大一岁,是个real耿直的直男。
其实,不管是否表现出来,大家多少都有些情绪,究竟大家都很忙,好不轻易抽出时间排练,现在都被推翻了。原本都是各司其职,只负责自己的部分,如今歌词要重新分配,站位也要重排。
唐甜很善于社交,第一次参与排练,特地让人排队买了小点心。
周颖噬甜,这家点心她心仪很久了,每次见到都是排队,再加上她要控制体重,一直都是“望梅止渴”。当唐甜让人把点心拿出来时,她眼睛都在发光,心里那点怨气随着点心全都吞进肚子里。
赵奕南和唐甜原本就熟悉,自然不能说什么,孟宇宁在周颖的提醒下,收敛了情绪,几个人吃着点心聊着天,很快就熟络起来。
只有白妤坐的远远的,抱着保温杯喝水。
唐甜特地拿一块蛋糕给白妤,热情的说:“妤姐,吃蛋糕啊。”
白妤笑着拒绝:“我戒糖。”
唐甜当即称赞:“戒糖好啊,糖吃多了老很快的,”说着,她叹口气,“我就是太馋了,超喜欢吃甜食的,我也要戒糖,向你学习。”
白妤莞尔,看着唐甜说:“我们……不能和颖颖比,她才19岁,一脸的胶原蛋白,怎么吃都行。”
白妤故意把“我们”咬的很重,唐甜的表情变得有些难看。
白妤慢悠悠的喝了一口红茶。心说你就不要操“吃货”人设了,说什么喜欢甜的,买了这么多蛋糕,你可一口都没吃。
唐甜倏地一笑,“我昨天和李煜导演吃饭,还聊到你呢,挺替你可惜的,不过你戏路广、资源好,错过这个,还会有更好的。”
白妤含了一口红茶看向唐甜,她笑的含蓄,却满眼自得。她这意思是,和李煜签约了?李煜大导演,眼光不至于这么差吧?
“咕咚”一声,白妤咽下茶水,不动声色的盖上保温杯的盖子。
就在这时,歌曲制作人刘冬来了。
刘冬四十多岁,是圈内资深的音乐人,这次《追梦》的制作人就是他。
刘冬一来,大家都以他为中心围过去。白妤走在最后面,拿出手机,给尤臻发了条微信。
尤臻很快回复:别听她胡吹,我问过了,主要演员的合约都没有签,赵新民和李煜也没有再接触新的演员。唐甜是什么咖位她自己心里没数吗?一个电影代表作都没有,还想演一番电影?做梦吧。
白妤收起手机,忍着笑,走到周颖旁边站定。
刘冬:“都到齐了,我简单说一下,大家应该已经接到通知了,唐甜正式加入《追梦》,大家欢迎。”
大家都看向唐甜,配合的鼓掌。
唐甜也十分有礼貌的说:“谢谢刘老师给我这个宝贵的机会,谢谢大家,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刘冬:“好了,时间不多,任务挺重,我们先把站位调整一下。”
在这之前,白妤和周颖站在中间,赵奕南和孟宇宁分立两边。
刘冬思考了片刻说:“小白你站中间,小甜在左、颖颖在右,两位男士还站在两边。那就先这样排着。”
这样一来,白妤在正中间,妥妥的C位。
刘冬问旁边的工作人员:“歌词分好了吗?发给大家。”
工作人员点头,将歌词板发下去。
每个人负责的歌词变化不大,只是有些部分由原来是独唱变为二人合唱。
刘冬语重心长的提醒唐甜:“小甜可要多花些功夫练习啊。”
唐甜抱着歌词板,乖巧的点头,“我会努力学习的,绝不拖大家的后退。”
声乐老师给唐甜单独辅导,其他几个人按照新的歌词重新排练。但是因为唐甜没有唱歌基础,进度很慢,大家没办法集体排练,所以基本没有什么成效,几个人都有点情绪,究竟这一个小时的排练时间来之不易,都是大家互相迁就,好不轻易挤出来的。
排练结束前,白妤提议:“大家都挺忙的,聚在一起排练不轻易,大家回去之后把自己的部分练好,也为大家节省时间。”
这席话明显是说给唐甜听的,周颖和孟宇宁都跟着点头。
刘冬也赞同的点头:“小白说的很对,第一次联排马上就开始了,大家都辛劳一点,那下次排练,就定在周日晚上吧?”
这个时间是他们早就协调好的,所以他们没问题,但是唐甜的经纪人黄娜在一旁插话说:“周日不行,小甜在外地有个活动,可能赶不回来。”
孟宇宁耿直,当场就翻了个白眼。
黄娜试探着问:“要不周一?”
白妤看着自己指甲,眼皮也不抬的说:“周一我没空。”
孟宇宁冷冷的说:“我也没空。”
周颖跟着说:“周一我也不行。”
赵奕南略有些尴尬的抚了抚眉,没有出声。
黄娜只好陪着笑脸说:“那我再协调一下时间。”
在排练厅里,唐甜还是一副虚心学习的样子,一上车,马上变了脸,十分不悦。
白妤算个什么东西,明里暗里说她,歌词那么多,还站C位。
“我要站中间。”
黄娜正微信和活动承办方沟通时间,听了唐甜的话,直接说:“能争取到这个机会就不错了,站中间基本没戏。”
“为什么?凭什么白妤可以,我就不行?她独唱歌词那么多,我呢,全是合唱,一句独唱都没有。”
黄南叹口气,放下手机,耐心的解释:“人家歌手出身,而你根本就没唱过歌,一点基础都没有,怎么独唱?”
唐甜自知没有唱歌天分,不独唱也就算了,可是只要一想到白妤那趾高气扬的样子就气不过:“谁都可以站中间,就她不行。”
黄娜又问:“周颖站中间,你同意?”
唐甜想了想,让***臭未干的小丫头站C位,自己给她当绿叶,也是不甘心。这几个人中,赵奕南和她最熟,于是说:“赵奕南站C位,我和白妤站两边,我站不了C位,她也不行。”
黄娜很发愁。以赵奕南的人气和实力,站中间也无可厚非,只是该怎么和刘冬说呢?这可真要把人难为死了。
黄娜还是硬着头皮找到了刘冬。
白妤和赵亦南虽然都是歌手出身,但是白妤的强项是vocal,赵亦南的强项是舞蹈,对于这样一个纯歌曲的节目,白妤自然是当之无愧的主唱。哪有主唱站边上的道理?
更何况,白妤是目前炙手可热的女艺人,圈里圈外都捧着,论名气、地位,都要比赵亦南高一个段位,而赵奕南空有流量,资源远比不上白妤,让赵亦南站中间,等于得罪了白妤和白妤的粉丝,这种事情,刘冬自然不干。
位置没换成,唐甜又埋怨起黄娜,“春晚那么多节目,为什么非要我和她唱一首歌?你不知道我讨厌她吗?”
黄娜没忍住,反驳了一句:“让你去演小品,你会吗?”
唐甜气呼呼的说:“可以啊,演小品也比这个强。”
黄娜缓了缓语气,叹气说:“大小姐,春晚不是咱家开的,能争取到一个位置有多难你应该很清楚。本来我们就晚了,根本没得挑,就这首歌,还是王总亲自去争取的,人家也是看在王总的面子上,才增加了一个人。反正刘冬发话了,位置是不会再换了,不想唱就算了。”
听到这里,唐甜就算再生气、再不甘,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她知道春晚在中国人心目中的位置,这是许多人挤破头想争取的机会,她不能随意的放掉。
====
唐甜是童星出身,演过不少剧,小有名气。唐甜人如其名,长相很甜,小家碧玉,邻家妹妹一般。
白妤的长相比较妖媚,靡颜腻理、双唇红艳,内眼角微勾,眼尾微微上翘,就算正常视人,也经常让人误会她在勾引人,所以她几乎没有朋友。她的长相过于有标示性,出道的第一部剧演的就是妖艳恶毒女配,那部剧的女一号就是唐甜,饰演了傻白甜女主。
剧集播出后,唐甜的反响平平,白妤火了,但是“黑”火。因为她演技太好,把妖艳恶毒女配演的入木三分,这个角色仿佛为她量身定做一般,一颦一笑都是戏,随便一个眼神,便把观众的魂儿都勾走了。她在剧中害惨了女主,而网友们入戏过深,网上全是她的骂评。本来不火的唐甜,倒是被白妤带着火了起来,唐甜因此十分不甘心。
从那时候开始,媒体们就喜欢把她们放在一起比较。而唐甜最看不惯的,就是有人说她不如白妤。
白妤随后的两部剧,曾试图扭转角色,但是效果都不明显,那段时间,不管她演什么角色,都有人骂。
而唐甜乘胜追击,出演了几部古装剧,因为长相甜美,角色又是冰雪聪明的类型,怒刷观众好感。唐甜性格开朗,喜欢社交,经常在微博发自拍、与粉丝互动,让人倍感亲切,在网上拥有很高的人气,很快就跃入了一线小花行列。
白妤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观众面前,甚至有营销号说她彻底糊了,就在唐甜以为自己踩压了白妤,正自得之时,由白妤主演、闻名言情IP改编的爱情剧播出了。
剧中男一号莫北自带流量,让剧集未播先火。只是莫北的粉丝十分不喜欢白妤,那时候白妤的粉丝也不多,但是战斗力极强,两家粉丝私下里撕得不可开交。
白妤在剧中饰演了可盐可甜的女学霸,人美、心甜,笑起来更是甜到心窝,演技过人的她愣是让人忽略了她侵略性的美感。该剧一经播出,因为男帅、女靓,故事情节甜蜜解压,收视率迅速破1,播出不到一半,收视率破2,一路高歌猛进,被称为有史以来最甜爱情剧。
更值得一提的是,这部剧有不少男观众,被白妤俘获了少男心。白妤的知名度扶摇直上,彻底甩掉了“恶毒女配”的帽子,并一跃成为国民女神。
与此同时,唐甜也有一部剧在播,是一部玄幻爱情剧。开播前,各路媒体、营销号不停拿两部剧作比较,而大家普遍看好唐甜的新剧。谁知剧集播出后的,热度远不敌前者。白妤新剧可谓是现象级火爆,对比之下,唐甜的剧就太普通了。
随后,白妤和莫北传出了绯闻。有人说她演技好,对角色付出了真情实感,也有人说的很难听,说她演一出戏爱一个人,无比滥情。
绯闻随着剧集剧终不攻自破,又有人站出来说白妤的金主出面了,不答应她再接爱情剧。这部剧后,白妤开始涉足大荧幕,似乎侧面证实了这一传闻。
半年后,白妤主演的影片首映了。那是一部被遗弃的孤女寻找亲生父母的影片,她饰演了孤女,故事围绕的主题是拐卖和遗弃,讲述了两种极端家庭种种境遇。主题曲也由她演唱,唱的情真意切,让人听到就想掉眼泪。
这部电影上映第一天,排片率很低,但是上座率超高,看过的都是怒赞,某影视论坛给予这部电影的评分高达8.8分。电影排片率从第二天开始,有了质的飞跃,票房也开始逆生长。
这部电影赚足了观众的眼泪,悲情片本身就不是市场主流,票房却有3个亿,票房与口碑双丰收。
白妤开始出入各大电影节,接触的都是电影大咖。白妤以新人身份入围金奖,从一众资深影后中脱颖而出,拿下了当届金奖的影后。
之后不久,周导的新片《救援》开始选角了,唐甜眼红白妤的发展,也想转型去演电影,可是最终,她还是没能争过白妤,与《救援》擦肩而过。
梁子,就此结下了。

我才没有想你完整版全文在线出色完整章节

自从《追梦》的表演名单网上曝光后,引起了极大的关注,粉丝们都非常激动,相关话题频繁登上热搜首页。
登上春晚舞台,代表得到了官方主流认可的、积极向上的、布满正能量的优质偶像。能在春晚的舞台上看到自己的爱豆,粉丝们倍感骄傲和自豪!
《追梦》表演时间在11点33分,表演过的演员们可以在台下看表演,而他们这些未出场的,只能在后台候场。
后台演员众多,条件有限,不能给每个人提供单独的休息室,许多演员挤在一个化妆间,原本宽广的化妆间显得拥挤、闭塞。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排练相处,几个年轻人逐渐成为相熟的朋友。唐甜碍于有其他演员在,为了维持自己的好形象,和白妤和睦相处,不冷不热,保持着该有的礼貌。
候场难熬,唐甜提议打80分。
当时白妤正在手机上打着80分,人机大战哪有人人大战有乐趣?于是白妤非常积极的响应,积极到唐甜都懵逼了。
我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
她哪里知道,白妤这个游戏迷,总在手机和电脑上玩,几乎没有真人对战的机会,如今好不轻易有机会,怎么能错过?
周颖本来就不太会打牌,便主动说:“我观战,保证不乱说话。”
于是四人分组,白妤和孟宇宁一组,唐甜和赵奕南一组。
第一局先打5,白妤抢先用大王和一对红桃5报了牌,扣好底牌,她问了一句:“有人反吗?”
唐甜出声:“我反。”
唐甜慢悠悠的抽出了两张小王,拿起白妤扣下的底牌,原本笑吟吟的她,在看到底牌后,眉心微微蹙紧。
白妤似笑非笑的码着手里的牌。她知道肯定有人反牌,所以底牌全是234这些小牌,且是各种花色混杂。
唐甜很谨慎的选好底牌扣下去,长出一口气,正要出牌,就听到一个声音说:“等一下。”
唐甜略显惊奇的看向白妤:“你还要反?”
白妤点头,亮出两张大王,再次反牌。
唐甜脸色马上变得很难看,双唇紧抿成一条线。
赵亦南跟着“哇哇”叫起来:“哇塞要不要这么狠啊!牌这么好!”
孟宇宁则兴奋的举起手臂呐喊:“白妤!白妤!”
白妤拿起唐甜扣好的底牌,笑着说:“侥幸,运气好。”
难得真人对战,不管别人说什么,她都是喜悦的。
白妤看着底牌里一水的红桃,瞟了唐甜一眼,她也正看着自己,面色不善。唐甜猜到她红桃多,所以把手里全部的红桃都扣在底牌里,还有不少分呢。
白妤捡起了底牌中的红桃,把手里为数不多的黑桃和草花扣下去。
这一局,白妤缺两门,全面碾压对家,就连自家的孟宇宁,也毫无发牌的机会,全程顺水推舟。最后,唐甜和孟宇宁一分未得,白妤和孟宇宁连跳四级。
唐甜扔了牌,阴阳怪气的说:“这么好的牌面,傻子都能赢。”
白妤也不生气,依旧笑吟吟的说:“是我运气好。”
接下来的一局,自然没有上一局那样逆天的牌面,白妤还是让对家只得了15分。
她有先手,根据其他三家出牌情况,几乎精准的算出了谁缺一门、谁的花色最多,唐甜和赵奕南的牌面其实也不错,但是根本没有机会出牌,无论多好的牌都只有填牌的份,死的极其不甘心。
周颖抱着白妤的胳膊赞叹:“妤姐你怎么打这么好啊?”
白妤:“其实牌面都有一定概率的,计算一下就行了,很简单的。”
周颖一脸崇拜,“我的天,你在说什么?完全听不懂。
唐甜轻声呲笑,“玩玩而已,概率论都搬出来了,胜败心未免太重了吧!”
一桌的气氛一下子尴尬了起来。
白妤倒也没有生气,反倒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自己一直这么赢,的确不太好,于是问唐甜:“要不下一局……我放点水?”
对面的孟宇宁一个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发觉不妥,连忙捂嘴忍住。
这下更尴尬了。
赵奕南按住欲发作的唐甜,努力打圆场,“好了好了,打牌不就图个乐子吗?”
孟宇宁清了清嗓子,将洗好的牌放在桌子中心,有些忐忑的问大家:“还……打吗?”
赵奕南:“打啊,要不然多无聊。”
唐甜却站起来说:“我不打了。”
唐甜走了,白妤便抓住周颖说:“你来打!”
周颖摆手加摇头,十分抗拒,本来就不太会,遇上白妤,肯定会输的找不到北。
白妤安慰:“没关系,我让着你。”
别人盛情邀请,周颖也不好一直拒绝,犹豫举起两根指头,“那……就打两局。”
“没问题!”白妤兴奋的答应。
===
萧穆何跟着副导演来到后台,在一间化妆室看到了已经上好妆的白妤,脚步停了下来。
这是一间很大的化妆室,里面挤满了等待上场的演员,她坐在沙发上,她手持纸牌,侧身对着他,正全神贯注的打牌。
他干脆倚着墙,隔着不远的距离看着她。
高中时,他偶然和朋友一起打牌,80分是常打的一种。她第一次和他们一起打牌时,曾客气的表示:“你们打吧,我坐旁边看看。”
他故意接连打错牌,她实在看不下去,以为他不会打,便整个人凑过来说:“你这么打不对的。”
他将牌杵到她面前,“那该怎么打?”
她从他的一把牌里面抽出一张主牌毙掉了上家出的副牌A,“这样,你就有出牌权了,你家就有机会得分了,你到底会不会打?”
他认同的点了下头,“不太会,你继续,我看着。”
一同打牌的朋友笑骂他不要脸,套路人家,他一个眼神瞪过去,对方马上闭嘴。
还好她再认真研究牌面,并未发现端倪。于是,他手持牌,她坐在旁边,抽一张,又抽一张的打。
她的侧脸娇俏,时而笑、时而蹙眉,借着他的牌,将对家打了个落花流水,哀鸿遍野。
几局后,她偷偷问他:“我是不是打太猛了?我看他们似乎不太喜悦,要不放点水?”
他看着她晶亮的眼睛,勾唇在她耳边低语:“你怎么喜悦就怎么打,不管他们。”
关于那天,其他的他全然不记得,只记得那时灯光柔和,在她黑亮的头发上晕出光圈,她白净的小脸上,写满了兴奋。
====
后台人多,但基本都是熟悉的面孔,忽然出现一位西装革履、身形高大、英俊非凡的男人,来来往往的演员们都忍不住盯着他看起来。
这是谁啊?也是演员吗?怎么没见过?好帅,气质好棒,比里面那两位流量男爱豆还要正点!
只是他好冷漠啊,像一座冰山一样,单是从旁边经过,就能感到冷气扑面。
副导演接到安排,带这位萧总到后台看看,也不知道要看什么,反正,跟着走就是了。不过,看样子,萧总已经找到他想看的人了。只是,这里演员这么多,到底哪位才是他要找的人?
萧穆何看到里面有人站起来,牌局似乎结束了,他垂眸看了一眼手里的工作牌,对副导演说:“走吧。”
副导演忙不迭点头:“萧总这边请。”
休息室里的白妤隐约听到了一声“萧总”,忍不住朝门口看过去,只看到了来往的演员和工作人员,并没有其他身影。
白妤说到做到,只打两局便放了周颖。她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时,看到唐甜正拉着另外三个人在拍合照。
看到白妤回来,周颖对她招手:“妤姐,来拍照啊。”
“不了,你们拍吧。”她径直走到另一边的沙发坐下。
11点30分,在主持人的串场词后,《追梦》开始了。
白妤穿着一身红装,漂亮又英气,气场两米八。相比之下,旁边的唐甜气场太弱、周颖太年轻,她slay全场。
萧穆何就在春晚现场,他坐在第一排的圆桌,位置比较靠左。
舞台上的白妤全神贯注的演出,根本不知道萧穆何就在台下坐着。
节目一结束,白妤便离开了电视台。
除夕夜,马路尤显得尤为空旷。大家都回家过年了,只有他们奔波在路上。
她从包里拿出两个事先预备好的红包,递给杨恺:“你和小王的”
杨恺受宠若惊的接过厚厚的红包:“尤臻姐已经给我们发过红包了。”
“拿着吧。这一年跟着我到处跑,女朋友都没工夫找,都辛劳了。”
杨恺喜悦的说:“谢谢姐。”
司机小王也跟着说:“谢谢白小姐。”
***车在车库停下时,新年的钟声已经敲过,杨恺跟着白妤下车,“真不用我送你上去吗?”
白妤摆摆手,“都回家吧,新年快乐。”
“那行,我们走了。”
白妤点头,便朝着电梯间走去。
她穿着厚厚的及膝羽绒服,敞着衣襟,里面只穿了一条单薄的裙子,脚上是一双雪地靴。外面虽然零下十度,车库里却完全不觉得冷。
她在电梯间等电梯,拿出手机刷了会儿微博,看到唐甜发了一张合影,就是在春晚后台拍的那张,照片里是唐甜、赵亦南、周颖和孟宇宁。
随后,她又刷到了她的微博大号,也发了一条新年祝福,用的是之前拍的春晚定妆照。
白妤V:今年除夕,我陪你们过。
想必是杨恺看唐甜发合照没有她,气不过,就单发了照片,很轻易的营造出了她被排挤的假象。
再看热搜榜,果然,#白妤被排挤#已然上了热搜。
白妤失笑,还真是会以牙还牙啊。
电梯门开了,她看着手机走进电梯在一角站定,用小号转发了微博,对自己说一句:新年快乐。
就在电梯门即将关上时,又再度打开,她抬眸,意外撞进了一双熟悉却又生疏的眸子,当场停住,就连写好的微博都忘记点发送。
萧穆何……怎么会在这里???
萧穆何站在电梯外看了她片刻,抬步走入电梯,与她分立在电梯两侧,她不禁又往里挪了几公分。
白妤垂眸,手指快速刷动微博,余光看到他修长的手指按下了25楼的按钮,而她,住在26楼。
合家团圆的除夕,又是深夜,按常理来推断,他不可能去别人家做客。所以,他住在25楼?什么时候搬来的?知道自己在26楼吗?
回想刚刚那一瞬间,他见到她时,那么平静。一切答案,几乎呼之欲出。
电梯缓缓上行,无声又无息,电梯里安静到诡异。他的存在感太强了,即使分立在电梯两侧,也让她有点难以招架。
“新年快乐。”
他忽然说话,声音低且微哑,却震得她心颤。
没想到,时隔七年后再次见面,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新年快乐。时间真的可以磨平一切,不论爱与恨。
她低声回应:“同乐。”
电梯里再次陷入死寂,手机是个好东西,至少在与前任相见的尴尬场合下,让她有事可做。
“过的还好吗?”
他再度开口,依旧没有看她,声调比刚刚高了几分。
她继续把屏幕刷的飞快,“挺好的。”
他转身看着她,她比他低很多,又穿着平底鞋,再加上她故意垂着眸,他只能看到她的发顶和鼻尖。
他似有似无的笑了一下,“你没有话想问我吗?”
当然有。
比如你为什么和我的经纪公司合作?为什么会住在我家楼下?为什么在除夕这个老鼠都不会出门的日子,几乎和我同时走入电梯……
她把手机揣平台袋,扬起笑脸看着他说:“听说你和我的经纪公司有合作,真巧啊。”
她官方微笑特殊刺眼,他眯了下眼,冷声道:“不巧。”
白妤悔的想当场咬断舌头,让你多嘴!
他眼眶发紧的看着她,声音低沉下去,“还有问题吗?”
她有些懒散的倚着墙,重新垂下眼眸,语调平平的说:“我对贵司的服务不太满足,所以打算,换掉。”
他喉尖动了动,强迫自己转开目光,不再看她,声音低沉依旧,只是比刚刚多了几分冷漠:“可以,但是鱼禾需要支付一笔违约金。”
“钱不是问题。”
“节后我会让人亲自上门详谈。”
就在这时,电梯停在25层,电梯门打开了,她指着门提醒他:“你到了。”
他又看了她一会儿,长腿一迈便离开了电梯。她闭上眼,吐一口气。
就在电梯门即将关上之际,又打开,她整个人马上警觉起来。
他再次进来,直接走到她面前,几乎紧挨着她,她紧张到忘记呼吸。
电梯门关上,继续上行。
他一改之前的平静,发红的眼睛里似是卷着狂风暴雨,下颏线紧紧绷着,胸膛微微起伏着。
此刻的心情应该是差到极点了。
她被他凛冽的气势逼得退无可退,挺直的背整个贴着电梯壁,手指紧紧拽住衣料。
“我和鱼禾合作有三年,等你的问题也等了三年,若你能想起我,哪怕只有一次,也不会到现在才知道。”
他的声音沙哑,似不甘,又似委屈。他明明是那样骄傲的人,却说出这样的话。她的心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揪住了一般,忽然有些呼吸困难。
“对,你说的没错,”她平静的看着他说道,“若不是那天的爆料,我根本不会想起你。”

小编今天推荐理由

网络小说的人物塑造一个个精选人物形象出现在读者的脑海中,或真实饱满,或栩栩如生,非常受读者的推崇。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