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她撩完就想踹人跑(符念念冉至)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她撩完就想踹人跑(符念念冉至)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她撩完就想踹人跑(符念念冉至)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10-20

小说内容介绍

主角是符念念冉至的小说她撩完就想踹人跑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为了教符念念点手腕,冉至言传身教,不停切号,本以为她聪明剔透学得快,结果转头符念念就拿他下毒练手。冉至:你个没良心的小东西。符念念:我是没良心的小东西,那你不就是没良心?

符念念冉至小说摘要

=心机小莲花&笑面切开黑=
误以为自己被白月光苏暄鸟尽弓藏杀人灭口,符念念忿忿离世。
重来一次,符念念只想赚钱疼弟弟,顺便撺掇夫君冉至帮自己一起报仇。为此,她撕衣服说是苏暄干的,塞手帕说是苏暄偷的,磕脑袋说是苏暄伤的,可冉至却终究无动于衷,还总戳穿她的小把戏。
符念念一直很不解,直到她发现冉至和苏暄其实是一个人。
大事不太好,要溜得趁早。可是冉至却忽然一反上辈子的淡漠,宠她爱她,说什么也不让她轻易离开。
冉至笑意吟吟:我还没帮你给苏暄下毒,还没把他挂在房梁上,还没将他乱刀砍死,念念,你跑什么?
符念念瑟瑟发抖:我太感动,不对,我不敢动……

她撩完就想踹人跑全文在线阅读

软软自小没有离开过符念念,直到她上辈子嫁给冉至之后。
符念念的母亲怀有身孕时,老英国公符兆已经缠绵于病榻,父亲活着时符念念还算是他最喜欢的小女儿,而老英国公一过世之后,符念念母女就成了众矢之的,母亲生下软软不久就莫名溺水身亡,府中还不知从哪里传起软软是野种的谣传。
软软自小身份尴尬,连一些夫人小姐们贴身的仆婢都敢将他不放在眼中,这个国公子嗣做的名不副实,软软已经六岁了,至今却连个大名都没有。而这个弟弟虽然年幼,却懂事,乖巧,让符念念越想便越发心疼。
有了这样的过往,符念念自小便深知流言蜚语的厉害,她坚定了信念,一定要把软软接到自己身边,带着软软永远离开符家那个令人生厌的地方。她的亲人只剩下软软一个,只要能看着软软健康长大,符念念便觉得这些都值得。
上辈子没能照顾好软软,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任着其他人随便欺负自己和软软。
她离开符家已经两天了,也不知道软软有没有好好吃饭,晚上睡得好不好。
夜幕之下越发显得院中空旷,倾泻而下的光亮像奶雾似得笼着小院,将暗处的边角都隐去了,顺道把上等的细银纱落在符念念头上。月出皎兮,佼人僚兮,她的笑恍如一道月光能照进人心扉里。
可这怡人的画面挡不住夜晚的寒凉,冉至看着她身影单薄,由是吩咐茉莉去拿件衣裳给符念念。
“夫人,仔细着凉。”茉莉的视线朝后扫扫。
符念念随着望过去,便见到冉至已然站在她身后,惊慌之余,符念念连忙起身,“您来了。”
冉至身穿深色直裰,头束小冠,气质甚是雅致。贸然撇去只觉得他如谪仙人似得,不带丝毫这人间的烟火气。冉至有双桃花眼,眸中总是温情满满,可是四目相对时,符念念却忽然觉得自己仿佛对着一口幽深的井,未知的深处隐隐散发着令人惧怕的气息。她不禁觉得失神,久久地愣在原地。
冉至朝符念念走过去,轻声道:“早些安置。”
“是,沐浴的水已经预备好了,念念这就回屋替少傅更衣。”符念念连忙低下头,快步回屋,跟茉莉一同将烛火点燃。本来伸手不见五指的居室顿时亮堂起来,符念念举着灯走进里屋,将灯搁在昨日自己醒来的床头边上。
冉至进来时,只见茉莉已经替符念念在贵妃榻上铺叠好被褥。
符念念守在床边,还像昨天晚上似得替冉至更衣。冉至并不反对,抬起胳膊任她剥去外面的直裰,他只觉得昨夜那种熟悉的,专属于符念念的香气又萦绕过来。这味道淡雅清新,不俗不熏,恰到好处,不似一般的味道。
他轻轻埋头,味道便越发浓郁起来。
埋着头专注于手头事物的符念念却没发现自己吸引了冉至的注重,她脑海里还担心着软软,只想回去看看弟弟。究竟在符莺莺面前卖乖才是第一步,除过早早被排挤出京的三哥符堇年,符家没一个好人。
如今符燕燕在府中没能出阁,还不知会怎么拿软软和白茶撒气。
“念念,系带没有解开,你这样扯是扯不下来的。”冉至温声道。
符念念这才回神,伸手轻轻抽开冉至腰间的系带,“抱歉。”
“想你弟弟了?”冉至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
符念念一怔,没有回话,冉至也不追问,只是静静等她替自己换完衣裳。
“软软离不开我,他晚上总喜欢听我给他讲故事。”符念念自顾自笑了笑,“少傅,后天可不可以让我带着茉莉出冉府一趟?”
三日后本就该是回门的日子,上辈子符莺莺压根没让她出冉家的门,但是这次不一样。只是眼下符念念还捉摸不清冉至究竟拿自己当什么,所以也不敢贸然央求冉至和自己回府。何况这一下回去让符燕燕见到,依着符燕燕的性子,非得闹翻了天。
所以符念念是计划着跟符莺莺一道回去的,最好这次就能把软软接来。
“好。”冉至并未多问,“茉莉已经指过去伺候你,凡事就不用再来过问我。念念,与我有婚约的人虽不是你,但你既然嫁进了冉家,那你就是冉夫人,不必总是小心翼翼地拘着自己。”
“是,念念都听少傅的。”
“也不要怕什么人言畏耳,该听的我一句都不会漏,不该听的到不了我耳边。你若是受了委屈,对我说便是,想做什么也可以说,我会帮你。”冉至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径自去了搁着浴桶的小间。
符念念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忽然觉得自己上辈子过得真是浑浑噩噩。
为什么留着这样的冉至视而不见,却非要去讨苏暄的喜欢?如此温文尔雅,善解人意的冉至,浑身上下都是君子风范。符念念忽然觉得上辈子竟还从冉至这里盗取过信件给苏暄,简直就是枉做小人,还好,这辈子她不会再做这样的错事。
但是冉至真的会帮她吗?
冉至对她亲和温厚,多加照顾,符念念本不该疑他。可是上辈子究竟是怎么死的,符念念还历历在目,所以冉至对她越好,她便越怕,尤其是这种毫无原因的善待,更让她怀疑冉至究竟是不是对她有所图谋。
虽然她暂时并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可图的。
符念念暗自想着,事情还是要靠自己来。
在冉家,符莺莺只不过是个四夫人,而冉家众亲的关系也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和顺。何况冉至对自己并不介怀,只符念念小心经营,那么必然不会再做回那个任人欺凌的世家庶女。而她只要能在两年里寻到个出路,哪怕是攒些体己去开个小铺子,来日冉至是和离也好,休妻也罢,对符念念来说都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再也不用看着别人的脸色行事。
————————
两天后,阳光和煦,天朗气清。
符念念一早起来穿戴整洁便去符莺莺院里候着,谁知符莺莺忽然被别人唤去游山,就把回门这事给搁下了。她还劝符念念也别回去,究竟她这门回得名不正言不顺。
“夫人,您看……”茉莉靠在符念念身边低声请示。
“轿撵可备好?”
“昨晚就吩咐过的。”
符念念稍加思考,随即便道:“咱们自己回去。”
“是。”
茉莉替符念念备好了回门的薄礼,两个人轻装简行,朝着符家所在的街巷而去。
回门本是新婚夫妇们欢欢喜喜的事,可是在符念念却莫名觉得自己像是做贼一般古怪。若不是想着软软和白茶,她死也不想再踏进符家的门。她虽怀疑错嫁是冉至做了手脚,可又不敢断定。她对符莺莺说的不全是假话,符家也是个烂摊子,夫人和二娘谁都不让谁,只有符念念姐弟无依无靠,保不齐就会被谁拽了来当替罪羊。
符念念神色郁郁,一路上都未多言。
她有三个姐姐,符莺莺已经出嫁,符燕燕心思单纯自恃清高。大姐符鸢鸢早年外嫁,守寡之后便带着自己的儿子一同回了符家,她与国公爷符堇千皆是二娘所出,心思比符燕燕要深沉的多。
英国公府门朝外街,门口的两只石狮瞪着眼珠子望外人,乍看之下实在是气派无比。
可是谁又知道这里头都烂透了呢?
茉莉上前替符念念叫门,轻扣几下门环,门房才从里面开了条缝。
“贵府新妇回门,烦请开门相迎。”茉莉欠身,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
“新妇?四小姐回来了?”门房朝外张望张望,“夫人和三小姐说,不准四小姐再进这大门一步,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实在不敢违抗。”
“小德,我知道你为难。”符念念回到门边上,“我不走大门,你替我开开厨房婆姨们进出的后门,这可行?”
门房有些犹豫,“这……”
“我只想回去看看软软。”符念念皱皱眉头,“小德,我不为难你,你也别为难我,好吗?”
小德本是老三符堇年屋里伺候的,符堇年在锦衣卫里谋职,被符堇千借故调去京外任职,他房里的下人们也悉数遣散了,这其中的小德就被指过来做了门房。
符堇年还在京中的时候最照顾符念念和软软,小德也因此经常往来他们之间跑腿,送些东西,和符念念算得上熟悉。
如今物是人非,小德想保着符家的一碗饭,这边又觉得自己愧对四小姐符念念,两边僵持不下,难得符念念愿意自降身份走下人们进出的小门。
“委屈四小姐了,我这就替您去开。”小德叹口气,忙将大门重新关住。
本来央求符莺莺一道回来也是料到了这种可能,符家果然恨不得要把自己除了名。
“让你见笑了。”符念念从门口退回来,“咱们绕去后面进门。”
茉莉并未多言语,默默跟在符念念身后去了下人们进出的后门。
进了府的符念念快步走着,可还没进院子,主仆两个就闻声一阵嘈杂的声响。符念念连忙透过廊上的花窗往里望,只见符燕燕看着下人们用藤条抽打白茶,软软则被白茶紧紧护着。
“三小姐误会了,我家姑娘肯定是冤枉的。”白茶强忍着疼痛,“三小姐别伤着小公子。”
“姑娘?”符燕燕一把将藤条夺过来,狠狠地抽了几下,“她都爬到男人床上去了,***货,贱蹄子,她还有脸叫姑娘?”
白茶知道任何解释此时都是杯水车薪了,只好把软软越抱越紧。
“别打了。”符念念连忙冲过去抓住符燕燕的手,“三姐姐快住手。”
院中的人们皆是一惊,符燕燕一把甩开被符念念钳制住的手,冷笑道:“你竟然还敢回来?你是被冉家赶回来了吧?”
“三姐姐,这事你听我……”符念念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符燕燕反手送来一巴掌。
白茶连忙扑过去抱着符燕燕,“三小姐要打就打我吧,别打我家小姐。”
“符三小姐。”茉莉福了一福,“您冷静些。”
“你算个什么东西?帮着符念念这个***说话?”符燕燕又举起藤条朝着茉莉劈打过去。
符念念一把将符燕燕推了个趔趄,“三姐姐,你要闹也该有个限度,你要打我随意,可茉莉是冉府的人,你多少也该顾及着国公的面子。”
“冉府的人?如今你要拿冉府的人来压我了?”符燕燕嗤笑起来,双目瞪得浑圆,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符念念,你要不要脸?你别忘了,你这个下作货色是怎么嫁到冉家的。”
符燕燕叫粗使的下人们将茉莉和白茶挡开,只留下符念念和自己站在院中。
“念念没做过对不起良心的事。”符念念郑重其事地说道,“你要怎么想,那是你的事。”
“冉府的人打不得,教训你总可以吧?”符燕燕说着又随即甩给符念念一巴掌。
这一巴掌抽得实在是重,符念念只觉得脑子一懵,什么都反应不过来了。
茉莉和白茶都被人死死挡住,符燕燕的第三巴掌眼见的要落下来,月亮门外忽然有人出声喝止。
“燕燕,你太不像话了。”

她撩完就想踹人跑全集免费阅读

“表哥?”符燕燕一惊,手悬在半空中忘了放下。
来人是颖王世子朱宁棹,他的生母与老英国公一奶同胞,故而他也是符念念和符燕燕的表哥。
朱宁棹随即挡在符念念身前,“念念是你妹妹,这么多下人看着,你再气也该给念念留三分薄面。”
符燕燕气滞,将手里的藤条狠狠丢在地上。
“她抢别人的未婚夫,她……趁着我婚礼爬了冉至的床,她这么下作,你还护着她。”
朱宁棹神情严厉,目光直直落在符燕燕身上,看得符燕燕顿觉得底气不足。符燕燕由是又嚷道:“不信你自己问她,我说的可有一句假话?”
朱宁棹终是被符燕燕这番话给说动了,他难以置信地回过头,“念念……”
身后的符念念脸色通红,却终究不置一语。对于朱宁棹这个表哥,符念念并没有什么太多情感。朱宁棹是世子,是将来要继续王位的人,虽然大家都是表妹,但是表妹和表妹也是不同的,多年来符念念并不愿意和这位表哥有什么太多的接触。
他今天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行为,也实在是因为符燕燕的举动太过激,撕破了一位国公府小姐的体面。若说真正对符念念的关心,那怕是没有几分。
“燕燕她说的……是真的吗?”朱宁棹的话还有些迟疑。
“没有的事,我们姑娘才不是那种人。”白茶大叫,“世子您是看着我们姑娘长大的,姑娘的为人,您再清楚不过,这事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朱宁棹皱皱眉头,脸色也阴沉下来。
符燕燕对符念念冷哼一声,“你早些滚蛋,别脏了英国公府的地方,过些日子国公找了冉少傅说话,再慢慢跟你算账。”
转而又攀着朱宁棹的胳膊换上笑脸,“表哥,你怎么来了?外面热不热?去厅里喝口茶吧?”
朱宁棹回头瞟着符念念,脸上说不出是个什么神情。符念念看着他的嘴唇翕动,仿佛是对自己还有些担心,但是被符燕燕和下人们簇拥着,他也只好朝外走去。
可惜符念念最终也没听到朱宁棹究竟说了什么。
人群终于散去了。
软软一直没有哭,但是此刻他跑过来抱着符念念的腰,说什么都不愿意再放开。
符念念忙将软软抱在怀里,轻声安慰他几句。
白茶也疾步道符念念身边,满脸都是担忧的神色,“小姐,疼吗?疼不疼?”
“又不是第一次。”符念念苦笑着,转头给白茶内容介绍道,“这是茉莉,这几天在冉府贴身伺候的。”
白茶看着茉莉点点头。
符念念哄着软软,“院子里日头高照的,咱们先***说吧。”
“是,咱们***说吧。”白茶连忙挑起帘子,把符念念和茉莉迎进屋子。
这屋子不大,但好歹算是落脚的地方。茉莉正想帮符念念把软软接过来,就听墙角传来几声尖利的叫声。她有些迷惑地投去视线,白茶方把笼子从墙角提溜出来,“别怕,是我家小公子以前捡回来的鹅。”
符念念连忙揭开竹笼盖子,摸了摸啾啾的白毛。
是活着的,有温度的大白鹅。
是上辈子被符燕燕***致死的啾啾。
茉莉笑了笑并未说话,就见白茶忙活一阵,拿着一块毛巾出来给符念念冷敷。如今再见着白茶,符念念面上虽不大显,心中却已是万分激动。白茶一直对她和软软忠心耿耿,上辈子若不是因为自己,白茶和软软也不会命丧在苏暄手上。
太多的人,只有失去之后才发现他们对自己是如此的重要。这辈子就算是为了这些亲人,她也不能再像上辈子那样愚蠢地活一回。
主仆总算是能坐下好好叙话,白茶连忙问道:“小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不知道,好好的就晕倒了,再醒来已经身在洞房。”符念念略加思考,“白茶,这三天他们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也就是小姐看到的,三小姐日日来撒气,不过好在没伤到小公子。”白茶轻轻叹口气,“前日被啾啾咬了一口,三小姐差些扭断啾啾的脖子,我便将啾啾关在笼子里不敢再放出来。”
符念念听着不禁有些失神,她喃喃道:“苦了你了。”
“不苦的。”白茶摇摇头,“只要小姐好好的……对了,小姐你在冉家……”白茶瞥着一边的茉莉,声音缓缓低下去。
“不妨事,我在冉家很好,你不用担心我。”符念念朝白茶凑近一些,“你再忍一忍,照顾好软软,我尽快想法子把你们从符家接出去。”
白茶看着符念念,她神情坚定,不像是在胡乱说话。不知怎么的,只是三天不见,她总觉得符念念不大一样了。
“小姐只要照顾好自己,白茶一定拼死护着小公子。”白茶点点头,“小公子说到底也是国公爷的子嗣,哪里能说出去就出去?小姐千万不要为难自己。”
符念念低下头,不再吱声。
“白茶姑娘不必介意。”茉莉脸上神色如常,“虽是错嫁,如今却也已成定局。少傅不是始乱终弃的人,自会真心待夫人,夫人在冉家不会受什么委屈。”
白茶点点头,“有劳你。”
符念念连忙将茉莉带来的东西交给白茶,“三姐的嫁妆我不敢动,这些东西虽值不了太多钱,可你要照顾软软,这些留在身边必要时候也可以拿来应应急。”
白茶连忙推了几下,“不行的,小姐自己留着。”
软软也满脸的不情愿,低声道:“姐姐是不是又要走了?姐姐不会不要软软了吧?”
符念念皱皱眉头,伸手摸了摸软软的脑门,她这个姐姐实在是做得不够称职。早些时候她还替软软取过名字,可是谁也没有当回事。六岁已经是别家孩子开蒙入学的年纪了,可是符家自然不会有人将这事放在心上。
年华易逝,这事绝不能耽搁。
符念念一把将东西塞进白茶怀里,“留着,我去找国公说说,要给软软找夫子,日后拿去给夫子买茶的钱少不得。”
白茶眉头一攥,也觉得符念念说的是一件顶顶重要的事情。
两个人正筹划着此事,忽听得有下人通传说是颖王世子来了。符念念本以为早晨闹了那么一出,朱宁棹跟着符燕燕不会再来的,可是没成想朱宁棹杀了个回马枪。她忙叫白茶把东西收起来,自己草草理理衣裳和头发,才去见朱宁棹的面。
符念念规规矩矩地行了礼,轻声唤道:“世子。”
“念念,你怎么又叫我世子了?”朱宁棹大步走进屋中,“你姐姐她们都管我叫表哥,你也叫我表哥就好。”
符念念低着头淡淡笑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念念不敢越矩的。”
朱宁棹没接她的茬,话题一转又说:“你错嫁的事情燕燕方才跟我细细说过。”
一听到这里,符念念面无表情地敛起笑脸,站在原地无话可说。
其实本来也没什么对朱宁棹好说的。
“念念,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我知道这事定然不是你的本意。”朱宁棹抿抿嘴,“我专程过来找你,就是想劝你不要太失落。”
“多谢世子。”符念念气若幽兰。
朱宁棹愣了愣,连忙又说:“况且我还有些话要跟你说的,是你一直关心的事,你让白茶他们先出去。”
符念念闻言,只好轻轻撒出个眼神,白茶就带着软软和茉莉一起到侧屋去整理东西。朱宁棹坐在符念念身边,刻意压低了声音道:“念念,他回来了。”
“他?”符念念听得一知半解,眉梢轻轻一挑。
“没错。”朱宁棹点点头,“你不用瞒着我,我知道你一直在等苏暄。”
符念念心下一凉,顿时感到头昏脑沉。
“苏暄就在锦衣卫任职,据说是为太子救驾有功,才破格封官归京的。”朱宁棹的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在桌上轻轻扣着,“可惜眼下又是这样的情况,你要是有什么话,不若我替你传给他?”
符念念倒吸一口凉气,不知道朱宁棹安了个什么心。朱宁棹若是真像自己说的那样对她存了一份好意,凭他颖王世子能做的难道只有带话?
她望着朱宁棹的眸子里隔着一层戒备,让人无法轻易看透。
朱宁棹见符念念犹豫,连忙将身上的玉佩解下,搁在符念念面前,“你自己去找比我去更合适,冉家人要是不同意,你就拿着这个震一震他们。”
“世子唐突了。”符念念眉头一皱,把玉佩推了回去。
她的声音很和顺,语气却不容置喙,“念念如今已嫁为人妇,怎么敢公然勾三搭四?世子的东西自然更是不能收的。”
“念念,我对你只有一番好意,你不要多想。”朱宁棹又推了推,“我就是怕有人欺负你。”
世子的这一番话说得如此情真意切,恍惚间就让人觉得是真的,仿佛方才质疑符念念故意替嫁的人根本不是他。
符念念脸上出现一抹似有似无的笑。
欺负她的人还少吗?
她索引将玉佩塞回朱宁棹手里,丝毫没有要收他东西的意思。
朱宁棹也正苦恼符念念不肯收他东西,就见门帘被挑起来,符燕燕错愕地望着屋里的两个人,“符念念,你这个***。”
她说着一把将朱宁棹的手拉过去道:“你竟然还在府里和表哥勾勾搭搭?真是贱皮子,下等货色。”
与此同时,玉佩从朱宁棹指尖骤然滑落,掉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三个人几乎是同时停住,符念念顿觉得又是一场祸事要起,她微微颔首,一语不发。
“符念念,东西被你砸了,你是不是还指望着我们替你赔?”符燕燕眉梢一吊,骂骂咧咧道。
“不是我砸的。”符念念的声音不大,语气却很坚定。
朱宁棹眼见冲突又起,连忙横在姐妹两人中间摆手,“算了算了,也不是什么珍贵东西。”
符燕燕松开拉住朱宁棹的手,径自站在符念念面前,又扬起手来,“我这个姐姐今天就治治你这下等人的毛病。”
“三姐姐,凡事点到为止。”
她话音没落,却被符念念抓住了胳膊,符念念虽然不高,力气却不小。符燕燕怎么都摆脱不开,无奈之下只好趁着符念念不注重,重重地推她一把。
符念念毫无预料,忽然被符燕燕推这一下,整个人都失衡向后跌落过去。说时迟,那时快,她只觉得自己落入了一个人的怀里。符念念还没来得及回头,身后的人便搂着她一个侧身,符燕燕推了个空,自己反而重重跌在地上。
熟悉的声音紧接着从符念念耳后传来。
“你们英国公府这待人的礼仪还真是非凡。”

小编今天推荐

小说《她撩完就想踹人跑》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她撩完就想踹人跑 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