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唐染骆湛小说别哭唐染骆湛资源完整版全章节无删减

唐染骆湛 呜呜文学 2020-03-05 09:23:21
  • 别哭唐染骆湛合集版免费阅读-别哭(唐染骆湛)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别哭唐染骆湛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唐染骆湛的小说之全集全文阅读下载全章节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别哭唐染骆湛,主人翁是唐染骆湛,《别哭唐染骆湛》主要讲述了唐染骆湛之间的恩怨情仇:唐家有两个女儿。外人只听说过大小姐唐珞浅,长得漂亮,还要订下和骆家少爷骆湛的婚约,人人艳羡。少有人知唐家还有个眼睛失明的小女儿,叫唐染。唐染16岁生日礼是一个仿...

唐染骆湛小说别哭唐染骆湛全文免费阅读:

第13章
听到唐染的话,书房里安静几秒,几人反应各不相同。
骆湛是轻眯起眼,但没有开口。
唐珞浅明显有点意外。不过很快她就给了唐染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扔过去以后想到小姑娘也看不见,她又讪讪收回视线。
骆老爷子的年龄比三个小辈加起来都大,他们心思里那点弯弯绕绕他自然看得明白,唐珞浅的情绪变化也被他收进眼里。
见微知著,唐染在唐家地位如何一目了然。
老人在心里叹了声,面上只笑得慈和“那也好。骆修比这个臭小子会照顾人,叫他去接你,我更放心些。”
“谢谢爷爷。”唐染偷偷松了口气。
老人回头看向身旁的佣人,“那你送他们出去吧。小染眼睛不好,照顾仔细了。”
“好的,老先生。”
佣人这边答应下来,上前言语领着唐染往外走。
唐珞浅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和骆老爷子告了别,出门以后就看都不看唐染一眼地先下楼去了。
骆湛神态懒散地跟在最后,到了走廊上,他随手写了一张纸,抽下来拍到佣人手里。
佣人一愣“少爷?”
骆湛眼神示意白纸。
佣人低头一看带唐染去隔壁耳室。
佣人茫然抬头,“啊?这会不会不合适——”
可惜不等他说完话,骆湛退后一步回到书房,直接把门关上了。
佣人呆呆地站在原地。
唐染半天没听到佣人指引自己下楼的声音,不由好奇地侧过身,转向方才声音传来的方向。
“发生什么事了吗?”女孩轻声询问。
佣人回神,对着手里铁画银钩的字迹为难了一会儿。
他实在不敢违背家里那位小祖宗的意思,只得开口“唐小姐,少爷似乎找老先生还有事要谈,需要你先去书房耳室等一会儿。”
唐染微怔。
默然几秒后,她咽回想单独下楼的话,轻轻点头,“好。”
“那唐小姐跟我过来吧。”
佣人一边说着,一边领唐染走向耳室。离开之前,他目露不解地看了一眼书房紧闭的房门——
总觉得他们小少爷今晚的一切古怪都和这个看不见的小姑娘有关,是他的错觉吗?
佣人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摇着头把唐染领走了。
书房内。
老爷子看见去而复返的骆湛,去拿茶杯的手在空中一顿,“你怎么又回来了?”
骆湛走到沙发前停下来,闻言懒洋洋地支了支眼皮,“有件事情很好奇,回来问问。”
“现在嗓子又好了?”老爷子皱眉,只以为骆湛是因为讨厌唐珞浅才不开口,“整天就知道闹幺蛾子,你就不能消停点。”
骆湛扯了扯嘴角,不说话。
老爷子按下情绪,尝了口茶,“不是有事情要问吗?说吧。”
“……”
半晌没听见动静,老人一抬眼,就见骆湛一双漆黑的眼里,情绪凉冰冰又复杂地打量自己。
老爷子看了就来气,手里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撂。
“你那是个什么眼神?”
“唐染不会是你或者我爸在外面留下的风流债吧。”
爷孙俩同时开口。
空气安静。
懵了将近半分钟,老爷子不可置信地睁大眼“什、什么?”
骆湛好整以暇地重复一遍“唐染不会是你或者我爸——”
“砰!”
茶杯被暴脾气的老头儿拿起来就糊过去了。
骆湛上身一歪,轻飘飘地躲过去,转回身就迎上自家爷爷暴跳如雷的怒吼——
“你你你你胡说个什么东西!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才***??”
从老爷子的眼神和表情里判断出真实性,骆湛眼底藏在轻慢惫懒下的凝重慢慢散了。
他松一口气,面上却不露,只笑得更懒散轻慢“怪我么?又送礼物又买机器人的,我看你对唐珞浅都没有对唐染的上心,还以为她是我们骆家藏在外面的小公主。”
“少给我胡言乱语,传出去像什么话!”
“那是因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
“你”字到底没出口,老人晦暗着脸色咽回话,皱着眉气鼓鼓地瞪自己这个不肖孙子“你还有没有别的事?没有就赶紧滚蛋,看见你我就来气!”
没能从老人那儿套出话,骆湛也不以为意。
他从半倚半坐的沙发扶手上直起身,懒洋洋地往外走,“她和骆家没血缘关系就好。”
沙发上眼神闪烁的老人闻言一愣,抬头,“这有什么好?”
“好在……我不用多个妹妹或者小姑姑?”骆湛背对着书房,轻扯了下嘴角。
老人冷哼了声。
“对了,”走到书房门前的骆湛停住,“仿生机器人那件事,让我哥接唐染去实验室前先联系我。”
老人皱眉,“为什么?”
“因为那是我——”骆湛皱起眉,改口,“……的实验室。”
“好了,知道了。滚吧。”老爷子没好气地把人赶出书房。
出了书房,骆湛没停顿,径直走向隔壁耳室。
佣人一直等在耳室外,此时见骆湛走来,他微躬身,“少爷,唐染小姐在里面。”
骆湛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压低声音,“嗯,你下去吧。这里不用你了。”
佣人一愣,下意识看了眼骆湛臂弯夹着的白纸板,“可是待会儿我要送唐染小姐下楼……”
骆湛没说话,淡淡睨他。
被那眼神盯得头皮一麻,佣人只得连声应了,转身快步离开。
骆湛在房外站了两秒,抬手推开房门。
骆家主楼书房的耳室也是个小阅览室,用书架分割开空间,各种类型的大块头书籍都陈列在书架上。整个房间的另一侧,则布置着成套的风格简约的素色实木桌椅。
被佣人领进来的小姑娘此时就坐在桌旁的圆木凳上。
大约是听见了开门的声音,靠在桌角困得快要睡过去的小姑娘一下子支棱起耳朵来,有点警觉地握住盲杖,转向门口的方向。
骆湛收进眼底,无声地勾了勾嘴角。他走到桌旁,伸手拉过了那个被他提前送过来的托盘,拨弄拿起上面银色的甜点匙。
坐在桌旁的唐染听见动静,慢慢往后缩了一点,声音轻和礼貌“骆湛……哥哥?”
“……”
骆湛手指一停。
须臾后,他微抬了眸,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个小心地“望”着他的小姑娘。
这是骆小少爷人生里头一回发现——被人软着声叫哥哥也可以是一件很好玩甚至很享受的事情。
把这沉默看作默认,女孩摸索着想要从圆木凳上下来,“既然你的事情结束了,那我们就下楼吧?”
话刚说完,唐染的手腕被一把攥住,按回桌上。
唐染身影蓦地停住,紧张地仰起脸。
她被握住的手无意识地紧攥着,细白的手指扣在掌心里,秀气得贝壳似的指甲透着嫣粉色,掐得掌心发白。
骆湛垂眸看了两秒,鬼使神差地伸手过去,拿冰凉的甜品匙的金属柄轻塞进她掌心里。
金属柄冰得小姑娘手一抖。
隔得极近,骆湛甚至看得见那双紧闭着的细长微翘的眼睛上的睫毛跟着轻轻颤了颤。
“骆、骆湛哥哥……”
因为看不见所以不知道他到底拿了什么、要做什么,女孩吓得声音都有些不稳了。
尾调里这一点颤音勾起骆湛在书房里惊到自己的那段妄想,他皱了皱眉,终于还是没忍心再逗她。
“是我。”
和导航里一样熟悉的,懒散冷淡还有点大爷的声音。
唐染怔怔“骆修?”
“……嗯。”这个称呼让骆湛不爽地皱起眉。
唐染绷紧的肩蓦地垮下来,无意识攥紧的手指也松开了,“我还以为是骆湛……”
骆湛挑眉,“你就那么怕他?”
“有一点。阿婆说他很可怕,让我不要招惹到他。”唐染松开的手指触到了方才凉冰冰的金属柄,她好奇地摸上去,“这是什么?”
“甜品匙。”
“?”
“你晚上不是没吃东西?”骆湛回神,把亮银色的小勺子放进女孩手心,然后把托盘拉到她面前,“也不知道喊饿。”
“不是在家里,我不好意思……”女孩儿小声说完,想起什么,“我晚上没吃东西,你怎么知道的?我听他们说你今晚有事不会出现的。”
骆湛坐到女孩对面的圆木凳上,撑起手支着颧骨,懒洋洋地答“我在三楼看见了。”
“那你怎么不下去呢。”
“骆湛不让。”
“啊?”
“他在家的时候,不喜欢我出现。”骆湛信口扯完,垂手叩了叩托盘,“吃东西,饿久了会伤胃。”
“……哦。”
女孩点点头,听话地摸着托盘拿起甜品匙来。
骆湛正准备看着小姑娘吃甜点的时候,裤袋里的手机嗡嗡地震动起来。
桌对面的唐染抬了抬头。
骆湛不爽地低啧了声,拿出手机,“我先去接个电话,你吃吧。”
“好。”
“……”
保险起见,骆湛走到耳室外,关上房门才接起了电话。
对面的人吞吞吐吐“湛、湛哥,你今晚忙、忙吗……”
“有事说事。”骆湛停了两秒,皱眉,“实验室出什么事了?”
“就、就是早上送来的那个仿生机器人,我那会儿没在实验室也忘了说,他们以为是买来的试验品,好像……”
“好像什么。”
懒洋洋地靠在墙上的骆湛直起身,心里生出种不祥的预感。
对面哭丧着声音“好像,被拆坏了。”
骆湛“……”

别哭唐染骆湛全文阅读

第14章
饿过了之后再去吃甜点类的东西,虽然能量补充足够,但往往只吃一两口就让人没了食欲。
——骆小少爷从小被人捧着长大,性子又不驯,哪有人敢支使他照顾?他自然不懂这些琐事。
唐染知道但没说,她趴在素色实木高桌上,尝了两口慕斯才慢吞吞放下甜品匙。
骆家主楼的房间隔音极好,她坐在耳室的圆木凳里,只隐约听得到长廊上偶尔响起一点话声。
等了好一会儿不见人回来,唐染从身上披着的外套口袋里把自己的手机摸出来。
放到桌上,唐染敲了敲手机。
“骆骆。”
“……在了。”
安静一两秒后,还是那个冷冰冰懒洋洋又大爷的声音。
唐染弯起嘴角,“我觉得骆修虽然第一次接触有点凶巴巴的,但其实很温柔,人也很好。你觉得呢?”
“不要乱发好人卡,”骆骆懒洋洋地说,“小心被人骗了。”
唐染微怔。
这是一条新的语言模块,她之前没和骆骆进行过。不知道是哪个关键词触发出来的……
她好奇地往下聊“他为什么要骗我?”
手机的ai助手传出一声笑,冷冷淡淡,还带点不屑的轻慢“骗财骗色,骗身骗心。”
小姑娘陷入沉思。
过了好一会儿,唐染爬起来,摇摇头,认真地说“骆修不会的。”
骆骆没回应她——过了响应时间,语音助手已经自动***休眠状态,还想聊只能重新唤醒了。
唐染想了想,没有再把骆骆叫出来。她摸索着桌沿,小心翼翼地从圆木凳上下来。
盲杖就放在桌角,唐染把它拿起后轻撑起来,试探着往耳室房门的方向走。
绕过了层层书架,唐染凭着记忆找到门前,她握上冰冰凉凉的金属门把手,轻轻压下。
“咔哒。”门被拉开。
门外。
伴着一声轻嗤,冷淡得像浸在冰水里的半截话音正响起“在我回去前,让他们想好还有什么遗愿未了——”
“骆修?”
“……”
骆湛身影一僵。
他放下手机,回身看向耳室房门。
闭着眼的女孩儿撑着盲杖,正茫然地仰起头朝向他所在的方向。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刚刚不加掩饰的暴躁语气吓到了,扶着房门的手指压得紧紧的,小巧的指甲都泛起嫣色。
骆湛将手机放回裤袋,眉眼间躁郁的情绪藏住,他压下声音,“怎么出来了?”
“我待得有点久了,该回家了。”唐染犹豫了下,轻声问,“你能让人送我回配楼吗?我家司机应该在那里等我。”
“……”
骆湛回眸,看了一样长廊窗外的浓重夜色。他转回身,“你有司机电话吗,让他绕来主楼楼后,我送你下去。”
唐染怔了怔,“可是主楼这边是不让客人的车过来的……”
“没关系,我来说。”
唐染露出犹豫,“如果让骆湛知道了,会对你不好吧?”
骆湛飘了飘眼神,“我也姓骆,这点小事还是能做主的。”
“……好。”
唐染去一旁给司机打电话了。
骆湛拿出手机,低眼看了看。通话还没有挂断,对面一直安静如鸡地等着。
骆湛微皱起眉,手机放到耳旁,声音恢复冷淡惫懒,“我今晚还有点事,过会儿才能回去。我到实验室之前,谁都别再多动那机器人一根手指。”
“好、好的湛哥。”对面小心翼翼地应了。
免提里“嘟”的一声,电话挂断了。
k大少年班的实验室里,几个男生在诡异的沉默之后,纷纷抬头,面面相觑。
过了好半晌,才有人谨慎开口“你们刚刚,有没有听见,湛哥在跟什么人说话?”
“那真是骆湛的声音?虽然没听切实,但是那个语气——没法想象是他。”
“有生之年还能听见湛哥这样跟人说话,我死而无憾了。”
“呵呵,等湛哥今晚回来看见这机器人,我们就全都可以整整齐齐地‘死而无憾’了。”
“不过刚刚到底是谁跟他说话了?竟然能让他改主意不急着先回来收拾我们——咳,收拾机器人?”
“……”
在几个男生陷入沉思的时候,离着手机最近也是方才负责讲电话的那个小心翼翼地开口了“听起来好像是个小姑娘。”
实验室死寂几秒。
“哈哈哈哈——”
“你想小姑娘想出幻觉来了吧,那可是湛哥,怎么可能跟小姑娘这样说话?”
“就是啊,湛哥能多看哪个女孩子一眼都已经是罕见了。就他那张祸害脸,要不是一副对什么女孩都爱答不理的大爷脾气,他能单身到现在吗哈哈哈哈……”
被嘲笑的男生苦恼地揪了揪头发,嘟囔“可我听着,明明就像是个小姑娘的声音啊。”
“……”
骆家主楼□□,灯光昏暗。
鲜少有机动车出现的大理石路面上,此时赫然停着一辆黑色敞篷轿车。
唐家负责接送唐染的司机不安地站在车门旁,翘首望着主楼复式后门的门廊。
隐隐的乐声从二楼正面的露台荡入空气,悠悠扬扬地乘着夜色,绕着造式花纹古朴的路灯飘来。
司机越等越是心焦的时候,门廊下的后门终于被推开。
司机连忙抬头,就见熟悉的娇小身影撑着盲杖走出来。她身旁还跟着一名身影瘦削英挺的少年,落后女孩几步抬手虚扶,免于她不慎摔着。
那人戴着只黑色的棒球帽,面容藏在阴影下,只露着半截线条白皙凌厉的下颌。薄唇微抿的线条透着点薄凉冷淡,其余看不分明。
两人一高一低地衬着,踩着台阶一级一级走下来。他们身后灯火将楼影绰得古旧,像幅尘封的画卷在人眼前打开。
司机看得愣了两秒,回过神才连忙去拉身后的车门。
两人停在车前。
司机扶着车门,想起电话里唐染说过的,犹豫地看向女孩身旁的人,“骆修少爷?”
“嗯。”骆湛低着声音含糊地应了,压在帽檐下的眸子瞥见敞篷的轿车,他皱了皱眉。“晚上凉,不把车篷落下?”
司机看向唐染。
正扶着车门准备上车的小姑娘停了一下,“我……因为以前的一些事情,不太习惯封闭空间的小型车。”
骆湛眼神微停。
他记忆里浮现初遇那场雨里,女孩苍白的脸。
打车不行么?
不,不行。

那我自己回去吧。谢谢你。
怕我拐卖你?
……
她那时候的没解释,在这一瞬间已经有了答案。
骆湛皱起眉,想问什么,最后又忍下来。
“嗯,”少年扶住车门,“上车吧。”
唐染“这件外套……”
骆湛没打断她,听着女孩说完。
小姑娘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格外诚实“晚上有点凉,我能下次见的时候再给你吗?”
骆湛忍了忍,还是没忍住,他压下声音,懒散而勾人地笑了笑“下次?你还想见我几次?”
坐进车里的唐染怔着仰起脸,“骆爷爷还没有告诉你去实验室的事情?”
骆湛一僵。
两三秒后,他无声叹了口气,头疼地直身,“说过了。我逗你的。”
小姑娘默然两秒,安静地点点头“好的。”
骆湛帮女孩把***也托进车里,然后关上车门,“方便联系,我们换一下电话号码?”
“嗯。”唐染不假思索地答应下来,她拿出手机,“骆骆。”
“……在了。”
懒散好听的声音在安静的夜色里格外清晰。
旁边一直装木桩的司机此刻终于破了功。他惊奇地抬头看了看唐染手里的手机,又转向那个戴着黑色棒球帽藏住大半张脸只露着半截好看下巴的少年——
无论音色质地还是那种独一无二的冷淡懒散的语调,这两个声音的重合度显然都高得离奇。
骆湛轻咳了声。他俯身趴到车门上,从女孩手里拿走手机,唐染闭着眼怔然抬头,只听见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得极近的声音低哑好听地响在耳边
“别劳驾它了,我来吧。”
“……哦。”
唐染觉得被人靠近的那一侧的耳朵有点麻,还有点热;那个明明已经很熟悉了的声音这样真实而近距离地钻进耳朵里,像是带着许多小钩子,挠得她这半边身体都泛起细密的麻酥酥的痒。
这种感觉很陌生,让唐染一时有些茫然,还有不知所措。
“好了。”
不知道过去多久,手机回到唐染的手里。外壳上还留着一点陌生的温度。
唐染回神。女孩朝黑暗里仰了仰头,轻声问“备注是骆修么?”
骆湛“单字,骆。”
唐染不解地问“为什么不是骆修?”
骆湛轻眯起眼,“你还准备存除了我以外的骆家人的电话?”
“……”
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点凉意,冰得唐染陷入沉默。
几秒后她似乎有所悟,摇了摇头,语气认真“你别怕,我不和骆湛做朋友,我只和你做朋友。”
骆湛“…………”
骆湛无奈,一边从车门上直身,一边摸了摸小姑娘的头顶,“好。等我去接你吧。”
“嗯。再见,骆修。”
忍下听见那个称呼的不爽,骆湛叹气“再见。”
“……”
轿车发动,开了出去。
有骆湛的提前知会,这一路离开畅通无阻。
到了骆家的庄院外,司机忍不住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安静地抱着盲杖的小姑娘。
“小染,刚刚那个是骆修少爷?”
唐染转过脸,“嗯。”
司机默然。
唐染听出一些不寻常,轻声问“叔叔,怎么了?”
“没事。”司机皱了皱眉,“就是感觉,骆家的这位大少爷好像比年龄要年轻一些。”
……性格也远不像传闻里平易近人。
司机皱着眉想。
虽然今晚没表现出来,但他还是感觉得到那个戴着棒球帽的少年从举止气质里透出的冷淡疏离和桀骜不驯。并不像刻意针对他,倒更像是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
但是那位大少爷在骆家并不受宠,实在不该有这样的气质习惯才对……
“叔叔?”唐染不解这沉默。
司机忍不住问“放行的电话,是这位骆修少爷打的吗?”
“嗯。”
“那应该是我想多了。”司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骆家能放人到主楼的,除了骆老爷子和骆湛那对定居国外的父母,就只剩下两个少爷了。
不是骆修的话,总不能是那位小少爷……
想起骆湛在世家传闻里的脾性,再想想今晚送女孩上车时言行都说得上温柔的少年,司机对自己的妄想有些啼笑皆非。
他摇了摇头,苦笑“今天是被这骆家庄院迷了眼,脑子都有点不清醒了。好了小染,你小心着凉,我这就送你回去。”
“嗯。”
路边丛林的夜色被车尾灯撕开,又缓缓愈合。
来路尽头灯火斑驳,骆家庄院缀在辽阔画布似的夜景里,远远辉映着头顶漫天如水的星河。
夜空里晚归的鸟落进割裂一轮清月的枝桠间,觑向树下的路灯。
灯影里立着一道人影。
骆湛慢慢放松身体,靠上那杆式样古朴的路灯。他半仰着头,懒洋洋望着头顶树杈间不知道什么种类的莫名不怕人的鸟。
从薄唇间逸出来的,却是声低哑嘲弄的笑“你说什么?”
夜色里,电话对面的声音也格外清晰,那种温和的慢条斯理展露无遗
“我说,既然是你的人弄坏了机器人,那就你去给唐染做机器人好了——我只负责转交礼物,不会给你的人担责。”
骆湛眸子里情绪凉下来,“没叫你负责。但是让我去做机器人……你怎么想的?”
骆修笑问“你有更好的办法?”
骆湛声音冷淡“总不会比这个方法更烂了。”
“唔,是么。”
“你是成心想看我笑话吧?”
“是啊。还有什么能比看骆家最不驯的小少爷藏起爪牙、扮一副温和听话的模样去照顾一个小姑娘,更让人觉得心情愉快的事呢?”
“…………”
半晌,骆湛冷笑了声。
“你做梦吧——我疯了才会去做那种事。”

小说资源推荐

小说资源《别哭》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资源,别哭 在线资源全集免费阅读小说资源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点击免费阅读别哭唐染骆湛全部章节!

唐染骆湛小说仅代表别哭唐染骆湛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文学小说阅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资讯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