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乔韶贺深)完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在线阅读
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乔韶贺深)完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在线阅读

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乔韶贺深)完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10-20

小说内容介绍

主角是乔韶贺深的小说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拼命熬夜刻苦学习的乔韶又是全班倒数第一。成天睡觉也能考满分的贺深买了瓶饮料打算安慰下傻同桌。

乔韶贺深小说摘要

拼命熬夜刻苦学习的乔韶又是全班倒数第一。
成天睡觉也能考满分的贺深买了瓶饮料打算安慰下傻同桌。
然后他看到了乔韶落下的手机里弹出的信息——
爸爸:儿子不慌,考不好没事,爸刚给你订了辆新跑车。
爷爷:孙儿不急,考不好没事,爷爷给你买了辆新游艇,快去散散心。
姥爷:外孙不哭,考不好没事,姥爷的几十亿家产都是你的。
贺深面无表情地把两块五一瓶的饮料丢垃圾桶。
安慰?拉倒吧。

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完整完整章节阅读

第7章  记住了,我叫贺深。

“不是……老师……”
乔韶一句话没说完,贺深已经上前握住了他的胳膊,“走吧,同学。”
看到他眼中的戏谑,乔韶福至心灵,顿悟了!
什么国际班什么楼骁什么舍友。
根本就是一班贺深他同桌!
老唐见他俩关系不错,笑呵呵地招呼道:“回座位吧,马上上课了。”
乔韶如同那被被赶上架的鸭子,一瘸一拐还有点悬空嫌疑地回到了座位上。
贺深坐他旁边,逆着阳光对他笑了笑:“乔韶?”
‘韶’字他读的是二音,因为乔和韶最后的拼音都是‘ao’,乍听之下竟很像韶韶也有点像乔乔。
乔韶赶紧纠正他:“是韶!”四音!
没想到这学渣知道的还不少,只听他说道:“以梦为马,不负韶华,难道不是这个韶?”
是这个,这个字也的确是二声,但是……
乔韶道:“我们那边方言都读四声。”
二声太烦了,听着一点不霸气。
贺深应道:“原来如此。”的确有这样的情况。
事到如今,乔韶当然明白了,他一直当成楼骁的男人其实是自己的同桌贺深。
什么校霸学渣,其实就只有一个学渣。
他想想这一两天发生的事,觉得也不怪自己眼瞎。
当时他和陈诉离得那么远,他哪知道陈诉说的是哪个?
之后贺深还在楼骁的床上睡觉,加重了他的误会。
而他这同桌更是奇葩,一上午四节课,趴在桌子上睡得像头猪,他又没有从后脑勺识人的本事,怎么分得清!
乔韶自我分析一番后,迁怒了。
他早上叫了一声楼骁,贺深却不解释,这家伙是故意的!
乔韶气不过道:“你明明就是贺深,为什么不说清楚?”
贺深抓住的却是他的发音错误:“贺森?”
乔韶一急,把深给念成森了。
贺深好心给他找了个台阶:“这也是方言?”有些地方是会这样分不清。
然而这对乔韶来说真不是方言的锅,是他自己叫错了。
不过有台阶在眼前,不下白不下,乔韶道:“嗯……”
贺深:“行吧,贺森也比楼骁好听。”
乔韶:“……”
他听出他是在打趣他!
见小孩气鼓鼓的,贺深又萌生了坏心思。
贺深:“原来你们方言里s和sh不分?”
乔韶分的听明白的,但这会儿也只能硬着头皮说:“有一点点。”
贺深等的就是他这句:“这样啊,”他故意拉长音,抛出重锤,“那在你们那地方,你的名字不该读乔韶,应该读乔sao吧。”
乔韶:“………………”
贺深慢悠悠地重复了一遍,用的还是一声:“sao——”
乔韶炸了:“闭嘴!”
贺深按住他胳膊道:“小声点,老唐在讲台呢。”
乔韶眼睛大得恨不得盯死他:“是你先胡说八道的!”
贺深很满足:“谁让你认错人。”
乔韶心啊肝啊肺啊得都气得生疼:“你还倒打一耙!”
贺深:“你认错人还叫错名,我就只是叫错名,咱们勉强扯平吧。”
乔韶惊了:这什么见鬼的歪理?
贺深察觉到老唐的视线,声音压得更低,凑近他:“记住了,我叫贺深。”
乔韶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脸……一巴掌呼他脑门上:“同学,别打搅我听课。”
贺深只觉得额头上的手凉凉的,他刚一动,乔韶的手已经收回来,坐得腰板挺直,目不斜视,心无旁骛——大概吧。
贺深也没再说什么,懒洋洋地看向黑板。
刚开学,老唐讲得都是最浅显的知识点,贺深早就滚瓜烂熟,没一会儿就犯困了。
昨晚又熬了一宿,饭钱全用来给小个子买药,他连早餐都没吃。
又饿又困又累,没一会儿贺神就趴倒了。
乔韶今天的听课效率明显不如昨天,他眼角瞄了瞄,发现睡神就位后,心里又是一阵叹气。
这家伙虽然不是校霸,但也没差。
性格坏,嘴巴坏,不良少年还学渣。
等还了买药的情,他就和他划清界限。
对了……药钱是多少来着?
乔韶看他那旁若无人的睡姿,都‘不忍心’打搅他了。
一节课结束,乔韶觉得脚踝有些涨。
平放着时没感觉,落在地上还是很不***的。
宋一栩一下课就回头道:“乔韶你脚伤得厉害不?”
乔韶赶忙道:“没事。”
宋一栩说:“我要是你早回家歇着了,干嘛要在这儿受罪,现在的课程不紧的。”
乔韶正要解释自己是何等热爱学习的好学生,他身旁的睡神就开口了:“现在怎么才重要了,基础打不好,后面能跟得上?”
宋一栩显然是有些怂贺深的,听他开口,立马无脑应是。
乔韶瞅瞅悠悠转醒的某人,心道: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似乎你基础打得好似的!
贺深转头,枕在胳膊上看乔韶:“脚踝怎样?”
他一脸睡意,头发散落在额间,声音还有点沙哑,饶是乔韶嫌弃他,也不得不承认,这张脸有点得天独厚。
乔韶的脚踝开始胀痛,但他不想落下课:“不要紧。”
贺深道:“疼的话我送你回宿舍休息。”
乔韶转头盯他:“是你想趁机翘课吧!”
贺深先是一怔,但很快他就明白了:“有点想。”
乔韶切了一声,掐断他的念想:“别想了,我不会回寝室的,下节还是数学课,我要好好听。”
这个三视图和直观图好迷糊,听了都不太明白,不听更完蛋了。
让乔韶意外的是,第二堂课铃声一响,睡神竟坐直了身子,还拿出了数学课本。
乔韶诧异问:“不睡了?”
贺深修长的手指转着圆珠笔:“也不能天天睡。”
乔韶心里想着:不睡有什么用,才不信你跟得上。
当然乔韶心地善良,不会打击他。
贺深翻开了自己的数学课本,乔韶瞥了一眼,无语道:“你这是上学期的课本吧!”
贺深垂眸:“哦,拿错了。”
乔韶无言以对,把自己的课本推到他面前。
贺深笑道:“谢谢。”
乔韶忍不住看向他上学期的课本,道:“你这书也太干净了吧。”
何止是干净,简直是崭新崭新的。
新学期刚开始两天,课本干净是常理,可上学期的还这么白净算什么?
这家伙到底有没有上过课。
贺深谦虚道:“我很爱惜课本的。”
乔韶默了默,打击他:“这叫爱惜?你难道不需要记笔记?”
贺深说得很自然:“有什么好记的?”
乔韶嘟囔出声:“也是,天天睡觉是没什么好记的。”
显然这小孩把他当成不学习的差生了,贺深一点都不想解释,还觉得很好玩。
他托腮看乔韶:“你成绩很好吗”
这话问得乔少爷有点虚,他腰板挺直道:“来东高,我肯定要考个好成绩证实自己。”
在贺深眼里,好成绩就等于第一名,他问:“想拿第一?”
乔韶没那么大野心,可话都说到这了,他硬气道:“这是我的目标。”
贺深幽幽道:“那可能有点难。”
乔韶听出他话里有话,竖起耳朵打听道:“咱们班成绩最好的是谁,是不是陈诉?”
贺深没出声。
乔韶握拳道:“没事,一次不行还有下次,我会努力赶超他的。”
可超了陈诉,也才刚到山脚而已。
贺深不忍打击他,拍拍他肩膀道:“加油。”
乔韶已经全身心投入到课堂中去了:“好了好了,不说话了,这里是怎么回事来着?老师刚才是怎么讲的来着……”
贺深余光瞥了眼,半秒都不用就能解出这道课后题,然而乔小韶同学……
任重道远啊,贺深觉得这小孩想拿第一,除非他放水,嗯,放一个西湖的水。
课间操乔韶理所当然地不用去了。
贺深是从来不去的。
乔韶好心劝他:“去锻炼下身体不好吗?”
贺深:“不用,我平常锻炼得够多了。”天天打工,运动量足够了。
乔韶想的却是不良少年天天把打架当锻炼。
贺深究竟是校霸是跟班,估计也是“战事”连连。
学生都走了之后,贺深才起身道:“我看看你的脚踝怎样了。”
乔韶只穿了双拖鞋,一抬起就能看到脚踝。
贺深打量了一会道:“怎么比早上更肿了。”
乔韶心道:还更疼了呢。
贺深抬头看他:“别强撑,回头恶化了,你必须得回家。”
这话让乔韶一惊,他道:“不、不会恶化吧……”他不想回家,也不想耽误课。
贺深顿了下,道:“我再给你涂点药。”
乔韶生怕脚踝严重,老实道:“麻烦了。”
贺深坐在旁边的座位上,将乔韶的脚踝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仔细给他抹药膏。
也不知道是药膏的原因还是把腿放平的缘故,总之乔韶的脚痛轻了很多。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两个女生的尖叫。
贺深和乔韶一起看过去,只见是胳膊上挂着检查员袖章的两个女生。
课间操是要查教室的,查到偷懒不出操的好扣分,这俩女生就是检查员。
而此时她俩捧着花名册,站在门口一脸难以形容的兴奋。
乔韶正要解释下,只听她俩道:“打搅了!我们什么都没看见!你们……你们加油!”
扔下这话,俩女生跑了。
乔韶:“???”
他一脸茫然地看向贺深:“什么情况?”
“没什么,”贺深十分淡定:“可能以为咱俩在搞|基吧。”
搞……搞什么?
天真无邪的小少爷三观被震碎。

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全文在线在线阅读

第8章  贺深:原来在你心中,我很漂亮?

现在的高中生懂得都挺多,乔韶因为环境问题接触少,贺深却是常年被“拉郎配”。
他和楼骁经常在一起,时不时被女生围观,起初他俩还以为这些姑娘是要来告白,后来……
贺深在见识了‘贺攻楼受’‘楼攻贺受’‘贺楼互攻’的迷之群名后,大彻大悟。
告白是不存在的,红娘倒是扎堆了。
“见多识广”的贺深不以为意,还向乔韶解释:“搞|基的意思就是两个男生谈恋爱,放心,咱们是纯洁的同学关系,不搞。”
乔韶听他这解释,还不如不听!
“她们怎么会这样想?”乔韶怪尴尬地问他。
贺深抬头,看了他一眼道:“大概是因为你长得好看。”
乔韶:“???”
贺深又指了下自己,补充道:“你知道的,我也很好看。”
乔韶脸黑了:“抱歉,这我不知道。”
贺深笑眯眯的:“也对,我这不叫好看,应该是帅。”
乔韶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并不帅!”
贺深:“那是英俊?”
乔韶:“不英俊!”
“酷?”
“不酷!”
贺深换了个思路:“原来在你心中,我很漂亮?”
乔韶:“………………”
“那个……”怯生生的女声响起,之前溜走的俩女孩又回来了,她俩双颊绯红,眼睛亮得如同小太阳,“虽然很不想打搅你们,但是你们有请假条吗?”
这俩本来兴奋地跑远了,后来想起本职工作,只好再摸回来,万万没想到竟听到了如此劲爆的对话!
乔韶虽然懂得不多,但看她俩这表情再想想自己和贺深那幼稚到外婆桥的话,一时间……只想找个地缝钻***。
贺深对俩女生微微一笑:“你看他这脚踝都肿成这样了,会没有假条吗?”
说着他还握住了乔韶的小腿。
俩女生:“!!!”
乔韶深感画风不对,俩女生已经完全忘了自己的工作,满脑子都是啊啊啊的土拨鼠尖叫。
最后当然没检查请假条,俩女生还好心提醒道:“教室有摄像头,你们小心些。”
乔韶没反应过来。
贺深向她们道谢,俩女生脸蛋红扑扑地激动离开。
乔韶后知后觉地明白了,他在内心咆哮:他和贺深要干什么见不得人事,才需要小心摄像头!
他看向贺深:“你为了不扣分,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乔韶有假条,贺深当然没有,要是真检查了,他就得被扣分。
贺深道:“能不扣自然是不扣的好。”
乔韶:“清白还没学分重要?”
贺深可占理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翻译下就是腐眼看人基,本人真不基。”
还压上韵了!
乔韶算是明白了,对付这家伙的招数就是闭嘴,和他讲道理,只会被他的歪理给拐出银河系!
其实闭嘴也不行,贺深一句话就让他破功:“说起来,你不基吧?”
乔韶想死:“我不!”
“嗯。”贺深道,“那么继续之前的话题,难道在你心里,我竟然是漂亮那一挂的?”
乔韶真想用残废脚踹飞他:“滚!”
贺深眼中全是笑意,觉得这小孩真有趣,和他聊一聊,他连续熬夜的疲惫一扫而空。
搞|基这事算是翻篇了,涂好药后贺深又道:“你这的确是比早上厉害了一些。”
乔韶道:“上午我是不会回去的,等下午的体育课我请假回寝室休息。”
贺深看了他一眼:“到时候你就该去医院了。”
乔韶不出声。
贺深顿了下,忽地起身把他们的课桌往后挪了挪。
他们的桌子在最后排,后面空荡荡的,往后挪也不会妨碍谁。
乔韶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干嘛?”
贺深道:“照顾爱学习的好学生。”
乔韶一脸懵,又是什么跟什么?
贺深转身出去,没一会儿拎了个板凳回来。
正常情况下同学们坐得都是和课桌配套的椅子,而贺深找来的这个却是个窄窄的矮凳。
他把凳子放在了课桌前头,对乔韶说:“脚伸过来。”
乔韶这下明白了,他把脚伸过去,刚好搁在了矮凳上,贺深抬头看他:“高度如何?”
饶是嫌弃死了这个嘴巴坏的不良学渣,此刻乔韶也满心热气:“刚好。”
贺深道:“就这样吧,应该会***些。”
的确是***多了,不倒控着,脚踝的压力小了太多。
乔韶是恩怨分明的人,他觉得贺深人还是很不错的。
这时贺深又从自己课桌里拿出一摞书,道:“起来下。”
乔韶没想太多,撑着课桌站起来:“高度可以的,不用再垫了。”
他话刚说完就发现贺深是把书本放在了他坐着的椅子上。
乔韶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贺深把他按回到垫了书本的座位上,笑眯眯道:“这样你坐最后一排也不用怕被人挡住了。”
说着他坐在他旁边,撑着下巴看他:“你可真够矮的,垫了六本书才勉强和我平视。”
乔韶:“…………”
收回前言,贺深这家伙这辈子都不会和‘很不错的人’划上等号了!
后来乔韶当然没有垫着书本上课,他就差没把这六本书扔贺深脑门上了!
第三节课,乔韶一整堂课都没理贺深。
贺深头埋在书本里,也不知道是在睡觉还是在打瞌睡。
反正乔韶不信他是在听课。
下课铃声一响,有个挺为难的问题缠上了乔韶。
他坐了一上午,虽然竭力避免喝水,但新陈代谢不会停止……他想上厕所了!
下堂课是物理,乔韶本来就跟不太上,再憋着听,只怕脑子会乱成一团。
必须去解决下这个重要问题。
乔韶见贺深一动不动,以为他睡了。
他不想惊动这家伙,只想自己去上厕所。
谁知他费力撑着课桌站起,前桌的宋一栩就大声道:“乔韶你要去哪儿?小心你的脚!”
乔韶:“……”
这大嗓门一喊,那埋在书里的男人睡眼惺忪地抬起头。
“吃午饭了?”贺深问。
乔韶嘴角抽搐:“还有一堂课。”
贺深打了个哈欠:“你这是要去哪儿?”
乔韶只得坦白道:“上厕所。”
“哦,”贺深道,“我带你去。”
乔韶真不想麻烦他,可贺深都醒了,也不好拒绝。
乔韶只能认了,顺便祈祷这家伙别整什么幺蛾子。
一班教室离着厕全部点远,要横跨整整五个班级,他们这一瘸一拐地走来,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
贺深见乔韶踮脚走得费力,问道:“我背你?”
这一群人又一群人的,乔韶还要脸的:“不用!”
贺深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觉得这小胳膊太细了,一点不像个十六七的高中生。
这小孩之前的日子到底怎么过的,是受了什么样的亏待才会发育这么迟缓。
好不轻易挪到厕所,乔韶累得不行。
贺深十分自然地来了句:“扶着墙,我给你tuo裤子。”
乔韶马上道:“不用,我自己来!”
贺深道:“你自己怎么来?”
乔韶道:“我一只手就行!”
贺深看他一眼:“紧张什么?都是男的,占不了你便宜。”
乔韶是连公厕都没去过的人,本就适应不了这样排排放的小便器,他胡乱找了个借口:“男的怎么了?不是还能搞|基吗!”
贺深幽幽道:“我又不和你搞。”
乔韶一时语塞。
“行了,老实点,回头弄疼你……”
“不……”
哐当,有人听不下去了。
厕所门开了,手插在裤兜里,嘴上叼着烟的楼骁死鱼眼的看着这俩人。
“老贺,”楼骁吐了个烟圈道,“这就是你拒绝校花告白的原因?”

小编今天推荐

小说《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完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在线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