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她撩完就想踹人跑(符念念冉至)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全本完结全文在线阅读
她撩完就想踹人跑(符念念冉至)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全本完结全文在线阅读

她撩完就想踹人跑(符念念冉至)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全本完结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10-20

小说内容介绍

主角是符念念冉至的小说,她撩完就想踹人跑全文在线在线阅读哪里可以看?朱宁棹神情严厉,目光直直落在符燕燕身上,看得符燕燕顿觉得底气不足。符燕燕由是又嚷道:“不信你自己问她,我说的可有一句假话?”

小说内容介绍

误以为自己被白月光苏暄鸟尽弓藏杀人灭口,符念念忿忿离世。
重来一次,符念念只想赚钱疼弟弟,顺便撺掇夫君冉至帮自己一起报仇。为此,她撕衣服说是苏暄干的,塞手帕说是苏暄偷的,磕脑袋说是苏暄伤的,可冉至却终究无动于衷,还总戳穿她的小把戏。
符念念一直很不解,直到她发现冉至和苏暄其实是一个人。
大事不太好,要溜得趁早。可是冉至却忽然一反上辈子的淡漠,宠她爱她,说什么也不让她轻易离开。
冉至笑意吟吟:我还没帮你给苏暄下毒,还没把他挂在房梁上,还没将他乱刀砍死,念念,你跑什么?
符念念瑟瑟发抖:我太感动,不对,我不敢动……

为了教符念念点手腕,冉至言传身教,不停切号,本以为她聪明剔透学得快,结果转头符念念就拿他下毒练手。
冉至:你个没良心的小东西。
符念念:我是没良心的小东西,那你不就是没良心?

她撩完就想踹人跑全集免费阅读

“表哥?”符燕燕一惊,手悬在半空中忘了放下。
来人是颖王世子朱宁棹,他的生母与老英国公一奶同胞,故而他也是符念念和符燕燕的表哥。
朱宁棹随即挡在符念念身前,“念念是你妹妹,这么多下人看着,你再气也该给念念留三分薄面。”
符燕燕气滞,将手里的藤条狠狠丢在地上。
“她抢别人的未婚夫,她……趁着我婚礼爬了冉至的床,她这么下作,你还护着她。”
朱宁棹神情严厉,目光直直落在符燕燕身上,看得符燕燕顿觉得底气不足。符燕燕由是又嚷道:“不信你自己问她,我说的可有一句假话?”
朱宁棹终是被符燕燕这番话给说动了,他难以置信地回过头,“念念……”
身后的符念念脸色通红,却终究不置一语。对于朱宁棹这个表哥,符念念并没有什么太多情感。朱宁棹是世子,是将来要继续王位的人,虽然大家都是表妹,但是表妹和表妹也是不同的,多年来符念念并不愿意和这位表哥有什么太多的接触。
他今天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行为,也实在是因为符燕燕的举动太过激,撕破了一位国公府小姐的体面。若说真正对符念念的关心,那怕是没有几分。
“燕燕她说的……是真的吗?”朱宁棹的话还有些迟疑。
“没有的事,我们姑娘才不是那种人。”白茶大叫,“世子您是看着我们姑娘长大的,姑娘的为人,您再清楚不过,这事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朱宁棹皱皱眉头,脸色也阴沉下来。
符燕燕对符念念冷哼一声,“你早些滚蛋,别脏了英国公府的地方,过些日子国公找了冉少傅说话,再慢慢跟你算账。”
转而又攀着朱宁棹的胳膊换上笑脸,“表哥,你怎么来了?外面热不热?去厅里喝口茶吧?”
朱宁棹回头瞟着符念念,脸上说不出是个什么神情。符念念看着他的嘴唇翕动,仿佛是对自己还有些担心,但是被符燕燕和下人们簇拥着,他也只好朝外走去。
可惜符念念最终也没听到朱宁棹究竟说了什么。
人群终于散去了。
软软一直没有哭,但是此刻他跑过来抱着符念念的腰,说什么都不愿意再放开。
符念念忙将软软抱在怀里,轻声安慰他几句。
白茶也疾步道符念念身边,满脸都是担忧的神色,“小姐,疼吗?疼不疼?”
“又不是第一次。”符念念苦笑着,转头给白茶内容介绍道,“这是茉莉,这几天在冉府贴身伺候的。”
白茶看着茉莉点点头。
符念念哄着软软,“院子里日头高照的,咱们先***说吧。”
“是,咱们***说吧。”白茶连忙挑起帘子,把符念念和茉莉迎进屋子。
这屋子不大,但好歹算是落脚的地方。茉莉正想帮符念念把软软接过来,就听墙角传来几声尖利的叫声。她有些迷惑地投去视线,白茶方把笼子从墙角提溜出来,“别怕,是我家小公子以前捡回来的鹅。”
符念念连忙揭开竹笼盖子,摸了摸啾啾的白毛。
是活着的,有温度的大白鹅。
是上辈子被符燕燕***致死的啾啾。
茉莉笑了笑并未说话,就见白茶忙活一阵,拿着一块毛巾出来给符念念冷敷。如今再见着白茶,符念念面上虽不大显,心中却已是万分激动。白茶一直对她和软软忠心耿耿,上辈子若不是因为自己,白茶和软软也不会命丧在苏暄手上。
太多的人,只有失去之后才发现他们对自己是如此的重要。这辈子就算是为了这些亲人,她也不能再像上辈子那样愚蠢地活一回。
主仆总算是能坐下好好叙话,白茶连忙问道:“小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不知道,好好的就晕倒了,再醒来已经身在洞房。”符念念略加思考,“白茶,这三天他们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也就是小姐看到的,三小姐日日来撒气,不过好在没伤到小公子。”白茶轻轻叹口气,“前日被啾啾咬了一口,三小姐差些扭断啾啾的脖子,我便将啾啾关在笼子里不敢再放出来。”
符念念听着不禁有些失神,她喃喃道:“苦了你了。”
“不苦的。”白茶摇摇头,“只要小姐好好的……对了,小姐你在冉家……”白茶瞥着一边的茉莉,声音缓缓低下去。
“不妨事,我在冉家很好,你不用担心我。”符念念朝白茶凑近一些,“你再忍一忍,照顾好软软,我尽快想法子把你们从符家接出去。”
白茶看着符念念,她神情坚定,不像是在胡乱说话。不知怎么的,只是三天不见,她总觉得符念念不大一样了。
“小姐只要照顾好自己,白茶一定拼死护着小公子。”白茶点点头,“小公子说到底也是国公爷的子嗣,哪里能说出去就出去?小姐千万不要为难自己。”
符念念低下头,不再吱声。
“白茶姑娘不必介意。”茉莉脸上神色如常,“虽是错嫁,如今却也已成定局。少傅不是始乱终弃的人,自会真心待夫人,夫人在冉家不会受什么委屈。”
白茶点点头,“有劳你。”
符念念连忙将茉莉带来的东西交给白茶,“三姐的嫁妆我不敢动,这些东西虽值不了太多钱,可你要照顾软软,这些留在身边必要时候也可以拿来应应急。”
白茶连忙推了几下,“不行的,小姐自己留着。”
软软也满脸的不情愿,低声道:“姐姐是不是又要走了?姐姐不会不要软软了吧?”
符念念皱皱眉头,伸手摸了摸软软的脑门,她这个姐姐实在是做得不够称职。早些时候她还替软软取过名字,可是谁也没有当回事。六岁已经是别家孩子开蒙入学的年纪了,可是符家自然不会有人将这事放在心上。
年华易逝,这事绝不能耽搁。
符念念一把将东西塞进白茶怀里,“留着,我去找国公说说,要给软软找夫子,日后拿去给夫子买茶的钱少不得。”
白茶眉头一攥,也觉得符念念说的是一件顶顶重要的事情。
两个人正筹划着此事,忽听得有下人通传说是颖王世子来了。符念念本以为早晨闹了那么一出,朱宁棹跟着符燕燕不会再来的,可是没成想朱宁棹杀了个回马枪。她忙叫白茶把东西收起来,自己草草理理衣裳和头发,才去见朱宁棹的面。
符念念规规矩矩地行了礼,轻声唤道:“世子。”
“念念,你怎么又叫我世子了?”朱宁棹大步走进屋中,“你姐姐她们都管我叫表哥,你也叫我表哥就好。”
符念念低着头淡淡笑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念念不敢越矩的。”
朱宁棹没接她的茬,话题一转又说:“你错嫁的事情燕燕方才跟我细细说过。”
一听到这里,符念念面无表情地敛起笑脸,站在原地无话可说。
其实本来也没什么对朱宁棹好说的。
“念念,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我知道这事定然不是你的本意。”朱宁棹抿抿嘴,“我专程过来找你,就是想劝你不要太失落。”
“多谢世子。”符念念气若幽兰。
朱宁棹愣了愣,连忙又说:“况且我还有些话要跟你说的,是你一直关心的事,你让白茶他们先出去。”
符念念闻言,只好轻轻撒出个眼神,白茶就带着软软和茉莉一起到侧屋去整理东西。朱宁棹坐在符念念身边,刻意压低了声音道:“念念,他回来了。”
“他?”符念念听得一知半解,眉梢轻轻一挑。
“没错。”朱宁棹点点头,“你不用瞒着我,我知道你一直在等苏暄。”
符念念心下一凉,顿时感到头昏脑沉。
“苏暄就在锦衣卫任职,据说是为太子救驾有功,才破格封官归京的。”朱宁棹的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在桌上轻轻扣着,“可惜眼下又是这样的情况,你要是有什么话,不若我替你传给他?”
符念念倒吸一口凉气,不知道朱宁棹安了个什么心。朱宁棹若是真像自己说的那样对她存了一份好意,凭他颖王世子能做的难道只有带话?
她望着朱宁棹的眸子里隔着一层戒备,让人无法轻易看透。
朱宁棹见符念念犹豫,连忙将身上的玉佩解下,搁在符念念面前,“你自己去找比我去更合适,冉家人要是不同意,你就拿着这个震一震他们。”
“世子唐突了。”符念念眉头一皱,把玉佩推了回去。
她的声音很和顺,语气却不容置喙,“念念如今已嫁为人妇,怎么敢公然勾三搭四?世子的东西自然更是不能收的。”
“念念,我对你只有一番好意,你不要多想。”朱宁棹又推了推,“我就是怕有人欺负你。”
世子的这一番话说得如此情真意切,恍惚间就让人觉得是真的,仿佛方才质疑符念念故意替嫁的人根本不是他。
符念念脸上出现一抹似有似无的笑。
欺负她的人还少吗?
她索引将玉佩塞回朱宁棹手里,丝毫没有要收他东西的意思。
朱宁棹也正苦恼符念念不肯收他东西,就见门帘被挑起来,符燕燕错愕地望着屋里的两个人,“符念念,你这个***。”
她说着一把将朱宁棹的手拉过去道:“你竟然还在府里和表哥勾勾搭搭?真是贱皮子,下等货色。”
与此同时,玉佩从朱宁棹指尖骤然滑落,掉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三个人几乎是同时停住,符念念顿觉得又是一场祸事要起,她微微颔首,一语不发。
“符念念,东西被你砸了,你是不是还指望着我们替你赔?”符燕燕眉梢一吊,骂骂咧咧道。
“不是我砸的。”符念念的声音不大,语气却很坚定。
朱宁棹眼见冲突又起,连忙横在姐妹两人中间摆手,“算了算了,也不是什么珍贵东西。”
符燕燕松开拉住朱宁棹的手,径自站在符念念面前,又扬起手来,“我这个姐姐今天就治治你这下等人的毛病。”
“三姐姐,凡事点到为止。”
她话音没落,却被符念念抓住了胳膊,符念念虽然不高,力气却不小。符燕燕怎么都摆脱不开,无奈之下只好趁着符念念不注重,重重地推她一把。
符念念毫无预料,忽然被符燕燕推这一下,整个人都失衡向后跌落过去。说时迟,那时快,她只觉得自己落入了一个人的怀里。符念念还没来得及回头,身后的人便搂着她一个侧身,符燕燕推了个空,自己反而重重跌在地上。
熟悉的声音紧接着从符念念耳后传来。
“你们英国公府这待人的礼仪还真是非凡。”

她撩完就想踹人跑全文在线阅读出色完整章节

符念念连忙回头,这种可能她不是没想过,只是一直在用理智劝服自己,然而情况往往还是出乎意料之外,冉至真的来了。
符燕燕从小到大没有出过这样的洋相,如今当着表哥朱宁棹的面,又忽然看到冉至出现在面前,整个人扑在地上半天没回过神来,只有她贴身的婢女连忙上前将她扶起,却还白白糟了符燕燕几句斥责。
冉至丢开手朝前几步,站在符念念身侧,他只着深衣幅巾,却掩不住温其如玉的相貌。站在边上的朱宁棹也看得愣神,堂堂颖王世子,自然气质非凡,可朱宁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隐隐有些自惭形秽。两个人同时站在屋里,一个锦衣华服,一个简衣素饰,骤然形成了最极致的对比,仿佛也是云泥之间的差别。
听着响动的白茶和茉莉这才带着软软出来,白茶刚要捡起地上的碎玉,被茉莉轻轻一挡,替了她。
茉莉将碎玉奉在朱宁棹面前。
“世子,这是您的东西。”
“茉莉,玉都碎了,去夫人回门的物件里挑块最好的拿给世子吧。”冉至淡淡说了一句,听不出是个什么语气。
朱宁棹又摆摆手,“不妨事,妹妹们也不是故意的,若我揪着不放,那倒是小家子气得很。”
他嘴上说这话,眼中还在不断的打量着冉至。原来这就是这两年在朝上如鱼得水的冉至,是那个年纪轻轻就加封三孤的状元郎,是大明唯一一个破格没有从翰林院熬起便直接入阁的大学士。
符家攀上的亲果然是不同凡响。
被扶起来的符燕燕又急又气,望着冉至轻轻瞥她的眼神,满腔的话到嘴边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她目中的冉至明明是笑着的,笑脸挂在他脸上那么和谐,可偏偏只用一眼,符燕燕就觉得自己冷汗直冒。
她在害怕。
怕的竟然是这个原本会成为她夫君的男人。
朱宁棹和冉至正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英国公符堇千也到了。
符念念的小屋顿时局促起来,没想到今天一下能招来这么多人。符堇千显然也觉得如此行径不合待客之道,连忙给冉至做出个“请”的***,“还请世子和冉少傅到正厅喝茶叙话,若不嫌弃,稍后便可以在府中用午饭。”
符堇千说着给符燕燕的婢女使了个眼色,小婢子连忙带着符燕燕回屋,另一边的下人们也将朱宁棹迎走。
国公府的女儿错嫁,这事说小不小,说大不大,符堇千只怕亲家变冤家,那就未免得不偿失了些。当前派去冉家传话的人都被冉至打发了回来,符堇千摸不准冉至究竟是什么态度,故而一听说冉至和符念念回门,这就上赶着来找人。
符念念总不会凭空出现在符燕燕的花轿里,这事国公府脱不了干系,故而符堇千这几日将事情压着细细盘查了好几遍,偏生就是找不出任何破绽来。
符堇千心里觉得这事情背后一定有个详密的计划,凭符念念一个人,不可能完成。
若说是冉家做的,那费事费力只为了和英国公府交恶,那未免也太得不偿失。眼下符燕燕被替婚,谁也怀疑不到她头上,但符老夫人却未必不会想出这种点子,一方面可以让他这个英国公颜面扫地,一方面又能让符念念嫁个下辈子都求不到的好夫婿,把符念念拉拢到他们身边去。
符堇千怀疑过,但他有些不确定。究竟符老夫人怎么舍得让自己的幼女符燕燕被人指指点点?除非她们早就已经给符燕燕盘算好了下一门婚事,这样一来,假如冉至看不上符念念是个庶女,符燕燕便可以抬进冉家,若是冉至不愿意,那符燕燕转头就可以嫁给别人,反正对她们来说百利而无一害,善后都是他这个英国公的事。
而后,符堇千就看到在符念念屋里拉拉扯扯的符燕燕和朱宁棹。
一切都顺理成章了,符堇千有一瞬间失神,发觉自己似乎暗戳戳叫人摆了一道。
“少傅和念念回门,未能出门相迎,是我招待不周。”他苦笑起来。
“原来国公爷还知道今日是我和念念回门的日子?”冉至笑脸未减,“冉至还以为国公爷日理万机,浑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
“少傅说笑了,如此重要的事情,我怎么会不记得?”符堇千连忙赔笑,“少傅是我们府上的座上宾,念念又是我的幼妹,于情于理,也不能怠慢你们。”
“可我却瞧着已经怠慢了。”冉至神色依旧,语气不咸不淡,“国公爷原是说好将三小姐嫁予冉至,可偏偏将四小姐送过来,看眼下场景,难不成国公是把冉至当成了轻浮孟浪之徒随便打发?”
符堇千一愣,心想着主场已到,冉至果然提起了这茬。
符念念就站在边上,冷眼看着。
符堇千拱手行了个礼,“少傅玩笑话,念念乃是家父最疼的幼妹,少傅何许人也?英国公府怎敢糊弄少傅?只是错嫁这事,实在是我疏忽,不知哪里出了错,误将念念抬到冉府。如今国公府只愿能弥补过失,若是少傅不嫌,我们再赔八抬大轿,将燕燕也送去。”
“送来?拿什么名分送来?”冉至问得谦恭有礼,符堇千却只觉得为难。
“这……”
“你们想让我纳念念做小,再娶一个符三小姐当正妻?那你们把念念当什么?别人又该怎么看我冉至?”冉至的语速不疾不徐,声调也极为温吞,“这究竟是在弥补过失?还是想让人看我们冉家的笑话?国公爷犯了错反倒要为难我?”
“少傅思虑周祥,堇千惭愧。”如意算盘没能拨转,符堇千只好不动声色地擦了擦额上的汗珠,走一步看一步。
自苏家倒后,符家皆是依附着冉家才能好好坐着这个国公爷爵位。冉至性子虽好,可能有如今的本事,符堇千也知道他绝不是个好惹的人,这样的人他断断不敢轻易得罪。
不过也好在冉至并未刻意为难,只是符堇千心中顿时明了,话说到这个份上,想让冉家把符燕燕娶走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符堇千又客气了几句,最后只能没趣的离开。
软软这才跑到冉至面前,抬头打量他,像看着什么新奇的宝物,半晌终于张口问道:“哥哥,你是谁呀?”
符念念连忙蹲下身对软软说:“软软,不要没礼貌,这是少傅大人。”
软软对符念念点点头,又抬头问冉至,“哥哥,少傅是什么?”
“少傅,就是很大很大的官。”
“比咱们府上的国公还大吗?”
符念念一时被软软问得语塞,这其中关系错综复杂,符念念竟也不知该怎么对软软解释,她正有些犯愁,冉至便顺势蹲在符念念身边冲着软软笑,温声对他说:“少傅不是什么大官,姐姐只是想告诉你‘敬人者人恒敬之’,软软敬别人,别人也自会来敬你。”
软软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他仔细看着冉至,只觉得面前的大哥哥又亲切又温柔,故而也朝冉至咧着嘴笑起来。
他轻轻拉着冉至的袖角说:“少傅哥哥,你以后可不可以经常来我们府上玩?”
“软软……”符念念暗自朝软软摇头,告诫他不要失礼。在符念念的记忆中,冉至向来尊礼重法,虽然性子温顺,却也没见过他和谁过分亲切。软软贸然与他亲近,搞不好会惹得冉至不快。
然而冉至却并不介意,他脸上的笑意更甚了,随即便说:“那软软想不想去我府上作客?”
此话一出,站在边上的符念念和白茶接连停住。主仆两有些错愕的望着对方,心中皆是思绪万千。
白茶自打见到冉至就已感叹他惊为天人的相貌,眼下短短接触之后才发现,冉至的性子更是温润如玉,就连方才同符堇千对话也是不卑不亢彬彬有礼,不动声色之间就替符念念撑了一把腰。
“真的可以去少傅哥哥家玩吗?”软软一脸欣喜,但是又很快扭过头去打量符念念的神色,眼神中满含着期望。
“当然可以。”冉至伸手拖着软软将他抱起,“少傅是很大很大的官,你姐姐也要听我的。”
冉至说话间顺着软软的视线一同望向符念念,不知怎么的,符念念也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她便别过脸偷偷勾起嘴角笑。
冉至眼中透出一种慰然之色。
他说:“念念,把你的东西都带走吧。”
符念念转过头认真地看着冉至,只觉得他这话说得似是发自内心,没有高高在上的态度,更没有事不关己的漠然。符念念一直觉得冉至性子虽好,但打起交道来却总像是隔着一层什么,让人猜不透,摸不着。可是现下冉至说得很认真,一瞬间让符念念有了这是什么头等大事的错觉。
“国公方才说府中备了午膳,既然是回门,按着规矩,念念是不是也该见过夫人?”符念念忽然觉得自己多了些底气,便又说:“我还想……再替母亲种在后院的鸢尾话培培土。”
“那咱们一件一件来。”冉至没有反对。
符念念抿着嘴点点头,眼中带着掩不住的欢喜。
虽都是上辈子经历过的事,但不同的抉择又让一切多多少少发生了变化。符念念上辈子和冉至的接触有限,死在苏暄手中后又总是担惊受怕,故而自错嫁进冉府的这几日来,她未曾真正放下心。只是虽为错嫁,冉至依然认真待她,这几日同冉至相处下来,符念念隐隐觉得他似乎真的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现下冉至是摆明要做她的靠山,符念念便自觉又乖巧地跟在他身后。
午膳设在正厅,除过已经离开的朱宁棹,符家人已经悉数到齐,符堇千和自己的母亲正说着什么,符鸢鸢哄着尚在襁褓的幼子顾不上其他。老夫人坐在符堇千左侧,而方才为难过符念念的符燕燕则专程重新妆扮过,换了件明亮鲜艳的新衣裳,坐在屋里最是点眼。
婢女们才一替冉至打起帘子,厅里便顿时静下来。
“冉少傅来了。”符老夫人连忙笑脸相迎,请冉至落座,又很周到的叫人将软软抱去另一边的位子上,这才热络地问候起冉至来。

小编今天推荐理由

小说情节最婉转曲折,人物关系最错综复杂,文笔最漂亮,抽丝剥茧引人入胜本来就难,真的非常值得推荐!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