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和前夫的星期六(季殊钟渝)全本完整章节完整全集免费阅读

和前夫的星期六(季殊钟渝)全本完整章节完整全集免费阅读

导读:人气小说《和前夫的星期六》上线,小说的主角是季殊和钟渝,故事和前夫的星期六全集免费在线阅读讲述了:她倒是想回家睡,但这个时候初初肯定不愿意走。这一觉才真的是补回了眠,钟渝一直睡到了黄昏。

小说内容介绍

人气小说《和前夫的星期六》上线,小说的主角是季殊和钟渝,故事和前夫的星期六全集免费在线阅读讲述了:她倒是想回家睡,但这个时候初初肯定不愿意走。这一觉才真的是补回了眠,钟渝一直睡到了黄昏。下楼的时候只看到阿姨在收拾地毯上的乐高,看到她下来阿姨先是给她倒了一杯果汁,然后才跟她说季殊在外面草坪上。

和前夫的星期六小说摘要

钟渝因为前夫的关系,被男朋友甩了,她要求对方赔她男朋友。
季殊:“我身边很多青年才俊,有机会我内容介绍给你熟悉,你喜欢哪样的?”
“那就不用了。”钟渝意味不明地说,“我觉得你就挺好的,而且成年人嘛,也不是非要谈恋爱的。”
季殊顿了顿,看她。
“你考虑一下。”钟渝说。
“你是认真的?”季殊问。
钟渝点头。
季殊:“那也行。”
钟渝:?

和前夫的星期六柚子多肉

他起身去浴室洗漱,钟渝走到床前叫初初,小家伙睡得死沉,叫了半天都哼哼唧唧的不愿意醒。钟渝刚把她抱起来,她就不愿意了,一边张口开始干嚎,一边还在她身上扭来扭去。
“怎么啦?天都黑了,你不饿吗?”钟渝哄她,“小点声,这是在爸爸家。”
听到爸爸家这三个字,初初哽了一下,然后睁开眼睛四下看了看,正好这时季殊从浴室走出来,初初忙朝他伸手,“爸爸,爸爸……”
“嗯?”季殊从钟渝手上接过她,“怎么又哭了?”
初初在季殊怀里安分了不少,下巴软绵绵地磕在他肩膀上,脑袋一歪又闭上了眼睛。
钟渝无奈,“就让她睡吧。”
季殊有些抱歉,“刚刚我应该狠心叫醒她的。”
不仅没叫,还跟她一起睡得挺香的,这话钟渝没说出口,但大概是脸上表情太明显,季殊多看了她一眼。
钟渝收起腹诽,露出一个笑脸,“走吧。”
季殊抱着初初跟她下楼,到了车库季殊想把怀里的团子递给她,结果那个人跟八爪鱼似的,死粘着季殊不放。
再扯就又要哭了,钟渝放弃了,又开玩笑地捏着初初的小脸逗她:“要不今晚住爸爸家?”
季殊马上拿警告的眼神看了她一眼。
上次她这样说,初初都哭到吐了。
钟渝马上闭嘴。
“你来开。”季殊把车钥匙给她。
钟渝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辆三百多万的车,有点紧张,“刮了蹭了怎么办?”
“没事。”他说完就抱着初初坐进车里了。
钟渝只能进了驾驶室。
这是她第一次开他的车。
别说是开了,其实就是坐都少有,平时出行都是用另外一辆偏商务的司机开的,季殊很少会自己开车,更别说带着她了。
钟渝上车点了火,发动机咆哮的声音让她有些热血沸腾。
这就是三百万的声音。
她调整后视镜的时候,发现季殊正在看她,两人的视线在后视镜相撞,钟渝笑了一下,问他:“左脚是油门还是右脚?”
季殊看了她半秒钟,似乎是在判定她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最后没能判定出来,便放弃了,淡定地说:“我打电话让司机回来。”
“逗你的。”钟渝说,然后利落地挂挡踩油门把车开出去。
车开出去十分钟之后,钟渝就开始念叨,“唉,这里怎么限速啊。”
“住宅区。”季殊说。
“现在是下班高峰,这里限速,去到马路又堵车。你这个车这样开好憋屈哦,难怪你平时都不自己开车。咦?车上没有歌听吗?”她没找到季殊听歌的东西,只好在红绿灯前用蓝牙连上自己的手机,放自己的歌。
这样听了几首歌,季殊在后座揉了揉眉,终于忍无可忍地开口:“很吵。”
钟渝:“这不堵车嘛,不听歌多无聊。”
“你把音乐关了,我有话要跟你说。”
钟渝这才不情不愿地关了,并在心里默念你最好真的有话跟我说。
“你最近。”季殊斟酌着开口,“有什么作品吗?”
钟渝微微一愣。
“我听苏钰说,你最新那本书数据不错,考虑一下把版权卖给我吗?”
钟渝没做声。
季殊放在膝盖上的手无意识地蜷了一下,他竟然难得地感到有点局促,“云霄最近在收一批大IP,价格都是百万级的。”
他的意思是给钟渝的价格也不会便宜,但她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偏要曲解他的意思,哼笑了一声,讥讽道:“季总是在捡破烂吗?我这种小透明怎么会卖得出这个价格,扶贫也不是这样扶的吧。”
“我之前承诺过会买一本你的书,也会找最好的团队给你制作……”
“我也记得你曾经说过。”钟渝冷冷打断他,“你是商人。”
车内的空气都仿佛停滞了。
季殊无奈地笑了一下,“你果然还介怀那件事。”
钟渝没有接话,重新开了音乐,还放得更大声了。
这次季殊没有再阻止。
而且钟渝像是在折磨他一样,把车开得很慢。
车开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季殊马上就开了车门,憋气许久似的下了车。
钟渝跟着下了车,从他手里接过初初。
初初迷迷糊糊的,倒也没闹。
季殊望着她,“我说的,你考虑一下。”
钟渝很少看到他把姿态放得这样低,但他这副模样,更加刺痛她。
“我这辈子都不会把书卖给你们云霄的。”钟渝说,“不要再提这件事了。”
他每次说她都会生气,但季殊总是孜孜不倦,隔段时间又提起。
季殊垂眸,然后转身上车。
钟渝也没再看他,直接上楼了。
晚上钟渝洗完澡擦着头发出来,想到季殊那句“你最新那本书数据不错”,有些迷惑,便开了电脑。
她连载完更完番外之后,就一直没登上网站过了,一般来说全本完结之后没有榜单文是不会再有什么新读者来的,她进了首页,却发现自己这篇文订阅和评论都翻了一倍。
钟渝莫名其妙,下意识就给季殊打电话过去了,那边隔了好一会才接。
声音传来,钟渝又想起在车上的对话,一时来气,语气也没那么好了,“还没到家吗?”
“到了。”他在那边低声回答,“怎么了?”
钟渝又意识到自己刚刚那句话似乎查岗的妻子,更生气了,“是你给我的书买的数据吗?”
季殊:“什么叫买数据?”
钟渝:“……你认真的?”
“我不知道。”季殊淡淡回答,“没买过。”
应该也是,他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
钟渝哼了一声,挂了电话。
她又去研究了一下评论,发现很多都是从微博过来的,钟渝又登录了微博,还因为太久没上去了,连密码都忘了。
这个微博是她用了新笔名之后申请的,她几乎没打理过,粉丝也不多,就一千多个,是前几本书累积下来的。
好不轻易登上去了,钟渝发现自己微博竟然涨了好几万的粉。
她翻了好久,才搞清楚了原委。
她那本书全本完结之后,被一个粉丝还蛮多的推书号推了,吸引了不少新读者,这一波安利,又带得别的推书号陆续推了一波。
本来这倒不至于吸多少粉,究竟她这篇文,题材冷之又冷,但是却有个大手子拿她的文剪了个视频,那视频剪得格外唯美,用的素材和选角又都很适合,短短几天就有一百多万的播放量了。
她的新读者里,有一***都是被视频安利过去补了原著的。
这是她的文第一次有那么大的热度,不对,是第二次了。
只是上一次,她的评论区里都是骂她的话,这一次都是各种夸赞,直看得她有些飘飘然了。
钟渝去转了那个视频,顺手关注了那个博主,对方马上就给她发私信了。
——啊啊啊大大!你关注我了!
——我超喜欢你的!
——对不起啊大大,之前给你发私信你没有回复,但是真的好喜欢这个文,就擅自剪了这个视频,我没有商用的!假如你介意我就删了道歉。
她这才看到她之前给她发过的私信,跟她要授权的,但她当时没有上微博,没有看到。
钟渝回复她:谢谢你喜欢,我也很喜欢你剪的这个视频,刚好你用的男主就是我爱豆,我看到视频都惊呆了,还以为是我自己剪的。
对方又回了一串啊啊啊啊啊啊过来。
——你也喜欢叶声尧吗!天哪!我看这本书的时候,脑袋里就自动带入他了,简直不要太契合!
钟渝:很喜欢!谢谢你!满足了我的幻想哈哈哈。
——呜呜呜,是你满足了我的幻想,天哪,好希望有一天这本书也能拍成电视剧,然后让叶声尧来演。
钟渝:哈哈,我也希望!
她敲完这句话过去,又想到季殊今天跟她说过的话,隐约有点犹豫。
她有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抓住。在自尊和爱豆之间,肯定是爱豆重要啊。
可是转念一想,即便是季殊买了她的书,也不会让叶声尧来拍。
绝无可能。
唉。晚上钟渝做了一个梦,竟然是梦到了他们第一次相亲的场景,她推开那扇朱红色的门,一眼就看到季殊坐在那,也根本就没有看她。
钟渝梁温月旁边坐下,双方内容介绍彼此,宋秋蔺就一直在问她问题,她不停地回答,说了很多话,然后她就听到季殊冷冷地开口:“很吵。”
梁温月在她旁边,很遗憾地说:“季殊嫌你话多,不喜欢你,你们没有缘分。”
下一秒场景一换,钟渝躺在季殊的床上,男人伏在她身上,眸子半垂着,眼底是迷离的碎光,他一边温柔地叫她,一边***地吻她。
钟渝满头大汗地醒过来。凌晨三点,她口干舌燥。
钟渝去喝了点水,又洗了个澡,然后回到床上想继续睡。
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这两个梦都很真实,但实际上,他们相亲的那顿饭,钟渝几乎没说过什么话,她太紧张了,饭都没多吃几口,除了进门跟长辈问好,以及后来宋秋蔺问她实习的事,她回答了几句,后来基本上都没说过话。
梦里的场景那么真实,是因为她在心中模拟过很多遍,还原过很多遍,假如她那天没有收敛自己,展示了自己最真实的性格,季殊的反应会是怎么样。
最后都是一个结果:季殊不会娶她。
钟渝笃定这一点。话又说回来了,季殊技术那么好,她没能多睡几次就离婚了,真是让人遗憾。
一想到上一次季殊喝多了和她这样那样,她就……她就拿出手机,给季殊发了一个捅刀子的表情包过去。
然后才放下手机,安安稳稳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钟渝坐在马桶上刷微博的时候,才看到那个博主给她的私信,急急忙忙的跟她说叶声尧的粉丝在撕她。

和前夫的星期六全文在线

这事闹得挺大的,竟然都上热搜了。
钟渝去看了一下微博,才了解了前因后果。
这个博主当初剪视频的时候也只是因为自己喜欢,所以圈地自萌了,用的女主角是一个和叶声尧合作过的女演员,那个女演员的屏幕形象也确实很符合她这本书的女主的性格。
——主要是素材也比较手到擒来。
那个博主说。
但是没想到她这个视频越传越广,又被营销号转了好几波,然后就被某些叶声尧的粉丝反感了。
那个女演员原来和叶声尧传过绯闻,听说是公司在炒CP,也确实捕捉不少CP粉,但是当时就出现了一批叶声尧的毒唯,对那个女演员深恶痛绝。
两人已经很避嫌了,现在叶声尧如日中天,那个女演员这两年倒是没什么作品,不那么火了,所以当初那批毒唯也消失了。
眼下她剪的这个视频,简直是捅了马蜂窝,把当初那批毒唯引了出来,各种谩骂她,还说她是收了女演员公司的钱,又来蹭叶声尧的热度又想炒CP,她被骂,钟渝也被骂了。
女演员被骂得更厉害。
那个女演员何其无辜,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她的粉丝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纷纷开始反击。
一晚上了,两家粉丝吵到了热搜上。
连带着她的书,也摸了一下热搜的尾巴。
然后到了晚上,就有出版社的编辑陆陆续续来找她签书了。
钟渝选了一家自己一直很喜欢的出版社合作了。
这是她写文那么多年,第一次出书,不是她写得烂,而是她选的题材都太冷,以前本来是有机会的,可是那本……不说也罢。
可见成功不仅需要实力,也需要一定的运气。
钟渝第一时间跟那个博主共享了这件事,对方比她还喜悦,扬言到时候一定要买一百本。
钟渝加了她的微信,其实她挺感激她的,假如不是她,她这本书又要默默无闻的躺在她的全本完结列表里了。对方却说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大大你的书这么好看,总有一天会爆火的,我把话放在这里了。
钟渝一下子眼睛就酸了。
写了这么久的文,她一直是不温不火的,也没赚多少钱,完全靠着爱好在支撑,其实最难的不是这个,也不是码字有多累,而是孤独。
没有人喜欢,没有读者,自己似乎是在写给自己看的那种孤独。
连编辑都敲打过她好几次,让她多看看榜单上的文,看别人怎么写的,看读者现在喜欢什么,她却一直都没有改变。
她的最后一条微博还停留在全本完结那天发的,里面评论毁誉参半,骂她的是毒唯,攻击的是她这个人,而不是书,她便也无所谓了。
之后几天,她的书还在不停地吸引新读者,因为口碑好,到处卖安利的也多,虽然也还没达到爆火的地步,但也足够让她惊喜的了。
看的人有多少她不在乎,在乎的是看过的人的评价。
一句“这是我这几年看过的最好的小说了”,就让她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晚上钟渝正在吃饭的时候,忽然接到季殊的电话,说想接初初出去玩。
钟渝看了一眼时间,“现在都七点了,你带她去哪玩啊?”
季殊在那边一时没有回话,这种情况下一般就是季殊不想回答问题,但是也不愿意撒谎骗她。
钟渝脑子转得飞快,脱口而出:“你又有相亲啊?”
季殊:“……”他没有否认,那应该就是了。
“要带初初出去也行,要出场费哦。”钟渝说,话音未落就被梁温月打了一下。
季殊:“我现在在你家楼下,方便带她下来吗?还是我上去?”
怕他和梁温月见面又不尴不尬地寒暄,钟渝便说自己下去。
她擦了嘴,帮初初换了衣服,又给她背上小包牵她下楼,初初得知是跟爸爸出去玩,喜悦得不行,在电梯里一直蹦跶。
“一会要听爸爸的话,乖一点,不要闹哦。”
初初奶声奶气的说了好。
季殊的车就在楼下,看到她们下来,季殊亲自下车来接初初,万分溺爱地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才望向钟渝,“多谢。”
钟渝摆摆手,“小事。”钟渝回了家,一晚上都在担心初初碰到生疏人会吵闹,万一季殊搞不定还得她出去接回来,所以一直盯着手机,生怕漏了电话。结果季殊倒是一晚上没找她,到了十点钟,又把活蹦乱跳的初初送了回来。
“她没哭?”钟渝诧异地问。
季殊摇头,“一晚上都很乖,千琦她……”季殊没把话说完,“早点休息,我回去了。”
千琦?不是那个瑾瑜了?钟渝按捺下心中的好奇,跟他点了点头,“拜拜。”
季殊趁着初初没注重,转身走了。
钟渝给初初洗澡的时候,试图套她的话。
“初初今晚跟爸爸去哪玩啦?”
“吃饭了。”初初说,“好漂亮的餐厅。”
“然后呢?”钟渝循循善诱。
“去吃了冰淇淋。”初初看了她一眼,马上又说:“我只吃了一口。”
“就你跟爸爸吗?”“还有漂亮姐姐。”漂亮姐姐?
能被初初称得上漂亮的女人,那就是真的漂亮了,而且还是姐姐,可见应该是一个很年轻很活泼的女生,因为在初初眼里,温柔的女人都算是阿姨。
“姐姐对你好吗?”
初初***点头,“很好!她有好多糖哦,还抱了我,姐姐好香。”
初初竟然还给她抱了!
那钟渝大概能知道季殊那句没说完的话是什么了。
应该说的是“千琦她……很会哄小孩。”
而且情商还很高,按照季殊忽然来接初初的举动,应该是故意想吓退相亲的女人的,没想到对方提前做了那么多预备,还带了糖。
真是高手过招,招招致命。
“姐姐话多吗?”钟渝问。初初想了一下,摇头,“不多。”
那真是正中季殊的下怀。
周末的时候宋秋蔺过来看初初,钟渝在厨房切水果,听到她在外面跟梁温月聊天,似乎说起了这个千琦。
钟渝下意识地支起耳朵听。
“那个小姑娘和小殊还挺合得来的,我听司机说,她对初初也很好,很和善,也很文静。”
“主要还是要小殊喜欢。”梁温月说。
“唉,他那个性格,要喜欢很难了,一开始不讨厌就是天大的恩赐了。”宋秋蔺摇摇头叹气道:“有时候又觉得我们不应该再去插手他的人生大事了,但又不可能不着急。主要也还是有太多小姑娘盯着他了,今天是谁的千金,明天是谁的独女,他爸又不好推拒。”
“那这个姑娘是谁家的孩子啊?”
宋秋蔺小声说了个官衔,钟渝没太听清楚,似乎蛮大的,她听到梁温月“啊?”了一声。
“她爷爷和小殊爷爷是旧友,听说那女孩读书的时候是小殊学妹,暗恋他好久了。”宋秋蔺说,语气中还带着笑意,“我跟她吃过一次饭,挺乖一小孩,也没什么架子。”
“官家出来的小孩都是这样的。”梁温月说,“都比较温顺内敛。”
“恩,要是真能成还挺好的。”
听宋秋蔺的意思,是还满足这个女生的。
不知道为什么,钟渝一下子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也不知道季殊是不是真的那个女生“成了”,之后好几天,他都没来接过初初,连微信都没问一声。
以前他隔几天都会微信她问初初近况的。
那天她肩颈不***,想去做按摩,梁温月又和朋友出去玩了,她给季殊打电话,想让他来接一下初初,结果他没有接电话。
一直到下午他才回了电话过来,语气还不怎么好,钟渝一接电话他就问:“什么事。”
钟渝因为没人带初初,就一直没出门,脖子又疼得难受,一听季殊这语气就来气。
“没事了!”钟渝冷冷地说。
结果那边季殊竟然一句话不说,直接挂了电话。
钟渝看着屏幕上三秒钟的通话时间,更生气了。
晚上十点多,她预备睡觉的时候,季殊又给她打电话了。钟渝本来不想接的,但是那电话响了蛮久,她只好不情不愿地接了。
“下午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
这会儿语气倒是温顺了很多。
“你刚刚怎么不知道用这种语气说话呢?”钟渝没好气地说。
“我下午在补觉。”季殊的声音透着一丝疲乏,“刚从美国飞回来,在倒时差。”
钟渝哦了一声,“现在没事了。”
“是初初怎么了?”季殊又问。
“不是。”钟渝说,“你还知道初初呢,不是谈恋爱谈得摸不着北了吗?”
“我谈恋爱?”季殊莫名其妙,“和谁?”
“和初初很喜欢的那个‘漂亮姐姐’啊。”
“你是说千琦?”
哇,他竟然马上就知道她说的是谁了,可见不是在谈恋爱也经常在接触,钟渝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钟渝:“很少会碰到初初都喜欢的女生诶,而且似乎你妈妈也很喜欢对方,背景又很厉害,对你的事业应该也很有帮助。”
这话说的有点逾越了,而且带了点酸溜溜的味道。季殊似乎是意识到了,并没有马上回答。
在这沉默的几秒钟里,钟渝也发现自己的不对劲,一时又有些恼羞成怒,强行扭曲自己话里的意思,“之前不知道是谁,斩钉截铁地说自己不会结婚,想把初初要过去呢。打脸来得好快哦。”“……这又是生的哪门子的气?”季殊在那头淡淡地说,“我结不结婚,并不会影响我对初初的爱。”
“所以我也不会啊。”
“恩。”这声恩了之后,两人都沉默了几秒。
钟渝发现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反驳过他和千琦在一起了的事情,对结婚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抗拒了。
“还有事吗?”季殊问。
“没……啊对了,之前在西林会所办的卡,我们离婚之后我一直没去用过,昨天他们给我发信息,说再不去消费充的钱就要过期了。”
“什么会所?”“一个做SPA的美容会所,之前是刷的你的卡。”钟渝说,“他们不能退钱。”
离婚之后,凡是用他的钱办的卡买的会员,她都没有再去过了。
季殊明了,淡淡地恩了一声,“随你。”
意思是你想去用就用,假如介意,不想花他的钱,就不去。
钟渝哦了一声,“那没事了。”然后抢在他前面飞快地挂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钟渝把初初丢给梁温月看,自己去了那个会所。
钟渝以为这么早,又是工作日,应该不会有太多人,没想到她围着浴巾进桑拿房的时候,里面竟然还有三个女孩子。
她的忽然闯进,那三人还被吓了一跳,停下了话头看她。
钟渝没有做声,一个人走到角落,拿了本杂志默默看着。
那几个女生安静了一会,又开始低声说话。
声音虽然是降低了,但既是在一个密闭空间,钟渝不可能听不到。
她们先是聊了一下某个设计师的秋冬秀,又聊到某个画家的展览,钟渝本来也没认真听,直到她听到一个女生说:“诶千琦,你现在真的在跟那个谁谈恋爱吗?”

小编今天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今天为您带来和前夫的星期六全本完整章节完整全集免费阅读,一本情节荡气回肠的小说!作者文笔犀利,值得一看!

APP在线全免阅读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在线全免阅读好书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