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全部重生者都被我救过(苏明仪)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全部重生者都被我救过(苏明仪)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全部重生者都被我救过(苏明仪)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空间系统小说时间: 2019-04-15

小说内容介绍

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全部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热门章节免费全文阅读讲述的是一个略有几分偏僻阴冷的小屋子里,坐着一个苍白瘦弱的小女孩,她的四周摆了一些玩具,女孩坐在地上,手里拿着一个积木,呆呆地看着前方,屋子里除了这么一个看起来也就不到十岁的小女孩,并没有其他任何人的存在。“砰——!”而这个时候,房间的门被人粗鲁地踢开了,发出了不小的动静,但是这动静并没有引起那个小女孩的关注,她依然愣愣地看着自己手中的积木,没有半丝反应。

小说摘要

几个年纪不小的女人走了进来,然后将一个盘子重重地放到地上,粗声粗气地说道:“这是你今天的伙食,一会吃掉知不知道?饿死你我们可不管!”
“哟,张姐还担心这东西会不会饿死?”另一个女人笑眯眯道,“可放心吧,这东西乖觉着,饿不死!”
“要饿死早饿死了,这不还活蹦乱跳着呢?别管她别管她,我们继续打牌去!今天不是送来了上等的牛羊肉吗?我今天给腌制了,晚上我们吃烤肉怎么样?”

全部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热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一个略有几分偏僻阴冷的小屋子里,坐着一个苍白瘦弱的小女孩,她的四周摆了一些玩具,女孩坐在地上,手里拿着一个积木,呆呆地看着前方,
屋子里除了这么一个看起来也就不到十岁的小女孩,并没有其他任何人的存在。
“砰——!”
而这个时候,房间的门被人粗鲁地踢开了,发出了不小的动静,但是这动静并没有引起那个小女孩的关注,她依然愣愣地看着自己手中的积木,没有半丝反应。
几个年纪不小的女人走了进来,然后将一个盘子重重地放到地上,粗声粗气地说道:“这是你今天的伙食,一会吃掉知不知道?饿死你我们可不管!”
“哟,张姐还担心这东西会不会饿死?”另一个女人笑眯眯道,“可放心吧,这东西乖觉着,饿不死!”
“要饿死早饿死了,这不还活蹦乱跳着呢?别管她别管她,我们继续打牌去!今天不是送来了上等的牛羊肉吗?我今天给腌制了,晚上我们吃烤肉怎么样?”
“这个主意不错!走走走我们打牌去!”
“来来来别管她别管她,反正这小东西又饿不死,又没人管她,先生把她扔在这五六年了,一眼都没来看过,摆明了只要不死就没关系,我们来玩我们的,没事的!”
“走走走!老张,你昨天赢了我不少钱,今天我保证赢回来!”
“哈哈哈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本事!”
几个女人说说笑笑地离开了这个房间,还重重地关上了门,房间里的小女孩楞了好一会儿,目光才渐渐转移到刚才那几个女人扔下的盘子上,
盘子上有几个烤糊了的面包,边缘处都是黑色的,看起来又干又硬,让人一点食欲都没有,除了这个,就是一小瓶矿泉水,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
她的胃……忽然开始隐隐作痛。
这是第多少次了?第多少次重新回到了这个节点?
她自己……都记不清了。
小女孩愣愣地看着自己手中的积木,大大的黑眸中闪过一丝茫然,每一次她死亡后重新睁开眼睛,就又一次回到故事的起点,也就是这个身体十一岁的时候。
她是一个穿书者,正确的说,是陷入轮回怪圈的穿书者。
在原书里,苏明仪是个小可怜,豪门父亲不把她放在眼里,因为她与母亲格外相似的面容,所以极为反感她;位高权重的舅舅对自己的妹妹毫无感情,所以也对她也没有半分感情;三个异母哥哥处处预防她,唯恐她做些什么坏事,伤害了她的双生妹妹;
而她的双生妹妹苏明萱,则是原书中的女主角,受尽万千宠爱,每一个人都极为宠她爱她,她是全部人的掌上明珠,每一个人的小公主,她被每一个人娇宠着,天真懵懂稚嫩,年少的时候被家人宠着,成年以后被男主宠着,生下来就没有受过一丝半点的苦;
明明是双胞胎,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呢?
很简单。
因为她们两个的母亲,拥有精神分裂症,她伪装成一个正常人嫁给了苏家当家,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病情迅速恶化,似乎还患上了严重的产后抑郁症,
有一天,苏家当家回来的时候,发现她正面目狰狞残暴地掐住了妹妹苏明萱的脖子,苏明萱那个时候还是个不会说话的小婴儿啊,苏家当家跟她发生了争执,怒斥了她,更让她的病情进一步恶化,然后她带着苏明仪跑了,将苏明萱留了下来;
从此,苏明萱就成为了苏家的小公主,她的长相又很像苏家当家,苏家当家怜惜她的命运,非常疼宠她,她的三个异母哥哥看着她长大,也对她宠爱异常,就是一贯冷淡的舅舅,看在苏家人的份上,对她也是颇有几分疼爱,
而苏明仪……就非常凄惨了。
她的母亲病情本来就极为严重,又怎么可能会好好抚养苏明仪?反正就是喜悦点的时候 摸摸头,不喜悦的时候抽一顿,通常上一秒还在摸摸苏明仪的头,下一秒就把苏明仪抽一顿,那个时候,苏明仪身上经常是伤,还有好几次差点就这么夭折了,
但是也不知道是命大还是什么,反正就是没折过去,反倒是她的母亲,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割腕***了,
等苏明仪的舅舅叶凌枫找到苏明仪的时候,五六岁的小孩愣愣地跌倒在一片暗红色的血水之中,身上沾满了血色,失神地注视着她的母亲,半滴眼泪都没有流,一双大而无神的双眼如同黑洞一般,十分渗人;
那个场景可以说是极为恐怖的,就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叶凌枫心底都有几分寒意,对苏明仪的好感直接从零跌到了负数,真的是半丝好感也无,他将苏明仪带了回去,因为苏明仪酷似母亲的面容让苏家当家苏彦臻对她十分厌恶,于是还是让叶凌枫抚养,
叶凌枫对苏明仪也没有什么感情,最后只是把苏明仪扔到了一个房子里,请了佣人***来照顾,就撒手不闻不问了。
几年来,根本没有人来看过苏明仪,那些佣人***一开始对苏明仪还尽心尽力,后来发现苏明仪根本没人管,自然也不会好好照顾她,时常就是将苏明仪扔在最阴暗的这个小房间,然后给她一些玩具,就这么混过一整天,只记得给她点吃的喝的不要饿死她就行;
虽然叶凌枫对于苏明仪毫无感情,但是苏明仪对叶凌枫却有着十足的感情和敬仰,在苏明仪心目中,叶凌枫几乎是神一般的存在,
就是叶凌枫,将苏明仪从地狱深渊中拉了出来,将她从一片血海之中解救出来,她的全部心神感情都记挂在叶凌枫身上,对于叶凌枫简直是敬仰神明一般的崇敬和爱!
但是叶凌枫……却极为讨厌她。
假如只有苏明仪自己,苏明仪还可以安慰自己,那不过是舅舅的天性,但是偏偏还有一个苏明萱……
……因为苏家当家苏彦臻和苏家三个少爷对于苏明萱的看重和喜欢,叶凌枫对于苏明萱也有几分疼爱,这就是压死苏明仪的最后一根稻草。
苏明仪和苏明萱的待遇,本来就是天壤之别,苏明仪就是想不嫉妒都难,而自己视若神明、对自己冰冷如霜的舅舅对苏明萱也那般疼爱,彻底让苏明仪黑化,从而走上了处处跟苏明萱作对的炮灰路线,当然,最后死的很惨。
关于父母这一段剧情乱七八糟的,原著里也就是一笔代过,第一次穿过来的时候苏明仪压根没打算掺和原著,所以也没有去调查过什么;
但是即使她没有掺和原著,离这些人远远的,最后也没有逃离原著里苏明仪惨死的结局,而且还是间接死在苏明萱手里!
而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苏明仪又回到了原主十一岁的时候,跟她第一次穿越过来的时候的年纪一样,这一次,她都直接躲到国外去了,但是在最后那个节点她还是死了,死法还跟原著里一模一样!
然后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如此循环往复之后,苏明仪彻底绝望,她开始求死,求速死,求赶紧死,偏偏她***还死不掉,只能死在别人手里,这样又死了六次,再一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又回到了一切的最初,原主十一岁的时候。
看着眼前的积木,苏明仪觉得自己的胃部隐隐作痛,这个身体这两天估计也没吃什么东西,此时正难受的厉害,
……难道这种轮回怪圈,就没有办法结束吗?
苏明仪拿起了一块面包,塞到自己嘴里,味道十分一言难尽,但是她却没有任何表情变化,依然是那一副呆呆的模样,看起来……极为让人心疼;
而这个时候,她听到了一个希奇的声音。
“亲爱的,想要脱离轮回怪圈吗?想要回到自己的世界吗?想要寿终正寝吗?只要绑定信仰系统,一切幻想不是梦!”
“亲爱的,你真的不要来一发吗?”
苏明仪淡定地打开了矿泉水瓶,大脑里一片空白,系统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察觉到苏明仪任何一个想法,才不甘不愿地张嘴道:“亲爱的,只要你攒足了足够的信仰值,就可以穿破时空啦!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你就真的一点都不心动吗?”
“这种轮回怪圈再也不会限制你了,你真的不心动吗?”系统不死心地问道。
但是苏明仪,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那个瘦弱、苍白、隐隐带着几分病态的小姑娘,看起来完全没有十一岁的感觉,又瘦又小,看起来就像七八岁一样,只有一双眼睛,与其他孩子都不一样,
只看着,便让人心疼。
……这可是它找了这么多年、好不轻易才找到的最为适合的宿主人选啊!
……绝对不能这么轻易放弃!
系统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不死心地继续开口,“亲爱的,你不想要让那些欺辱你、伤害你的人受到报应吗?”
“只要绑定信仰系统,获得足够的信仰值,称王称霸都不是梦!”
“真的不来一发吗?”
系统期待地看着苏明仪,等待着苏明仪的反应。
但是此时的苏明仪,就像一个上了发条的机器人一般,只愣愣地将那烤焦了的面包塞进自己嘴里,一点多余的反应都没有,
大脑就像被千年寒冰冰封了一般,任何一点思绪想法都没有,
系统只感觉自己整个统都不好了!
就在系统不死心打算继续再接再厉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一片喧哗之声。
“砰——!”
下一秒,房间的门又一次被人重重地打开了。
一个清俊的男人站在门外,他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又是天生的笑唇,看起来极为儒雅温顺,但是此时身边却散发着几乎可以冻死人的寒气,
他一进来,整个屋子都布满了寒意。
他目光紧紧地注视着苏明仪,那个苍白瘦弱的小女孩却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只愣愣地将那焦糊冷硬的面包往嘴里塞,
估计是太难咬了,她吃的很慢,也很费劲,
那一瞬间,叶凌枫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什么铁锤重重地敲击了一下一样,生疼,又极为酸涩,让他周身的气场更加恐怖,
别说他身后的那几个佣人,就是跟了他这么多年的助手,此时都大气不敢喘,
……上一次见到气场如此恐怖的先生,是在什么时候?七年前还是八年前?
“你们……”叶凌枫阴郁地吐出两个字,镜片后面的眼睛冷如寒冰,“就给她吃这个?”
那几个佣人瑟瑟发抖,目光极为惊恐,但是嗓子却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几近瘫软;
——先生、先生为什么会来?!
——他不是一点都不在乎这个东西的死活吗?!!
叶凌枫大步走了***,一把将女孩手里的面包拿走,近距离接触过这个面包,知道这个面包多么冷硬之后,叶凌枫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他请来照顾她的佣人,竟然是这么对待她的嘛?!
……好好好!好得很!
叶凌枫怒极反笑,那几个佣人不由自主地跌在了地上,那一瞬间,她们只感觉到一种大祸临头的预感。
小姑娘似乎并不在意面包被抢走,她淡定地从盘子里又拿了一个面包,然后往嘴里送,那一瞬间,叶凌枫只感觉自己要气疯了,
他将自己手里的面包扔了出去,然后摁住了那些面包,不让小姑娘继续拿,他尽量压抑住自己的愤怒,温柔地说道:“乖,宝贝,这个不能吃,对你身体不好,舅舅带你去吃更适合你的午餐,好不好?”
那声音温柔的几乎要滴水,那几个跟着叶凌枫急急忙忙赶过来、此时连头都不敢抬的助手们眼里满是诧异,他们什么时候见过先生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话?
哪怕是面对苏家小公主苏明萱的时候,先生也绝对没有此时十分之一的温柔!
但是面对叶凌枫这样的温柔,小姑娘没有任何回应。
她摇摇摆晃地站了起来,叶凌枫不明所以地看着她,只见那小女孩跌跌撞撞地向前走,还差点被积木绊倒,叶凌枫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升腾的愤怒。
而那个小姑娘,就这么走到刚刚叶凌枫扔掉的面包前,将面包捡了起来,那一瞬间,叶凌枫大脑几乎是一片空白,
——!!!!!
叶凌枫一个健步冲上去,直接把小姑娘抱在自己怀里,然后把那个面包打飞,呼吸急.促又粗重,他猛地扭过头去,目光阴沉又冰冷地从那几个佣人身上扫过,那几个佣人本来就瘫软在地上,叶凌枫这一眼神扫过来,她们差点晕过去!
“不要吃——”叶凌枫拼命地压抑自己此时的愤怒,尽可能温柔地说道,“舅舅带你去吃别的好不好?”
“那些东西不能吃,对明仪不好的。”
“舅舅带你去吃其他的好不好?”
“明仪喜欢吃什么呢?”
而无论叶凌枫怎么温柔的询问,小姑娘都没有任何回应,她目光呆愣地看着前方,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眸里没有任何神采,看起来极为让人心疼,
叶凌枫只恨不得将当初将小姑娘扔在这里的自己拖出来暴打一顿!
……他怎么能、怎么能将这么好的明仪扔在这种地狱深渊之中?
叶凌枫直接抱起了苏明仪,此时却发现苏明仪几乎没有什么重量,非常轻,而身上的裙子不知道穿了多少天,又旧又脏,下面还破了,
叶凌枫的呼吸陡然粗重起来,他抱着苏明仪离开了那个房间,对着几个助手冷冽道:“辞退她们。”
那几个助手张口应是,毕恭毕敬。
在叶凌枫大步向外走的时候,那几个助手才抬起头,看向叶凌枫,
平日里洁癖又龟毛的先生此时却将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抱在怀里,不仅没有半分嫌弃,反而像是终于找到失落的宝藏一般,小心又***地抱在怀里,带着极为珍惜的味道,
……看来这个小姑娘,对先生来说,是极为重要的。
那几个助手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这层意思,他们扭头看向那些佣人,却看到佣人眼里的庆幸,
只是被辞退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这一家做不了还有其他家嘛,这些年得到的金钱也不少了,就是不干活也能痛愉快快地活过下半辈子,没丢了小命就很不错了,
那些佣人们这么想道。
几个助手眼里滑过不屑和怜悯,动了先生的宝贝,还觉得自己可以平安顺利地度过这一关?
该说她们是太天真还是太愚蠢?
为首的助手冷笑一声,慢吞吞道:“走吧,跟我们去警局吧。”
“虐待儿童这么多年,真当咱们国家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是摆设?”
瞬间间,几个佣人面无人色,有一个佣人手脚并用地想要跑出去,却被助手毫不犹豫地抓住,然后扔了回来,
他们冷冷地看着这些佣人,慢条斯理道:“放心,一个都跑不了。”
“砰——!”
登时,就有一个佣人,直接晕了过去。
其他佣人瑟瑟发抖,眼含绝望——
——假如真的***,她们还能够出来吗?
叶凌枫抱着苏明仪一路走过来,努力地想要让苏明仪开口说话,但是苏明仪没有说过一个字,那呆愣而无神的双眼,仿佛已经屈服于命运一般,就如同在说:随便吧,就这样吧,随便吧,无所谓。
她一点点生气都没有,像一个瘦弱的木偶,
……这都是他的错。
叶凌枫心痛难当,不由自主地更***地抱住苏明仪。
系统看到这一幕,只觉得生气不已,它还没把自己的宿主拐走呢,就忽然出来一个横刀夺爱的!
实在是太过分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一个虚弱、嘶哑……又极为冷静的声音,
……“信仰值?”
系统呆愣了三秒钟,差点直接跳起来——!
那是它宿宿宿宿主主主主的声音——!!!

全部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热门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对对对!!就是信仰值!!”系统出离地兴奋了,不愧是自己认准的宿主,就是有天赋,一下子就能抓到重点,真不愧是他系统寻寻觅觅这么多年找到的最适合它的宿主!
“信仰值,又称信仰的力量,就像古代对于什么神灵的信仰一样,当然我们肯定不是要那种信仰,我们要的更多的是感谢、喜爱、信任等等正能量……”系统絮絮叨叨地说着,说了好一段时间,才意犹未尽道,“只要攒够信仰值,人生赢家不是梦,轮回怪圈so easy!”
“亲爱的,你就从了人家吧~”
系统娇滴滴地说道,兴奋极了。
苏明仪抿着唇、闭着眼,眉心无意识地皱紧,呼吸轻不可闻,
她的大脑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系统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等到苏明仪的回应,
一时间,系统纠结万分,
……自家未来的宿主这是睡着了?
……就不能跟人家绑定之后再睡的吗!
系统无限幽怨地看着似乎睡着的苏明仪,那苍白瘦弱的小姑娘仿佛一碰就碎,它这个没心没肺的系统都觉得有些心疼,自然也升不起什么责怪的情绪,只在一旁看着苏明仪,期待苏明仪早点醒过来与它绑定,
而这个时候,系统听到了一声浓浓的叹息之声。
系统不由看了过去,只见那个高大清俊的男人静静地注视着苏明仪,眼眸里满是心疼和难过,他伸出手来,似乎是想要摸摸小姑娘的发丝,但是却仿佛在害怕什么一样,手指僵硬在半空里,竟然不敢往下放;
前排坐在司机旁边为叶凌枫处理琐事的助理一抬头,正好从后视镜里正好看到这一幕,眼眸瞬间间瞪大,手指都滑了一下,差点把手机扔出去,他跟随先生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见过杀伐果断先生这么纠结又矛盾的样子?
……先生怕自己打搅了这个小姑娘?
助理心里也有几分迷惑,先生要是真这么在乎这个小姑娘,会把这小姑娘扔过来以后就不管不问好多年?导致这小姑娘被虐待成这个样子?
但是假如说先生不在乎这个小姑娘,此时先生这纠结的模样完全不像是作伪,那姑娘就像先生捧在手里的易碎品一般,先生唯恐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让他的珍宝碎了,
刚刚,哪怕他只抬头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也看到先生那种心疼与难过,那种心疼仿佛是发自先生内心深处的,完全不像是假的,
……所以,这又是为了什么呢?是什么让先生前后态度如此大变?
助理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干脆就不想了,这豪门世家的事情,他怎么能清楚?
他一个做助理的,只需要知道这个小姑娘对于先生十分重要、先生十分看重这个小姑娘、千万不要得罪了这个小姑娘免得先生翻脸这几条定律就可以了,
别的,也不是他这么一个小助理应该知道的事情。
助理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并且追订了一份儿童餐,
……十一岁的小孩子,对儿童餐更感爱好的吧?
叶凌枫犹豫了好一会儿,都没能落下自己的手,实在是眼前的小姑娘太瘦弱了,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十一岁了,更像七八岁的孩子,皮包骨头,那么小小的样子,
缩成一团,就像没有任何安全感的小动物,连睡着的时候,眉心都皱在一起,仿佛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可以马上惊醒一般,
叶凌枫心里难受的不行,这姑娘本来是他叶家与苏家的孩子,理应受尽万千宠爱,就像这些豪门世家里每一个娇滴滴的小公主一样,但是却……
……被这么虐待了十几年。
那一双无神的双眼还在叶凌枫的脑海中徘徊,那双眼睛里透露出来“无所谓”、“请随意”、“就这样吧”的感觉,更是让叶凌枫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被一双大手死死地握着,
说不上疼,但是他几乎要喘不上气来了。
这小姑娘的孪生妹妹被苏家当成掌上明珠一般疼宠在手心里,但是她却被人虐待、艰难求生,刚刚在那个房子里发生的一幕幕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徘徊,让他心底好不轻易压下去的愤怒越烧越旺,
……他的明仪……他的明仪竟然被这些畜/生这么对待!
就是让她们进局子蹲几年,也太便宜他们了。
叶凌枫的眼眸里有几分冷,苏明仪睁开眼睛,似乎有气无力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将自己更***地蜷缩在一起,将自己的头埋在膝盖里,似乎在护着她的头,
——那是一个明显的防卫动作!
叶凌枫愣了一下,下一秒差点直接跳起来!
……“她们打过你?”
叶凌枫几乎是用尽了自己的力气,才能抑制住自己扭头回去将那些人暴打一顿的欲/望,小姑娘缩成一团的模样让他心疼坏了,他抱起小姑娘,不过她的挣扎,一遍又一遍地温柔询问,车内的温度似乎越来越低,前排的司机和助理大气都不敢喘,唯恐被先生迁怒。
叶凌枫简直不敢想象他的明仪到底在那群畜生手中遭遇了什么!
是什么让明仪有了这样的条件反射?是什么让明仪下意识地保护自己的头?是什么让明仪如同惊弓之鸟一般警觉一切?
那种感觉,就如同拿着钝刀子割他的肉一般,每一下都不疼,但是却要时时刻刻警惕那一刀忽然又深又猛地扎进来——
但是苏明仪,却没有回他一个字。
叶凌枫的心里瞬间有了不好的预感,难道明仪……明仪不能说话?
他试着在自己遥远的记忆里找出关于苏明仪的片段,但是曾经的他对苏明仪漠不关心,即使后来他将苏明仪接回去,苏明仪也如同一个隐形人一般生活在家里,他也从未跟苏明仪对过话……
……假如不是那个时候,苏明仪忽然冲出来救了他,他可能依然不在乎苏明仪。
叶凌风的唇紧紧地抿了起来。
那一天,意外突发,他疼爱的苏家的那几个孩子没有一个人管他,反倒是这个他从未记挂在心里的小姑娘,忽然冲出来救了他,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
但是那个时候,她的脸上却是带着笑的,仿佛是获得了什么满足一般,
……就仿佛,为了救他而死,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一般。
在之后的无数年里,那一幕就日日夜夜的出现在叶凌风的脑海之中,让叶凌枫魂牵梦萦、日夜难忘,
即使那个时候,他连这个小姑娘的脸都记不清楚了,却依然还记得那个近乎于满足的微笑,和那不顾一切的身影。
越到老年,身边的孩子都大了,开始有所图谋、互相算计的时候,他就更怀念那个孩子,怀念那一份不顾一切的保护与满足,
没想到,当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竟然回到了自己三十二岁那一年。
花了几天摸清楚现状,叶凌枫马不停蹄地赶过来接走苏明仪,却没有想过,竟然看到了这么让自己心痛又心疼的苏明仪,
明明被这么忽视和虐待,最后却依然不顾一切地救了自己,这种至情至性的孩子,天底下哪里去找第二个?
上一辈子,他已经错把鱼眼当珍珠,疼宠了半辈子才发现真相,这辈子珍珠就在自己手边,可不能再让她受半分伤害。
叶凌枫勉强将自己纷乱复杂的情绪压了下去,然后一遍又一遍地温柔询问,苏明仪就是不说话,只默默地挣扎,似乎不想让他抱的模样,他心底一阵阵发寒,便轻声道:“明仪要是不回答我,我是不会放下明仪的。”
苏明仪沉默了好一会儿,微微张开唇角,有些有气无力的样子,“……打过。”
她的声音带着几分嘶哑,吐字也不甚清楚,显然是主人不常说话。
那一瞬间,叶凌枫抱紧了苏明仪,目光深处满是冷冽,他继续温柔地询问道:“……多少次?”
……敢对他的明仪动手,死一千次一万次都不为过!
叶凌枫怒不可遏,镜片下的眼眸几乎结起了万年寒冰。
“那重要吗?”苏明仪吐字不清楚地回答,然后开始挣扎,用眼睛看着叶凌枫的手,那模样极为明显,
——我已经回答过你的问题了,你应该放开我了。
叶凌枫勉强松开手,苏明仪第一时间回到刚刚的位置,将自己又一次蜷缩起来,就像一只可怜的、无处寻暖的小动物一样,只能自己拥抱自己,自己给自己一点热量,
叶凌枫心里“咯噔”一声,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他柔声问道:“……明仪是不是饿了,还是哪里不***?”
苏明仪依然没有给他答案,那种拒绝的姿态让叶凌枫的心如同针扎一般,他反复又询问了好多次,车子里一片寂静,只能听得到叶凌枫温柔的诱哄声。
叶凌枫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这么耐心的一天,他从来都是说一不二、杀伐果断的人,就是上辈子也没有这么温柔耐心地哄过人,苏明仪是第一个被他这么温柔诱哄的小姑娘,也会是唯一一个。
这是他欠她的。
叶凌枫哄了好一会儿,心底那种不好的预感更深了几分,他***地摁住苏明仪的肩膀,确保不会伤到她,然后将苏明仪的头抬了起来,
……那一张苍白瘦削、毫无血色的脸上,是细细密密的的冷汗!
“哪里疼?!”叶凌枫的声音不自觉地拔高,他就是自己受伤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焦虑过,“去医院!”
叶凌枫头都没抬,斩钉截铁地说道。
司机马上调转方向,向叶家的私人医院奔驰。
“哪里不***?为什么不告诉我?”叶凌枫的语气不由有一些重,“头疼?还是肚子疼?还是胃疼?”
苏明仪抬起头来,看着叶凌枫,叶凌枫的声音陡然一停,这还是苏明仪第一次看向他。
苏明仪有一双大大的猫瞳,本应该是极为可爱伶俐的,此时却因为无神黯淡,显得那般让人心疼,
她缓慢又喑哑道:“……为什么……要告诉你?”
似乎真的只是单纯的迷惑而已。
叶凌枫心里一紧,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可能温顺地说道:“我是你舅舅,明仪,以后有我照顾你,好不好?”
“你哪里不***,哪里难受,哪里疼痛,都要早点告诉舅舅,舅舅粗心,发现的慢,明仪就会受苦,就像现在一样,很难受,对不对?”
“舅舅不想看到明仪难受,所以明仪一定要早点跟舅舅说,这样舅舅就可以早点带明仪去医院,明仪就不难受了,好不好?”
苏明仪静静地看着叶凌枫,心里陡然滑过一抹讽刺,
这是要将她推出去当苏明萱的挡箭牌了?先用怀柔政策让她软化下来?然后利用她对他的感情将他毫不犹豫地推出去?
呵,男人。
“我不难受。”
这才哪到哪?有什么好难受的?
苏明仪面无表情地想。
就如同被重重地扇了一巴掌一样,叶凌枫只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明明额头上满是冷汗,明明整个人缩成一团,明明……
……她却跟他说,她不难受。
……她怎么可能不难受?!
司机和助理在心里暗暗叫了一声糟糕,这小姑娘当众让先生下不来台,一点都不给先生面子,这还能好吗?
助理在心里暗暗叫苦,只觉得今天自己倒霉透了,竟然目睹了这种场面,万一日后先生清算起来,他也落不得什么好啊!
先生虽然平日里看着温顺儒雅,仿佛十分好说话一般,但是他们这些跟随先生好几年的人,怎么会不了解先生骨子里的冷情和凉薄?
先生难得对一个人这么温柔细致耐心,还被……
……这怕是,要出事啊……!
助理心里暗暗叫苦,正想要说些什么缓解情绪的时候,只听到叶凌枫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抱着那个小姑娘,用手捂住了她的眼睛,低低道:“……别这样,明仪。”
“不要这样说,舅舅难受。”
“……我的小明仪,明明应该受尽万千宠爱,像公主一般任性妄为,却受了这么多苦楚。”
“只想想,我就难受。”
叶凌枫的声音低沉,透着几分哑,仿佛是发自肺腑一般,让人心里都有几分酸涩,
前排的司机和助理都停住了,被叶凌枫用手蒙住眼睛的苏明仪眼里闪过几分讽刺,她虽然跟这个男人交集不多,但是来往返回都穿越了十几次了,还不了解这个男人有多么冷心冷肺?
他对他的亲姐姐都没有什么感情,唯一的一点感情也基本上都给了苏明萱了,还是看在苏家人的面子上,现在拿热脸碰自己的冷屁.股,不是别有所图是什么?
呵。
“……只要攒够了足够的信仰值,就可以离开这个轮回怪圈?”
系统愣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苏明仪是在跟自己说话,它几乎要蹦起来了,大声道:“……对对对对没错没错没错!!”
“那就绑定吧。”苏明仪颇为无所谓地说道。
天降大馅饼直接砸在了自己的头上啊!
系统激动急了,半秒钟也不敢耽误,直接跟苏明仪绑定了,
……唯恐自己慢了半分,自家宿主就不要它了。
怀里这小小的身体似乎是抽动了一下,叶凌枫心里一紧,更抱紧了苏明仪,希望自己可以给她取暖,
……快一点……再快一点……
叶凌枫从没有像现在这个急切过,他恨不得自己忽然长出两根翅膀,带小姑娘飞进医院才好!
车子终于缓缓地停了下来。
助理刚刚就已经跟医院那边打好了招呼,现在一堆人守在门外,一看到车子过来,立马向前去赢,
叶凌枫抱着苏明仪下来,大步向前走,走的非常急切,医院主任得小跑才能跟上,叶凌枫冷声问道:“检查室在哪里?”
那主任从未见过叶凌枫这么冷冽的样子,当即一个激灵,连忙向前跑了两步,忙道:“这这这!”
那些医务人员也都小跑起来,不敢有半分怠慢。
一个小.护.士走过来,想要接过苏明仪,她小声地对着叶凌枫道:“……叶先生,还是我来吧。”
叶凌枫看都没看她一样,径直带着苏明仪进了检查室,然后看着苏明仪进行一项又一项的检查,心脏“砰砰砰”地直跳,
……他已经好久没有听到过,来自于他自己的,这么有力又快速的心跳声了,
他在紧张。
叶凌枫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第一次产生了一些悔意,
——假如当初,自己对明仪好一点,就好了。
——假如自己醒来的时间更早一点,就好了。

小编今天点评

覆了天下也罢,终究不过,一场繁华。喜欢全部重生者都被我救过(苏明仪)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的你和小编今天志同道合哦,小编今天坐等各位吃瓜群众的到来!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