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冻结的世界(秋雨点点写的小说)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冻结的世界(秋雨点点写的小说)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冻结的世界(秋雨点点写的小说)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分类: 架空历史时间: 2019-06-12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一名普通的比利时士兵在参军的第一天就鬼使神差的赶上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第一场战争—列日要塞战争。在战争失败后,他和战友图瓦侥幸从德军枪口下逃脱。辗转来到法国重新加入战斗。从英国战友口中不经意间得到的真相使他更加坚定了为国家而战斗的信念……

冻结的世界出色章节阅读

1919年,凡尔赛宫

战争刚刚结束,虽说已经是***夜了,可凡尔赛宫的镜厅里仍然是灯火通明。克里蒙梭和劳合?乔治正在大声争吵。乔治气得涨红了脸:“够了,法国佬,你这么想**德国,难道我会答应你当欧洲大陆的老大吗?”克里蒙梭也不甘示弱:“我们必须给德国佬一点颜色瞧瞧,让他们永远不敢再次发动战争!”这是发生在巴黎和会上的一幕,当时我就在镜厅里,站在这两位国家领导人的旁边,默默的看着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勾心斗角。我的嘴唇因麻木而抽动着。这场战争,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1914年8月3日,列日要塞

“这鬼天气,可真要人命!”***的炮位上,图瓦一边清洗火炮,一边发着牢骚。“你就忍忍吧。”旁边的老炮长叼着烟说,“你是没有见识过丛林里七月的蚊子窝,那气势!天那!”“哗啦”,沉重的铁门打开,还是新兵的我一脸懵懂的走上炮位。随行的老兵把我的行李往地上一扔,说道:“小子,从今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他向炮长挑了挑眉毛:“他归你了。”图瓦从炮位上跳下来,拎起我的行李,拍拍我的肩膀说:“欢迎来到列日要塞,新兵。”炮长走到我的前面,递给我一个望远镜:“我听上面介绍过你,知识分子,不简单啊。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是普通百姓了,你是一个士兵。士兵,就要牢记自己曾经的誓言,为国家,为民族而血战到底,希望你能在今后的从军生涯中将自己锻造成一个合格的战士。”

正说着,一位传令兵忽然急匆匆跑过来,递给炮长一份电报,又急匆匆离开了。炮长将这份电报认真浏览了一遍,面色变得凝重:“士兵们,今天,德国向法国宣战了。快下去预备一下,不久之后就可能有一场战争在这里爆发。”士兵们迅速奔向自己的岗位。图瓦费力地打开弹药库的铁门,将炮弹放入火炮的弹仓。通讯兵正在调试着炮位之间的通讯系统。炮台的卫兵将一颗颗子弹压入枪膛。我茫然的看着这一切,有些不知所措。炮长在炮位上向我喊道:“新兵,你愣在那里干什么,赶***过来帮忙!”我鼓起勇气走上前去,问炮长:“请问德国向法国宣战,我们为什么要***张?”炮长叹了口气,从一袋里拿出一份地图递给我:“看看,比利时就像是一片培根,被两个大国夹在中间。而我们所在的列日要塞,则是德军进攻法国的必经之路。虽然我们是中立国,但是德国人醒来不会按照常理出牌。”他抽出一支香烟递给我:“抽烟吗?“不了,谢谢。”我回答,眼睛注视着***暗的马斯河对岸。忽然看到几个***影闪过,跳到了河里,他们落水时几乎没有一点声响。我就这么呆呆的望着他们落水的地方出神。炮长抬起头来问我:“嘿,你在看什么?想家了?”“没,没看什么。”我含糊的回答。“可能是气氛太***张而产生的幻觉吧。”我心想。

平静的马斯河面,几颗***色的头颅从水底下冒出。一个佩带着少校潜水章的男子向四面张望几下,发出了一阵近似虫鸣的声音。几个人迅速窜上了河岸。少校打了两个手势,几个人分成了两队分别***向高大城墙的两端。这时,一名比利时士兵从城墙上走下来,他正好看到了那名德军少校。正要举枪,后面就有人捂住了他的嘴,一把匕首在顷刻间划开了他的喉咙。另外两名德军士兵上前拖走了比利时士兵的尸体。少校看了看表:2点30分。他划着了一根火柴,对着自己的士兵小声嘀咕了几句,又点点头,几名德军士兵就分散开来各自向着不同的方向奔去了。

这名德军少校,是德军第1侦查营的营长,是德军中的精英。正如炮长猜测的那样,他们今天来的任务就是破坏列日要塞的设施,为明天德军的进攻做预备。

此时,这名少校正匐在要塞中的一丛荒草之中。他的正前方就是要塞中最大的炮台,他可以清楚的看到炮台上来来往往的比利时士兵。他又看了看手表:3点整。随着休息号声的吹响,比利时士兵开始陆陆续续离开自己的工作岗位,回营房休息。只留下了稀稀拉拉的哨兵担任警戒工作。少校扭动着身体,站了起来。娴熟的在探照灯光扫过来之前穿过了前面的开阔地,翻滚到了炮台的下方。他慢慢爬上了炮台。环顾四面,炮台内没有一个人。他从怀里掏出**和**。安装到了要塞炮的液压装置上。他看看手表:3点30分。

在床上翻来覆去***不着的我,预备出门走走。于是,我穿上衣服,走出营房。在我路过炮台时,眼角的余光看到了炮台上闪动的人影。我觉得非常希奇,心想:“现在处于休息时间,为什么仍然有人在炮台上?”还起心驱使我上跑哦太看看。我静静走上了炮台边缘狭长的楼梯,露出半个脑袋环顾炮台。我看到了一个德军少校,他背对着我认真的安装着什么,我向上探了探脑袋,不好,是**!我险些叫出声来。我预备马上离开这里。可还没等我把头缩回去,那名德军少校就转过头来,我的目光刚好和他的目光相遇。我看到了一双恶狠狠的野狼般的眼睛。少校冷笑一声:“没想到吧。”“没想到什么?”我的声音颤抖了。“现在我没时间给你解释,到了明天早上你自然会明白。”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他的身影一闪就不见了。我赶忙快追几步,靠在城墙的边上。一切,就像是在梦里发生的。忽然一声巨响传来,我被***的气浪冲下炮台,重重摔在了地上。顿时感到眼前一片***,失去了知觉。

1914年8月4日,列日要塞,开战日

“士兵!士兵!”冥冥之中,我听到了老炮长的声音。还有各种武器发射时的嘈杂噪声。我睁开眼睛,眼前出现了老炮长模糊的身影。“你总算醒了,快预备战斗,德国人打过来了。”我捂着头站起来。老炮长递给我一把步枪。领着我走出了营房。外面,已经乱成一团。士兵们在到处奔跑。后勤人员在吧一箱一箱弹药从地下武器库中提升出来。士兵的叫喊声,伤员的呻吟声。马匹的嘶鸣声不绝于耳。不断有炮弹在院子中爆炸,爆炸后的地面出现一个******的***坑。看着眼前的景象,我已经被吓傻了,只知道跟着老炮长走。老炮长领着我 走上了炮台。昨天耸立在那里的火炮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堆废铁。我转头向城外看去,德军士兵正在涌上河岸。城墙上的比利时士兵居高临下射击。不断有士兵被击中倒下。鲜血染红了河水。

“士兵!站在那里干什么,赶***拿起枪战斗!”路过的老兵向我喊道。直到这时,我才想起我是一名士兵。我拉开枪栓把枪托抵在肩膀上,瞄准了一名德军士兵。在我将要扣动扳机时,一串子弹朝我射来,打在我旁边的城垛上,激起了一阵尘土。尘土迷住了我的眼睛。我赶***低下头揉眼睛。“哈哈哈,开场白感觉如何?更***的还在后面呢!”老炮长开玩笑似的说道。我没有回答他,晃晃脑袋,又重新举枪瞄准。“跟练习时一样,跟练习时一样……”我在心里默默地安慰自己。我用准星锁定了一个挥舞着指挥刀的德军军官,果断扣动了扳机。那名德军军官的脑袋凌空炸开,鲜红色的**喷涌而出,喷溅到了旁边的一名德军士兵的脸上。我呆住了。手心沁出了细细的汗珠。图瓦拍拍我的肩膀:“不错嘛,新兵。练过?”我微微点点头:“嗯,我爸爸是军官。”“哦,那也难怪。”

城墙下传来了一声嘹亮的:“撤退!”德军士兵开始掉头返回河对岸。“战斗空档,抓***时间抢救伤员!”老炮长吩咐道。我站起身来,默默的俯身看着满是尸体的河岸。发现现在自己竟然没有一丝害怕的感觉。是习惯了的原因吗?“小心!”图瓦我上前不一把把握按倒在地上。炮弹落在我刚刚战站着的的地方。升起了一缕的青烟。***接着,更多的炮弹呼啸而至。若在城墙上和炮台***盖上。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可城墙和炮台***盖完好无损。为了预防来自德国的潜在的战争威胁。比利时很早开始就建设了这座大型要塞。全部的结构都经过了精密的计算。其防御力可想而知。

“强攻不行,就拿炮轰,这帮子德国佬。”炮长笑了。他掀开了金属通信管的金属盖子:“传令!修正射击!”炮位上,炮兵正在将一颗沉重的240mm炮弹装进炮膛。炮兵观察手熟练的报告出那种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听懂的指令。按照观察手报出的目标方位,操炮手缓缓转动要塞炮***的炮身。伴随着”开火”指令的下达,高爆弹出膛向前飞去,正确命中了正在装卸物资的德军码头。240mm高爆弹爆炸所产生的破片杀伤和燃烧效果使正个德军码头成为了人间炼狱。被炸碎的德军肢体到处飞舞。不断有身上着着火的德军士兵跳下水。“这群笨蛋!”德军司令部里,拿着望远镜观察战场态势的艾米赫骂道。

司令部的门被推开了,一名德军军官走了进来。“长官,我们进攻列日要塞的部队已经损失过半了,怎么办。”艾米赫不屑的瞟了一眼这名年轻的军官。:“怎么办?我现在也很想知道我们应该怎么办。?”参谋走了过来:“我看,还是有必要呼叫支援,在这么打下去并不是什么好事。”

离河岸不远的地方,就是德军的***阵地。现在,那里是一番忙碌的景象。士兵们在忙着加固工事,加修战壕。机枪手在仔细擦枪,将一排子弹挂上枪膛。这里是德军战线的前方,就是在这里,德军士兵像潮水一般的涌向河对岸,又像乌龟一样被打回来。此时,他们正在预备发起新一轮的冲锋。

与此同时,在列日要塞朝向河对岸一侧的炮台里,比利时的观察手们正在精确计算着目标方位,以此来确定炮口仰角以及修正程度。装填手又将一颗颗高爆弹装入炮膛。新一轮的齐射开始了。这一次的炮弹全部落到了德军的***阵地上。德军的***阵地燃起了熊熊大火,损失惨重。利用比利时火炮再次装甜弹药射击的空档,德军冒着比利时军队的枪林弹雨想着河对岸发起冲锋。我不断朝冲过河岸的德军射击着。城墙上的机关枪吐出了愤怒的火舌。德军士兵像割麦子一样一波接着一波的倒下。但还是又一小部分德军从列日要塞的北面渡过了马斯河。可是,这一小撮德军又能发挥什么作用呢?他们已经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要塞四周***的战斗打了整整一天,德军付出了惨重的伤亡代价,但战果甚微。傍晚,德军率先停火。

夜晚来临了,可比利时军队中还是一派忙碌的景象。军医在抢救伤员,厨房在为士兵们赶制食品。各个连队的政委正在清点伤亡情况。图瓦看看天上密布的乌云,说道:“要下大雨了,正好,也可以凉快一下。”炮长摇摇头说:“不,我总感觉今天晚上的气氛有些不对劲,这么大的雨,会掩盖部队行进时的痕迹。德军可能会趁这种天气搞突袭。”他转身走入了雨中,手持望远镜观察着***暗中的马斯河对岸。“呵,还真来了。”

趁着夜色和雨声的掩护,德军又一次登上了河对岸。虽说他们的行动极为隐秘,课业逃不出有经验的比利时哨兵的眼睛。他们一齐打开了探照灯。雪亮的探照灯光直射向正在登岸的德军部队。有些士兵甚至被明亮的灯光刺瞎了双眼。*********的炮口对准了德军部队,炮弹呼啸着出膛。泥泞的河岸和密集的队形,这些都增长了比利时炮弹的杀伤力。德军士兵被炸死一片,剩下的德军开始像四面八方毫无组织的逃跑。有些仍然***着炮火冲锋,有些德军士兵为了躲避炮火,干脆一头扎进了水里。待大炮齐射结束后,比利时机枪手们开始扫射四散奔逃的德军士兵。原本混乱的德军队伍现今已经毫无组织,士兵们开始纷纷逃跑。比利时守军指挥官猛拍一下桌子:“步兵部队,出击!”旷野上,比利时的步兵阵地上响起了嘹亮的冲锋号令。勇猛的比利时步兵端枪冲入已是一盘散沙的德军部队。德军匆忙迎战,丢下了一堆同伴的尸体后逃回了河对岸。图瓦站在城墙上大喊:“德国佬,快滚回你们的老家去吧!”

接连一天的战争失利,使艾米赫大为恼火。在当天晚上的高层会议上,他对着满屋子的高级军官怒吼道:“够了,我不想再听你们那无聊透***的解释了,难道现在就没有人能拿出一些有价值的建议给我吗?真是一群废物,饭桶!”艾米赫抓起桌上的水杯,文件朝军官们扔过去。“滚!都给我滚!”高级军官抱头鼠窜。艾米赫一***坐在椅子上,点燃了香烟猛吸。他望着夜幕中的列日要塞,长长的叹了口气。

1914年8月5日,开战第二天,列日要塞。

打退昨天晚上夜袭的德军部队后,我正儿八经的***了个好觉。当第一缕阳光开始照耀大地的时候,从东边传来的爆炸声把握惊醒。我猛地坐起来。发现今天的气氛比昨天更加***张。东面的天空被火光映红。要塞东面的基座炮台被德军炮弹完全覆盖大地为之颤抖。我环顾四面,发现图瓦呵老炮长仍然***得香甜。可能是想逞逞英雄,我没有叫醒他们,抓起步枪奔赴要塞东面的炮台。到后来我才知道,当时老炮长和图瓦都是醒着的。而且图瓦还想阻止我。却被老炮长拦住了。“让他去吧,他需要这样的锻炼。我们的任务就是在他在前线大出风头的时候在这里做好后卫,一根德国人毛都不能放过去。”

我在城墙上狭窄的过道中穿行着,越接近东方炮台,飞过我身旁的子弹和炮弹就越多。子弹不断中逞强城墙,掀起的尘土几乎让人睁不开眼睛。炮弹落在庭院里爆炸,爆炸过的马上形成了一个***的弹坑。为了不被这些致命的飞行物伤到,我只能弯下腰慢慢行进。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德军的炮火忽然哑巴了。宝台上传来比利时士兵的一阵阵大笑声。我急于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加快脚步登上了炮台。虽经德军炮火的猛烈轰击,可炮台仍然安全无恙。城墙下操炮的德军炮手目瞪口呆。“各炮还击!”炮台上传来了炮兵指挥员嘹亮的喊声。炮位的活动门打开了,*********的炮口又重新伸了出来。依照事先测算好的射击方位,各门火炮在没有经过试射的情况下直接开始了第一轮齐射。炮弹落在德军的炮兵阵地上,将德军连人带炮炸得粉身碎骨。看着望远镜中的景象,艾米赫感到一阵眩晕。他声音嘶哑:“命令部队,继续进攻!”

“什么?继续进攻?”前线军官看着从司令部发来的命令,有些难以置信。

我趴在城垛上,举枪瞄准。在我将子弹推上枪膛时,德军士兵又开始蜂拥而至。炮台的大炮再一次射出了仇恨的炮弹。德军士兵加快了脚步,无所畏惧的冲锋。虽说比利时守军的火力极为密集,可德军人数众多,守军的火力难以给他们造成毁灭***压制。很快,德军就冲到了距离炮台只有几十米的地方。

德军指挥官洋洋自得:“士兵们,上吧,任何防御在我们战无不胜的军队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几十米,已经大大低于要塞炮所能发射的最小距离,属于火炮射击的死角。就在德军向前突进时,炮位***的射击孔中忽然伸出了数挺轻重机枪,对着闷头前进的德军部队倾泻火力。的将军士兵一波波哀嚎着倒下。可前排的战友倒下了,后排的士兵仍然在继续前进。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天哪,人海战术!”德军士兵们的视死如归获得了我极大地尊重。以至于在战争胜利后,我所在的部队对待德军战俘都是以优待为主。

这次进攻,使德军元气大伤。东线德军在业务能力组织大规模进攻。艾米赫猛然想到了在战争开始前拿命德军少校炸毁炮台的表现。他想再次利用拿命少校来摧毁比利时守军西线的炮台。“报告!”少校推门进来。艾米赫上上下下打量着这名少校。“坐下吧。”

夜幕笼罩下的旷野,显得更加阴森恐怖。战场上弥漫着恶臭。少校带领自己的士兵快速运动到炮台的下方,少校正要布置战斗任务,一大块砖头从城墙上掉落下来,正好砸在一名士兵的头上。这名士兵由于***痛而发出了一声惨叫。我举枪瞄准那名少校,扣动了扳机。少校把头一低,子弹擦着他的头皮飞过。“好身手!”我赞叹道。

少校见形势不妙,预备离开河岸。可比利时雪亮的探照灯已经指出了他的位置。比利时陆军部队上前把这一小队德军士兵包围。少校默默地举起手来,接受了自己最终的宿命……

小编点冻结的世界小说

《冻结的世界》是一本由秋雨点点写的历史军事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