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暴戾太子的小娇娘(苏澜赵燚)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暴戾太子的小娇娘(苏澜赵燚)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暴戾太子的小娇娘(苏澜赵燚)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10-20

小说内容介绍

主角是苏澜赵燚的小说,暴戾太子的小娇娘全文在线在线阅读哪里可以看?但是,假如这是太子殿下精心布置的请君入瓮,他会愿意因为一个无足挂齿形同虚设的妻,而放过这些想要刺杀他的人?

小说内容介绍

当朝太子性情残暴狠戾嗜杀,年已二十仍无人敢嫁,皇后仁慈,将亲侄女许配给他!
在满京城同情的目光下,瑟瑟发抖的新娘子嫁进了东宫。
新婚夜她缩在婚床的一角,看着逼近的太子,想哭又不敢哭出来,泪落涟涟,好不凄美,哭的那阴狠残忍的太子心生意动,哑声道,“只要你讨得孤欢心,孤就留你性命。”
为了保住性命,她使出浑身解数,却不料,只因她软绵绵的娇弱,就得到太子垂青。
从此以后,日日夜夜,他都伴在她身侧。
而她成了暴戾太子的心尖尖,他一路护着她宠着她,成为最尊贵,最让人羡慕的女人!

暴戾太子的小娇娘全集免费阅读

三夫人张氏早饭都没用完,就听说太子陪太子妃归宁了,一进府还先来了个下马威,把当时在场的下人全都打了二十大板,可把张氏气的不轻,这到底是谁的地盘!竟然不问过主人就擅自责罚她的奴才!
当然,张氏虽然义愤填膺,又怎敢跟赵燚理论,连去拜见都不敢呢,自然就把这笔账算在苏澜头上。
苏澜倒好,她是给她脸才主动去“拜见”太子妃,又让她和苏聿那个蠢货先说会儿话,她反倒拿起乔来,竟然只吩咐一声就让自己过去拜见,还抬什么皇家脸面来压她!
也不瞧瞧带来的回礼都是些什么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是可忍孰不可忍!
小贱Ⅰ人!
真以为嫁了人就是太子妃了!还在她面前端起架子了!当初是谁天天定时定点跟她请安啊!
这才出嫁几天就忘了在国公府的规矩!且不说她一个小丫头片子在十八层能活多久,那食人鬼能还不定能当几天太子呢!
哼,且让你再自得一时!
等他们三房拿到爵位,看她怎么收拾她!
等苏澜再看到张氏时,又是慈爱的长辈模样,拉着她手,先问她这几天在东宫过的如何,可别报喜不报忧,苏澜自然说,真的挺好,张氏就又问,那怎么大婚第二天没进宫拜见皇上皇后?皇后娘娘可担心的不得了。
苏澜的笑脸就变得勉强了,“我也想去拜见姑母的,可是薛嬷嬷不让去。”
至于为什么不让去,她没细说。
张氏看着她,心思百转千回。
她自然也知道薛嬷嬷是谁,没想到一个太子妃竟然受制于一个奴才,说出去可真让人笑掉大牙!
没出息的东西!就算你是太子妃,也守不住苏聿的世子之位!
这对她来说可是好消息。
“那今日怎么能回门了?”张氏接着又问。
苏澜微微低头,腼腆又羞涩地说,“昨天夜里,我求了太子哥哥,他就同意了。”
这话的含义可太丰富了!
原来就算是食人鬼这种没人性的东西,也是能吹枕边风的!
好事!好事!
那就让小贱人先跟薛嬷嬷那个老虔婆斗起来!把东宫搞得更乌烟瘴气!太子被废,指日可待!
不过,张氏倒是想起件很重要的事,得确认清楚,“你和太子殿下,应该圆房了吧?”
苏澜面色一黯,咬着唇,很是难以启齿的样子,张氏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废物!
白瞎了这张脸,这副好身段!竟然连个男人都勾不住!
“澜姐儿,你别害羞,听三婶一句话,这女人一旦出嫁,最重要的是什么,那就是子嗣啊!只要有了孩子,地位稳固,就算太子殿下哪日……”张氏顿了顿,点到为止就擦过,“那皇上看在小皇孙的份上,都得护着你啊!”
“我都明白的,可是太子哥哥他……”苏澜羞耻地都快哭了。
不会是食人鬼那里不行吧?
张氏也吃不准,想了想说,“你出嫁前不是给了你药嘛,你先试试,要是还没用,回头我再给你弄点别的。”
“可是,万一太子哥哥知道我动了手脚,会不会大发雷霆啊?”苏澜忐忑地问。
张氏一副“这你就不懂了”的表情,压低了声音说,“三婶之前不是就跟你说过了嘛,传闻太子不近女色,自然不懂其中滋味,等他试过一次,自然就懂其中妙处,只会食髓知味,恨不得一天来个,咳咳……而且不只男人,就是咱们女人,也会乐在其中的。反正你相信三婶,三婶是过来人,绝不会坑你!”
张氏说的,苏澜一个黄花大闺女,听的一懂半懂,臊的满脸通红,***道,“三婶说什么呢,澜儿听不懂!”
张氏瞧着她***的神态,那双素日如清泉的眼睛,此刻潋滟含情,如同沾了最烈春ⅠⅠ药的钩子。若非她也是女子,只怕也被钩的欲罢不能。
狐狸精!
张氏心里先骂了句,嘴上却说,“对,就是这个样子,你再给太子用些药,在他面前就这副神态,别说他是太子,就是佛爷也得破戒!”
“三婶!再说我不理你了!”苏澜羞恼地说,红唇微微嘟起,这生气的模样,叫张氏都有点意动,想去抚Ⅰ摸那娇软的唇。
真是见了鬼了!
张氏深深地吸了口气,怕自己再有莫名其妙的念头,敷衍几句就赶紧离开了。
反正该说的重要事,她都已经说了。
得知那食人鬼还要在国公府用午膳,张氏赶紧吩咐人去把三老爷苏晋叫回来。
可惜的是,即使三老爷是吏部侍郎,是皇后胞弟,赵燚也丝毫不给面子,只自己单独在书房用膳,连拜见的机会都不给三老爷,这让三老爷恼羞成怒的同时,又暗自有些庆幸,谁知道那食人鬼会不会忽然发疯把他给吃了!
不过若苏晋知道就是苏澜也没资格陪赵燚一块用膳,不知会不会安慰一点。
到了下午,苏聿就该出发去书院了。
苏澜送他出府,万般叮咛,才依依不舍放手,看着苏聿上马车离开。
“太子妃,外边热,回吧,免得中了暑气。”商嬷嬷在身侧撑着一把竹青伞遮阳,温声劝道。
苏澜等那马车越走越远,消失于视线中,幽幽轻叹,回身正对着商嬷嬷,轻声道,“嬷嬷,我与聿哥儿都不在,府里的事就拜托您了。这偌大的国公府,我能信任的人,也就只有您了。您千万要保重自己。”
商嬷嬷眼一红,“澜姐儿!这是说的什么话,这都是老奴的本分!老奴和夫人一起长大,又看着你和聿哥儿长大,说句僭越的话,在老奴心里,你和聿哥儿就像我亲生的孩子一样,谁伤害你和聿哥儿,谁就是我的仇人!就是拼了我这条老命,我也不会放过她!”
“嬷嬷,我都明白,所以,您更要保全自己!这府里重要的东西我都已经带走,剩下的物件,也就是阿爹的书房还有些价值,不过三房也稀罕那些书,不会乱来,其余的,做做样子护一护就好!还有蒋叔,他虽然已经投靠了三叔,但还是念着旧情的,些许小事,可请他周旋一二。至于三婶那儿,她知道你如今已是良民,轻易不敢对付你,不过还是小心些的好。”
“太子妃放心,老奴心里有数!”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往书房走,这个时辰,也差不多该回东宫了。
但,还没走近,苏澜就敏锐地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太子妃,似乎有人在打架?”商嬷嬷不太确定地说,语气很是困惑。
打架?
殿下在买个院子,谁会那么不开眼去那儿打架?
何况还有浓的快让人作呕的***味!
苏澜憋着气,倏然想起,昨夜里殿下对她要回门的事还没吭声,今早却忽然说要跟她一起回国公府,还一反常态地竟然待了这么长时间。
虽然苏澜不明白殿下在打什么主意,但此刻,她大约猜到,殿下今日反常的行为,或许就是为了这个“打架”。
苏澜略一沉吟,就抬脚欲过去,被商嬷嬷拦住,担忧地说,“太子妃先别过去,万一有危险。”
苏澜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娇柔的声音布满了信任,“嬷嬷放心,太子哥哥在里面,不会有危险的。”
虽然对院子里的情形已经有所猜测,但真的看到,还是让人大吃一惊,本能地惧怕害怕。
入目所见,那院子里已经横七竖八地躺了十来具尸体,有穿黑色夜行衣蒙着面的,也有穿着太监服饰的,而院子里还有十人左右在缠斗,看起来相当惊险。
苏澜胆战心惊,怕的不由自主和商嬷嬷互相搀扶着,仿佛会感觉安全些的同时,不忘仔细注重院子里的情形。
那十人,有四个是黑衣人,余下六个皆是太监。
双方人数相差不大,看起来还勉强势均力敌,但,赵燚,太子殿下,站在书房门口,神情漠然,眼神凶戾,身边还有两人保护着。
这意味着,至少在殿下看来,那四个黑衣人已经不足为虑,唯一要考虑的,大概是如何活捉。
这让苏澜略微心定了些。
但谁也没料到,变故发生的如此之快。
苏澜看着场上的打斗,眉心刚拧起,觉得其中一黑衣人的身法忽然变得希奇,紧跟着,就见那人竭力跳出来,眼前如一阵飓风闪过,那黑衣人竟是到了自己身后,掐住她的脖子,大喝一声,“都住手!否则我马上掐死她!”
那一嗓子,中气十足地响在耳边,就像狂敲铜锣,震的她耳膜刺痛无比。
眼前景象发黑,什么都变得模糊了,呼吸变得困难,四周声音也消散,商嬷嬷那一声痛喊远的仿佛在天际。
但是,在离她数丈远的书房门口,那个
冷戾肃杀的身影却似被一个光圈包围,在她眼里无法消散。
“太子……咳……哥……哥……”她拼了命的想抠开黑衣人的手,挣扎着艰难地出声,向那个人求救。
但是,假如这是太子殿下精心布置的请君入瓮,他会愿意因为一个无足挂齿形同虚设的妻,而放过这些想要刺杀他的人?
平心而论,换作是她,她不会。
苏澜眼里的光,渐渐黯淡,看不清赵燚的神情。
不能怪殿下,不能绝望。
这些年她都靠自己,这一次她也一样!
哪怕,可能会暴露自己!
万幸的是,黑衣人只是要她当人质,并不是真的要她性命,所以,她还有一丝冷静,一丝力气,掩在广袖下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探进随身携带的香囊。

暴戾太子的小娇娘全文在线阅读出色完整章节

早在黑衣人大喝之时,缠斗的双方迅速停手。
不管太子和太子妃究竟是个什么关系,那都是太子的妻子,没有太子的吩咐,谁也不敢罔顾太子妃的性命!
但谁也不敢大意放松,究竟谁也拿不准赵燚到底什么意思。
“殿下,怎么办?”井大担忧地问,面上流露出一丝怜悯不忍——太子妃那样弱质纤纤的女子,被残暴的刺客当***质,却把殿下当成救命稻草,那断断续续虚弱的求救,听的人心都快要碎了。
可她求救的对象,是太子殿下啊。
太子殿下怎么可能……
井大这句腹诽还没在心里写完,忽然就听到一个声音,“放他们走!”
声音森冷无比,冻的人直哆嗦。
井大惊愕地瞪圆了眼,不敢相信这话竟然是从太子殿下嘴里说出来的。
但,竟然是真的!
赵燚声音一落,场上太监马上收手后退一步,泾渭分明地分成两拨人。
但难以置信的不止井大,就连这些黑衣刺客也怔了一瞬,而后才震动地戒备地往苏澜那个方向退。
这些人,连为同伴收尸都来不及,就带着苏澜迅速地出了国公府。
虽然那些太监仍是紧紧跟着,但只要这个看起来还挺有用的太子妃在手,他们就有机会逃!
苏澜几乎是被那黑衣人拖着走的,同样处在不可思议的震动中,都忘了害怕,忘了疼痛,都没察觉她已经可以正常呼吸了。
殿下,竟然为了她,真的放过了这些刺客?这些他精心布置才引出来的刺客?
为什么?
因为她……的肉,的好玩程度,超过了这些刺客的身份?
“得罪了!”苏澜恍恍惚惚的,就听到黑衣人忽然说了这么一句,接着背上被人拍了一掌,她就像玩投壶时抛出的箭一样,在空中飞扑了出去。
苏澜惊慌紧张的下意识闭了眼,已经做好在自家门口摔个狗啃泥的预备。
噗的一声,不是她摔倒在地,是赵燚接住了她,但,他的身子都硬邦邦的,这么撞上去,只觉肺腑都要撞飞出来了。
“太子哥哥……”但这可不是喊疼抱怨的时候,苏澜一睁眼,水雾蒙蒙地望着头顶阴寒苍白的脸,柔柔喊了声,娇软的声音感动又赤诚,仿佛有诉不尽的情意。
奈何太子殿下不解风情,不但没有怜惜之意,目光更是冷寒,警告似的扫过她,没什么血色的薄唇冷冷道,“不必追了。”
却是吩咐身后的太监们。
“回。”他又开口,简单霸道的吩咐,苏澜便是七窍玲珑心,也要愣一会儿才明白他说的,是回东宫。
侍从牵来赵燚的坐骑时,商嬷嬷鼓足了勇气往前靠近了些,担忧地望着还靠在赵燚怀里的苏澜,“澜姐儿,可有伤着?记得看太医啊!”
因怕声音太大吵到赵燚,她声音轻的几乎是只做了口型。
苏澜不便说话,微不可查地微笑着摇头,示意商嬷嬷放心。
方才她虽然是被黑衣人一掌拍出去,但那人仿佛还刺有刺道,虽然挟持利用了她,并没有真的想伤害她,那一掌,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也可见此人武功有多厉害。
马儿牵过来,赵燚松开了苏澜,苏澜忽然没了支撑,身子一软就要摔下去,赵燚及时伸手一捞,对上那双无辜的像麋鹿般清透的眸子,却是双目一瞪,极是凶神恶煞,也不废话,喝斥道,“上马!”
还赖在他身上想干什么!
他喜欢她软绵绵的肉也不意味着他乐意在身上时刻挂个肉球!
“太子哥哥,澜儿实在没力气了。”苏澜委屈地说,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连蹙起的眉都是娇弱的外形,委实是很能软了人的心肠。
“没用!”赵燚不客气地嘲讽,双手掐着她的腰肢直接举起她放到马背上。
苏澜“…………”
怨不得身份尊贵,英俊无匹,才华过人的太子殿下至今才成亲!
很快赵燚也上了马,坐在苏澜后面,牵起缰绳,正要离开,苏澜忽然想起早上那痛不欲生的经历,忙转了头过去,楚楚可怜的请求,“太子哥哥,能不能骑慢些?澜儿受了伤,实在受不住那风驰电掣的速度了!”
赵燚拧起了眉头,嫌弃之色毕现,那烦躁的神情叫苏澜都觉得下一瞬会被他扔下去,然而,马儿跑起来后,虽然也不似她想象的悠闲,但的确比早上慢了不少。
苏澜就抿唇笑了,眉眼里都是欢喜,她头抬起了些,以仰视的姿态,娇娇地说,“太子哥哥,你对澜儿真好!澜儿能嫁给你真是三生有幸呢!”
赵燚像看神经病一样睥睨着她,下颌正好擦过她鬓边乌发,柔软的细发拂过冷硬的线条,像在挠痒痒,很不***。
他抬手摁在她头顶,如辣手摧花一样***往前推,让她的头离他远些。
苏澜“…………”
轻轻吸了口气后的苏澜忽然想起了什么,又转过了头,避开了和赵燚有可能触碰的可能,仍是乖巧柔婉的样子,还有些担心,“太子哥哥,刚才那些是刺客吗?他们要杀你?他们到底什么人,怎的如此胆大包天,敢刺杀当朝太子?!”
赵燚一声冷酷的嗤笑,擦过她因担忧而眸色显得有些深的眼。
装的倒挺天真无邪!
谁最想他死,她心里没数?心里没数会千方百计地接近他,不动声色地勾Ⅰ引他?
“你已经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苏澜惊奇道,脸上转眼变成崇拜,“太子哥哥真厉害!这么快就已经知道真相了!太子哥哥可以告诉澜儿他们是谁吗?想谋害太子哥哥的人,也是澜儿的仇人!”
但少女真挚的钦慕并没有让冷酷无情的太子殿下有一丝的感动,反而觉得她聒噪无比,厌烦地拧起眉头,凶神恶煞地斥道,“闭嘴!”
再吵就丢下去!
并且加快了速度。
苏澜神色一黯,默了默,小小声说,“澜儿就问最后一句,刺客是风云山庄的人吗?”
赵燚有些意外,“为何?”
简单两个字,难为苏澜也懂了,他问为何她觉得是风云山庄的人。
“因为那些刺客很厉害啊,竟然差点和太子哥哥的人打成平手,除了有天下第一庄之称的风云山庄,还有谁有这样的本事!”苏澜理直气壮地说,小脸上都是自得,仿佛还在期待他夸她你真聪明。
“胡言乱语!”
还以为她能有什么见地,不过是多看了几本无聊的话本。
“怎么能是胡言乱语!”苏澜有些不服气,撅着嘴轻声说,“澜儿记得挟持我的黑衣人的模样,回去澜儿就画出来,太子哥哥让人去风云山庄一核对,就知道澜儿不是胡乱揣测了!”
事实上,苏澜也没有十分的把握确认那些刺客就是风云山庄的人,实在是这些人虽然武功高强,但阴狠毒辣招招致命的武功路数,更像是在处处绝境中摸索出的,反而不轻易看出他们究竟师承何处,直到黑衣人为了挟持她脱离战场而使出一招风云山庄的绝学,一线生气。
这一绝学乃风云山庄不传之秘,唯有山庄嫡系才能习得,还得有深厚内力并绝顶轻功方可,不然又如何在险象环生中觅得一线生气。
因为会这门***的人不多,用到的机会更少,是以江湖中人知道的并不多。
苏澜也是因缘巧合下在宫里藏书阁一个落了一寸厚的灰的箱子里看到了那本《百家武林》的书才知道的。
所以,她觉得那黑衣人极有可能就是风云山庄的人!
只要能找出这个人,就能跟殿下证实她的能力,进而慢慢地,赢取殿下的信任,就可以跟殿下合作,助她复仇!
“画出来?”赵燚复又被她引起注重,声音里有些迷惑。
“对啊,澜儿可厉害了,画工一流,只要是见过的人,都能把他的模样分毫不差地画出来。”
赵燚并不认为那些刺客是风云山庄的人,原因无他,武功路数完全不对。
但,他对苏澜自夸的本事有些期待。
期待她为了赢取他的信任究竟能做到哪一步。
于是两人回东宫后,赵燚就叫人备好了笔墨,让苏澜画出刺客的肖像。
井大已经从赵燚的吩咐中猜出了关窍,颇是震动,没想到看起来柔柔弱弱就像一朵经不起一丝风浪的小娇花还有这等本事。
他在旁磨墨,看着苏澜一笔一笔后厨眉眼,很是传神,完全和他所看到的刺客能重合在一起。
但是眼睛以下的部分怎么画?究竟都蒙着面呢。
然后井大就看着苏澜很写实地画出一张蒙着面的脸,也就只能辨出一双眼睛的样子。
虽说吧,一个人的眼睛对容貌的影响至关重要,但只有一双眼睛的脸,能称得上什么脸?
井大的震动欣赏已经变成无语,甚至同情怜悯,心想着这要是让殿下看到这幅肖像,怕不是得生吃了她!
唉。
他在这儿瞎担心着,那苏澜却像个没事人一样,还拿起画像仔细端详,仿佛很是满足自己的作品。
唉。
太子妃不急太监急!

小编今天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似乎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